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上坟被拦
  • 大宋必须浪
  • 兄台请叫我
  • 2388字
  • 2022-05-14 18:24:10

三月的天气,草长莺飞,万物复苏,浙江金华府,绿柳成行,风景如画。

白江岗,一行人穿白挂素,走在这乡间小道。从后往前看,两列走着十七八个家丁,这一个个都是腆胸迭肚,手里都还拿着家伙。

再往前是四五个青春靓丽的小丫鬟,围在一顶四人抬周边。

在小轿左边一道身姿曼妙杨柳细腰的倩影正在向轿子里说些什么。

只听轿子里传出一阵略带沙哑温柔的声音:“哎,灵儿你不知道,我相公走得早,但盼着云瑞能快些长大,不求封侯拜相,只求平平安安就好!”

说着往前看去,一匹大黑马威武雄壮,头至尾,有一丈多长,毛发是正明唰亮。这可是正经的西域战马!即便放到东京汴梁,那也是三四品武官的坐骑勒!

白衣少年端坐在马鞍桥上稳稳当当,年龄也就是个十三四岁。

生的是唇红齿白,剑眉如鬓,双眼有神!年龄虽然不大,但是估计以后也是个英俊潇洒的风流郎!

少年嘴上和旁边一老者,轻声低语。好像在应付这什么,眼神中略带紧张的偷偷望向四周,似乎还有那么一丝其待。

老者好像并未发现异样还在那悄悄说道“少年您可不能在练武了,主母不让,万一让主母知道了把我给扫地出门了,我这把老骨头可没地说理去”

马上少年眼睛一丝都没敢放松,偶尔右手摸摸腰间,感觉心安不少。嗯啊的应付着。

“少爷您到底在找啥呢,咱们刚刚祭拜完老爷,让夫人看见了...”

马上少年嘴一张“行了老福叔,我知道了,我在找啥,我是在看这乡间小路独有的风光,难不成在找贼!”

贼字的声音还没落,就见面前蹦出一哨人来,跟着传来一道道叫骂声声音,“站住,都他妈别走了”

“识相的爬好跪好躺好,老子们心情好了还能给你们给痛快的”“哈哈”“嘿嘿”还混合着一些乱七八糟的污言秽语。

少年勒马悬缰,稳住身形。暗到一声“还真的来了!”

身后的家丁倒也真不含,呼的往前一冲护住少年和四人抬左右,轿子里的不愧是白五爷的夫人,虽然紧张倒是还算镇定!

马上少年刚准背搭话,老者白福在旁边定睛一看,还想是哪的贼寇嫌命长,可仔细一看,是病太岁张华,他还认得病太岁张华,脑袋就“嗡”了一声。

马上拦住:“你们干什么?你不是逃犯张华吗?”

“正是张三爷。如果我没有记错你叫白福吧,白玉堂身边的狗奴才。好了,是该算总账的时候了。今天知道三爷干什么来吗?

要报当年的仇!我的两个哥哥算白死了?没那么便宜!爷爷今天来,要给白家挖苗断根,要刨白玉堂的坟!”

马上少年眼中飘过一丝紧张,但更多的是激动是兴奋!“我真的穿越了,还成了白云瑞”少年顾不得多想。

赶紧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开口问到“病太岁张华?你好像和我爹有仇?”

病太岁蛤蟆眼一瞪“呦呵,锦毛鼠白玉堂那个短命鬼是你爹?那今天你就能去和你爹团聚去了”

“兄弟们给老子上,白府上下男丁给我刃刃诛绝,女眷们统统带回山上,哈哈!”

他这么一吵,白家的人把家伙都操起来了。

管家白福害怕云瑞受伤,赶快甩掉外衣操起随身的钢刀,就和张华战在一处。

张华叫什么病太岁,看着外号响,长得凶其实真说起能耐来连三流都算不上,可白福即便倒退个二十年三十年本领也只能说是凑合。

现在更是稀松平常二五眼,两个人倒是也打了个旗鼓相当,时间一长,白福不行了,毕竟上了几岁年级,年老不讲筋骨为能,打的打的就只有招架之力并无还手之功。

白衣少年跳下马来随手夺了把钢刀,保护在娘亲左右和小喽啰战在一团,边打还变想.

“哎,我这两下子放到蓝星上怎么着也是个高手了,嘿,这招夜战八方藏刀式不错”还在那美呢。

还真觉得自己怎么着也是个侠剑客,其实就是菜鸡互啄!

在不远的山头的松树上站着一个身身材高大,穿破烂僧衣的和尚,脑袋上是曾明刷亮,嘴角微微翘起,好像对什么很满意。

又或者是发现了什么有意思的事儿。诡异的是和尚站的树顶,树枝上还像是空无一物还随风微晃。

山下的百福已经有点顶不住了,一个不留神大腿上又被划了一道,白衣少年看眼里是急在心中,手里的钢刀不自觉的握的更紧了三分,

身体向着病太岁内边,脚上加紧就冲了过去,照着后背就是一刀。如果把病太岁扔倒江湖,

他百嘛不是,可在这,就真算一号,刷的一下躲了过去,别看病太岁胖,可还真是灵活。

白福一想:我的少爷,你这不是送上门吗:“少爷你别管。”

“白福你受伤了,躲开!”白云瑞要战张华。

张华一看过来个小孩儿:“小崽子你叫什么?”

“白云瑞!”

“可真有你爹的风度,可和你爹长得真像啊!小娃娃,父债子还,今天爷爷非剁了你不可!”

白云瑞的本领是跟白福学的,白福都不行,他怎么能行?跟张华打到二十个回合就冒汗了,身上已经被划了两道,血就顺着衣服渗了出来。

正在这紧急关头,白云瑞偷偷从腰上掏出两包石灰粉,照着病太岁就甩了出去,慌乱中,病太岁以为是暗器,

抬手就是一刀正中石灰包,心里还美呢,心说我病太岁张华怎么着也算的上是个剑客级别的了,暗器都不怕!

说时迟那时快,刀砍到石灰包上,病太岁还往前冲呢!也看见砍开的是石灰了,心里暗到不好!一脑袋也撞到石灰里,刚想往旁边撤。哪呢来得及!

就感觉到肚子一疼,耳边也听到“病太岁是吧,你可以去死了!快点的话还可以追上你内俩哥哥,

杀你的乃锦毛鼠白玉堂之子白云瑞是也,阴曹地府别说错了当个糊涂鬼!”

白云瑞咬着牙手中的刀一拧,一边往左边划,病太岁“啊!”的大叫两声,眼睛睁着,手脚四处划拉、使劲蹬,慢慢的就不动了。

白云瑞刚刚杀人的时候没啥感觉,可看这倒在地上的张华张这大嘴,登着大眼,嘴角眼角都留着猩红的鲜血,愣住了,心了一遍遍再说

“我杀人了,我真的杀人了,这不是梦,我真的是白云瑞,我不是...”就愣愣的看着地上的人、手中的刀,耳边身边好像没有了声音,眼前没有了画面!

“快快,都他妈没吃饭吗,快点,白家少爷和白夫人掉了一根汗毛,你们就等着抹脖子吧!”

“是”“是”答应声连成一片。还伴随着跑步声,马蹄声。声音由远而近。

老白家的家丁一看是巡检司的马队来了,一个个更是来了精神,使刀的刀都更快了三分。

贼人们更是全无斗志,之中一个小毛贼,更是大喊“大哥死了,官军也来了,兄弟们风紧扯呼!”

真是一个鸭子加两个鸭子,撒丫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