第1章
  • 超品驸马爷
  • 迪拜银行
  • 2332字
  • 2022-05-15 09:23:21

大梁,武德元年,都城国公府。

李默从床上睁开眼,房间里,站着两排身着古装的男女,目瞪口呆。

“这都是什么人啊?拍电影的?”

“世子,你醒了?”丫鬟激动的说道。

“柿子?”李默看了看自己身上,俨然就是一身锦衣玉带。

李默这下彻底懵逼了。

自己这是穿越了?怎么可能…

他可是国内清华大学的文科硕士!

为了庆祝毕业,和同学去永定湖划船,结果,糊里糊涂的就穿越到这来了?

李默的脑子里瞬间闪过宿主的记忆。

李默,二十三,大梁靖国公次子,承祖上萌荫,被招为大梁国陶乐公主驸马。

因他骄奢淫靡,声色犬马,半月前被陶乐公主休了,成为有史以来,第一个被休的驸马,丢人至极。

醉生梦死间,李默又在长乐坊赌博,欠下镇海将军府陈公子的五千两白银,回来路上又失足跌入湖里淹死了。

这也太悲催了吧……

我不想穿越啊!老子要回家!

李默在心底呐喊。

他在这里郁闷的同时,那些国公府的仆人们却炸开了锅。

“太好了!世子还活着!”

“这下咱们都不用死了!”

就在这时,外面跑进来一个下人,“不好了,镇海将军府的陈公子带着人堵上门来要账,说是世子欠下他们五千两白银的赌债。”

“还说当今吾皇圣明,如果世子仗势不还,他扬言就要面圣告御状!”

李默急了,一下子从床上跳下来。

“我他妈不玩了!”

开局就欠五千两?这盘老子不接!

正在这时,一名头戴宝冠,锦衣玉带,左颊上有颗黑痣,肥头大耳的男子,带着数名家仆闯了进来。

当他看到李默时,先是一愣,随即说道:“不想还钱就装死?走,跟我去面见圣上!”

李默气的压根痒痒,这个陈廷敬是镇海将军的公子,平日里也是不学无术,跟宿主李默是狐朋狗友。

眼见李默被休,父亲镇国公李同骁又在南海交战吃了败仗,因此才来落井下石。

而且,昨晚李默就是被陈廷敬和赌坊做局,才坑了他五千两银子的赌债。

这要放在以前,靖国公得势时,他们这些狗东西可是万万不敢的。

陈廷敬这个狗友的卑鄙无耻,可见一斑。

陈廷敬扯出剑,高喝一声:“我有御赐尚方宝剑,谁敢阻拦,就地斩之!”

李家的家仆全都吓坏了,无人敢动。

随即,陈廷敬指使家奴上前,抓住李默就往外推。

“世子殿下……”

“哎,老爷上朝还没有回来,这可怎么好啊……”

家仆们急的手足无措,一个个团团转。

彼时。

宣德殿上,梁武帝脸色阴沉,满朝文武垂手而立,一个个都不敢抬头。

当中,跪着一人,粗眉大眼,方口阔鼻,头戴蛮狮盔,身披大叶龙鳞甲,正是靖国公李同骁。

“吾皇陛下,陈廷敬,求见!”

一声过后,陈廷敬推着李默,步入大殿。

他为候补御前行走,因此堂而皇之。

梁武帝面色微动,问道:“卿家何事?”

陈廷敬躬身失礼道:“启禀陛下,靖国公世子,李默,欠下我白银五千两,还装死想抵赖,这是欠账明细,恳请陛下明鉴!”

靖国公李同骁闻言,本就变色的脸上,又多了一层惊惧。

梁武帝龙颜大怒,看都没看,一挥手怒斥道:“靖国公父子,先有守土失责,后又坏我朝纲,着押入若卢诏狱,听候发落!”

我滴个妈呀!

李默差点没坐到地上,身为文科硕士的他,知道若卢诏狱是关押重臣的地方,一般进了这里,就少有能活着出来的!

这回可真是有判头了。

正当左右御林军要过来押解时,忽听大殿外有人禀报:

“陛下,南海洛云国使臣求见!”

朝堂之上,上至梁武帝,下至众文武,无一人不闻之变色。

南疆州一战,大梁刚刚败给南海洛云国,靖国公就是因此被问罪。

不等报完,就见一身着南国官服之人,大摇大摆步入大殿。

“南国使臣和利多,觐见梁国陛下!”

来人趾高气昂,见到梁武帝仰首挺胸,更未行礼。

梁武帝皱皱眉头,但还是客气问道:“不知使臣,前来何故啊?”

使臣道:“今我南国皇帝,新收贵国南疆六州,正可谓来而不往非礼也!”

使臣向南国方向作揖:“我们圣上秉承大国风范,将雪花纹银一万两,并本国之珍宝回赠与贵国。”

说话间,数名大汉挑着几个沉重的樟木箱,还牵着一条饿得精瘦的细犬,来到大殿中央。

在场所有人,脸色骤变。

这就是在啪啪打他们的脸啊,谁都知道,梁国战败赔款百万两白银,并将南疆六州割让给洛云国的。

可现在,他们却大张旗鼓要回礼,却只是一万两,醉翁之意不在酒,这就是要羞辱他们啊。

但这还不算完,使臣接着说道:“久闻梁国人杰地灵,满朝尽是文采武功之辈,我有一对,若在场诸位能对上来,便将这些银两宝物尽皆留下。”

“倘或对不上来…,那我们就要原封不动的带走,并且贵国还要付些车马经费,不多,就一百万两足矣!”

一百万两?这不就是明抢。

这洛云国欺人太甚,不但战场上胜了大梁,还要在学问上碾压,这才叫双重打击。

不等梁武帝开口,使臣喧宾夺主,趾高气昂道:“且听好!”

“黑不是,白不是,红黄更不是,和狐狸猫狗彷佛,既非家畜,又非野兽!”说话间,使臣看着梁武帝,还指了指那条骨瘦如柴的细犬。

一下间,满朝文武全都炸了锅。

这分明就是当面侮辱朝堂!

梁武帝脸色难看至极,但还是强压怒火。

自古两国之间不斩来使,更何况,他大梁还是战败国。

梁武帝深吸一口气,环顾左右道:“诸位贤卿,谁可对上下联?”

满朝文武,面面相觑,一个个全都将头低下。

见无人敢回,梁武帝亲点道:“宇文丞相,你博学寰宇,精读诗书,可能对上下联?”

丞相宇文元吉俯首叩拜,战战兢兢道:“陛下,老臣无能,对不上对!”

梁武帝脸上露出阴霾,又看向一人问道:“王司徒,可能对上此对?”

王司徒惊得趴在地上,咣咣直磕头:“陛下,老朽实在对不上来,万望陛下恕罪啊……”

满朝文武,此时一个个面色羞红,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使臣放声大笑:“哈哈哈,堂堂梁国好大的名头,却也不过如此?”

就在此时,一道不合时宜的声音响起:“这有何难,我来对!”

“你?!”

梁武帝及满朝文武,尽皆看向说话之人,正是李默。

所有人不由得一惊。

这个李默,可是名声在外,只是这个名声并不好。

“此人是谁?”使臣眼观李默,却是一个浪荡公子的模样,不由心中轻视起来。

李默昂首挺胸,朗声道:“我乃大梁国驸马,靖国公世子,李默。”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