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幺娘
  • 寒门小王爷
  • 最爱夏天的西瓜
  • 2152字
  • 2022-05-15 14:15:17

脑海中的记忆水乳.交融,罗明秋不得不接受了这个事实。

穿越了!

虽然看过不少网络小说,但没想到这种离谱的事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这个世界是一个古代封建王朝,名为大晋王朝,但不是地球历史上的任何一个朝代。

目前已经传承了300年,整体生产水准,和唐朝近似。

被他占据身体的家伙,也叫罗明秋,有个木匠父亲。

本来,在清河村生活得还过得去,但因为嗜好赌博喝酒,家底都败光了。

由于郁闷,昨夜通宵喝酒,今天凌晨才回家,不小心摔死了。

与此同时,他在另一个世界跳楼自杀,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换了一个居住地。

山风清澈,扑面而来。朝阳含蓄,几将宣发。

“呼……”罗明秋深深呼了一口气,扶着田梗站了起来,呢喃道:“没想到我这样的人,上天竟然会给我一个重活一次的机会……!”

罗明秋的前世,是个从底层努力上取得成功商人,心性还算好。

至于跳楼,则是因为被老婆背叛,又家财散尽,心灰意冷。

事业人生的双重打击,恐怕没有几个人能够承受。

对于穿越,重生,他并不是很热忱,也并不兴奋。

反而心情十分平淡。

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左右认了认路,罗明秋循着记忆回家。

他是回家路上摔倒的,距离家门不过几十步,很快,他就被一个小院横栏住。

夯土墙壁,两扇全是破洞的木门。

“果然…木匠家都用破门。”

吐槽了一句,罗明秋推门而入,遇到了些阻碍,但稍用力,纤细的门栓就断裂了。两扇轻巧的木门咣当砸在后面。

“幺娘?”

罗明秋高声喊道。

记忆中,除了继承了木匠父亲的院子和技术,还有一个貌美如花的老婆,李幺娘。

可漂亮女子,就算在封建时期,也非常稀缺,至不济也要去大户人家做妾,怎么会嫁给他呢?

原来这个李幺娘,刚出生就死了娘,后来寄宿在舅舅家,舅舅一家又怪异死亡,据说浑身起了疹子,死相极其难看。

偏偏剩她一个活着,于是就被视为不详,被唾骂批斗,还不如死了呢。

就连李幺娘的父亲,也是把她远远关在田房里,不许出门,也不与她见面。

说起来,还是因为他罗明秋还不起赌债,李幺娘的父亲就把女儿硬塞过来,承诺只要结婚,赌债一笔勾销。

毕竟田房在山上,每日还要去送饭,诸多不方便,家里添个人头,又要多交税。

能打发掉李幺娘这个灾星,也算是凭空赚了一笔。

罗明秋也是被逼良为娼,漂亮又怎么了?命重要!这样的灾星谁敢碰。

娶回来之后,就给一脚踹到柴房,分居至今。

他话音刚落,一个女子立刻迈着小碎步出门来。

漂亮,惊艳!

罗明秋眼中立刻精芒爆射。

穿着一身满是补丁的宽松麻衫,头发简单的扎了起来,脚下踩着最没有气质的红袜子,没穿鞋,也没鞋穿。

打扮如此庸俗,气质却难以掩饰!

鹅蛋脸,肌肤如雪,白的发亮,鼻子挺翘,五官空明,活脱脱的仙女下凡尘!

即便她脸上,还有罗明秋昨天刚打的指甲痕,都难遮盖清丽。

罗明秋混迹商业,各色美女也算见了不少,他的评价绝对客观。

离得远远的,李幺娘就停下了脚步,松肩坠肘,畏缩的看着罗明秋,小心翼翼道:“相公……!”

“嗯!”

罗明秋点头,连忙往前凑去,心中念头闪烁。

想到上一辈子,那个自己在原始资本积累阶段,不得已傍上的彪悍老婆,170来斤,大盘子脸,根本不允许他跟别的女性接触,抠脚打呼噜,那是样样占全。

再看看眼前这个清丽的女神,让他顿时升起保护欲。

蓝天白云,乡间野外。

这一生,就神仙眷侣,一世逍遥吧!

这么想着,更加快了脚步。

可见罗明秋如此举动,李幺娘以为又要挨打了,连忙倒退,一屁股坐倒在地上,目露惊惧,颤声道:“相…相公……幺娘没偷吃饭,缸里的粮食都给你留着呢。”

见她掩面欲泣,罗明秋顿生心疼。

本来家里就穷,前两天刚刚交了赋税。

因为添了个老婆,要多交一个人头的税,让他本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

于是前几天就勒令李幺娘,一周不许吃饭!

罗明秋暗骂原主混蛋,这不是开玩笑的嘛?要饿死人的!

“我不打你。”

他直接上前,一把抓住李幺娘的玉手,拽着她站了起来。

李幺娘的面色微微一变,下一刻,却感觉到一双大手搂在自己腰间。

温暖,厚重,安全。

她开始不停止的颤抖,转头看着这个有点陌生的男人,也不敢动,小心翼翼道:“幺娘…幺娘不详,相公您……”

平时,罗明秋根本不碰李幺娘,就算喝醉断片了,回家搂着鸡睡觉,也不可能搂着李幺娘!

罗明秋轻轻一笑,轻轻掐了掐她嫩的能滴出水的脸蛋,随后笑道:“别说那些丧气话,幺娘怎么会不祥!看面容,就是天女下凡,祥瑞呀!”

罗明秋温和的言语,温柔的面容,让李幺娘愣在当场,脸上还有罗明秋掌心的温度,她一度有些迷茫。

忽然,李幺娘止不住的开始流眼泪,然后哗啦一下跪下,不停的开始磕头。

“快起来,你这是干什么?”罗明秋顿时急了。

李幺娘哭的梨花带雨,弱弱出声道:“相公,幺娘,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你是不是不要我了?我可以纺线挣粮食,以后一定少吃饭!”

这丫头以为自己说反话!

罗明秋无奈苦笑,看样子她的悲惨记忆,一时间还是难以改变。

他伸出衣袖,擦了擦李幺娘的泪水,道:“你想什么呢?”

“从前我打你骂你,还把你赶到柴房,都是我的错。以后再也不会了,今晚你就搬回屋子,我们是夫妻,官方认证的,应当睡一张床。”

盯着罗明秋眼里的含情脉脉,李幺娘生出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被珍惜的感觉,所以又感觉有些不真实,小心翼翼道:“真……真的吗?”

“真的!”

李幺娘轻柔地笑了笑,咬着下唇,还有点怯懦,真像是刚抽芽的芍药花,美的出奇!

罗明秋眷恋着看着她,可就在这时,李幺娘的,肚子却不争气的发出咕咕的响声。

李幺娘面色微微一变,连忙道:“相公,我不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