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穿越成驸马
  • 千秋帝师
  • 逗比色
  • 2275字
  • 2022-05-14 15:59:35

“老朽无能,魏帅中箭部位已伤及心脉,回天乏术!”

“死了也好,上万金虎军,让这种废柴来执掌,简直是我大尧之耻!”

“大敌当前,慎言!”

“主帅阵亡,大军不可一日无主,当务之急,是立刻传信回京,请求增援!至于主帅一职,由我们共同商议选出合适的人选暂代!”

将营帐内,魏子诸躺在木床上,脸色苍白,双目紧闭。

他醒来有一会儿了,几位将领的对话他尽收耳底,之所以没睁眼,是在消化心中的震撼。

没猜错的话,他是穿越了。

这里是大尧王朝的北境边疆,一月前北方襄国来犯,边境告急,朝廷派兵抵御,讨论了三天,朝中竟无人愿意挂帅出征!

想来也是,大尧近些年每况愈下,朝堂之上奸臣当道,民间祸患四起,天灾人祸挤在一处,百姓民不聊生。

与之相反的襄国,却蒸蒸日上,在这之前,早已让大尧这边吃了好几场大败仗,这时候挂帅,等于是往火坑里跳。

之前已经有三位主帅因战败被罢免,其中一人更是被斩首示众。

结果魏子诸这个当朝驸马跳了出来,原因是他老婆长公主嫌弃他不能为国分忧,这家伙就自己跳出来找死了。

现在的魏子诸,继承原身记忆之后,只想摇头。

驸马身份看着高贵,实际上朝廷早已风雨飘摇,皇帝即位不到半年,长公主倒是有些谋略,为了这个弟弟是操碎了心。

但奈何大权掌握在大臣手中,长公主又不能亲政,处处受到制衡,哪天这大尧改姓,都不是怪事。

“这种时候了还当舔狗,死的不冤。”

魏子诸心中想到。

随即又为自己的处境气得想骂娘。

前一秒他还跟朋友在大排档拼酒,后一秒却倒地不省人事,结果意识刚恢复,就穿越到了这个同名的将帅身上。

酒精害人不浅啊!

再躺下去也不行了,魏子诸只能睁眼起身。

“魏帅!”

营帐内几人,全都吓了一跳。

魏子诸看向他们,脸色沉了下来,“本帅知道你们无心交战,但这事关我大尧命运!若是此战再败,这北地将会彻底失守!”

立即有将领冷声道:“怎么战?襄国三倍于我们的兵力,此时我们已经被围困,只有死路一条!”

魏子诸一怔,问道:“怎会如此?”

“三日前你不顾我等阻拦,强行率兵出征,中了敌方的诱敌之计,导致上万金虎军损伤两千余人,我们更是深陷敌军包围,你问我们怎么会如此?!”

魏子诸:“……”

他深吸了一口气,强行忍下破口大骂的冲动,沉吟道:“事已至此,埋怨怪责已经没用了,先商议如何对敌吧。”

魏子诸翻身下床,作战地图,就摆放在他这里。

军医脸色一急,“魏帅,你的伤......”

魏子诸摆手打断他,“无妨。”

跟命相比,这点伤算什么。

军医无奈,只能先行告退。

将领商议作战,是最高机密,他不适合在这里。

那将领又嘲讽道:“何必在此惺惺作态,当你的窝囊驸马爷不好么?”

魏子诸瞥了他一眼,反问一句,“那你来?”

那人脸色一窒。

见他不说话,魏子诸冷笑一声,“你们都知道我是窝囊驸马爷,却依旧不反对我来当这个主帅,个个只想着明哲保身,都不来,直接把北地拱手让人可好?”

一番话,说的几个主要将领,全都低下了头。

魏子诸冷哼一声,走到沙盘面前,仔细端详起来。

原身脑子里没点东西,他好歹还看过不少相关书籍,八千对三万,强行突围就是找死,只能智取。

半刻钟后,魏子诸盯着沙盘上的地形眼睛一亮。

这里三面环山,只有一条山谷能够进出,襄国将领就是故意把他们引入这里,来个瓮中捉鳖。

但正因为如此,在这个几乎没有战阵和各种战争器械的时代,他们只需要守住山谷隘口就行。

只是双方人数差距太大,以现在的兵力,他们迟早会被困死在山谷之中!

魏子诸头也不抬的问道:“我们的粮食还能撑多久?”

“最多十五天!”

魏子诸点了点头,“够了。”

他当即吩咐道:“王腾!你带两千将士,从这个地方开掘隧道,日夜赶工,务必在十五日内,挖穿这条山谷,抵达敌军后营!”

几个将领面面相觑。

叫王腾的将领问道:“魏帅,何为隧道?”

魏子诸一怔,解释道:“就是往地下挖一条通道,能够容纳三人并行即可!”

王腾略微思索,随即恍然大悟,一脸激动道:“明白!”

这些人多少都亲自带过兵打过仗,一开始没想到,但是魏子诸一说,他们就知道用途所在了。

之前那将领又冷笑道:“即便把人送过去,逃不了多远,也会被抓回来。”

魏子诸脸上露出一抹自信笑容,“谁说我要逃了?”

看到几个将领眉头紧皱,显然不信他这个窝囊废,魏子诸看向屡次嘲讽自己的将领,嘴角微掀。

“徐起,你此前说把金虎军交到我手上,是大尧之耻,那我们来打个赌,若我能用这八千人,赢下此战,以后你唯我是从,如何?”

徐起冷哼一声,“若不成呢?”

“我随你处置。”

“好!历史上从未有过八千胜三万的战役,你若能做到,便是开天下之先河!我尊你为主又有何妨?!”

魏子诸神色自若,“那是你们的历史上没有。”

不等几人询问,魏子诸已经摆手说道:“都退下吧,王腾,你留下。”

“是!”

营帐内,只剩下魏子诸跟王腾两人。

“魏帅,可是有话要与我说?”

魏子诸点了点,指了指沙盘上山谷三面的群山,说道:“你带人去这几座山上,砍伐树木,越粗越好,去掉头尾,制成圆木,以待后用。”

“另外,再带一千人,以尖木棍制成矩阵,这些东西务必在十五日内尽量做到最多。”

王腾一脸迷茫,矩阵他知道,拒马阵这时候还是有的,寻常农户的菜地,也会做类似这种围栏。

但圆木用来干什么他却不知。

魏子诸主动解释道:“山谷狭隘,待隧道挖通,敌军后营失火,必会慌乱,且我们粮食无多,他们定会进攻,到时,等他们全部进入山谷之中,你命人将圆木从山上推下即可。”

王腾皱眉思索。

只片刻时间,他就猛然瞪大了眼睛,又惊又喜道:“魏帅是想......”

魏子诸立即示意他噤声。

王腾立刻闭嘴,但脸上的欣喜和激动,却怎么也掩饰不住。

“这一战的成败,就在此一举了。”

初来乍到,魏子诸没想到会面临这种局面,如果这一战大胜,他还能班师回朝,继续做回他的废柴驸马爷。

若战败......

后果魏子诸不敢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