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0001:镇宅四灵
  • 大镇师
  • 余米之香
  • 2092字
  • 2022-05-15 14:23:17

阴行中有一门特殊的职业,叫做“镇师”。

镇,指的是镇物,也叫镇邪之物。

在民间,镇物用于镇墓、镇宅、镇鬼邪等,也有厉害的镇师,可以用镇物引气解煞改变风水,甚至是逆天改命。

当然,多数人请镇物的目的还是镇宅安家,或者求财转运。比如以前农村建新房封顶的时候,很多人家都会在房梁的四个外角镶嵌镇物来安宅。

做镇物的材料和安放镇物的位置都十分有讲究,材料用得好,位置选得对,能给主家带去好运,破除凶煞。

材料和位置选错了,则会适得其反,主家将大祸临头。

所以,镇物用得好可以帮人,而被心术不正的人利用,也能害人。

我叫陈诺,从小跟外公相依为命。

对于父母,我没有太多的印象,只从外公的只言片语中,得知他俩在我很小的时候出了事,再也没能回来。

外公明面上是个做木工的普通手艺人,实则在很多年前就是阴行圈子里颇有名气的镇师了。

只是外公性格孤僻,脾气太直,得罪了不少人。

为了躲避不必要的麻烦,外公用木匠来掩藏自己的真实身份。

在我十岁那年,有个省城的富商找到外公,开价十万,请外公做一套“天之四灵”。

所谓天之四灵,也叫镇宅四灵,是指用铁木雕刻成青龙、白虎、朱雀和玄武四种神兽作为镇物。不仅可以安宅镇煞,若是置于地脉口上,还能改变风水。

不过这种“套装”镇物,阴行圈子知道的人都极少,更别说普通人了。所以外公听到富商开口就是“天之四灵”时,着实惊出了一身冷汗。

以前也不乏有阴行的人来试探外公,但都是些刚入门的“菜鸟”。

难道这次来的,是哪个阴行大佬?

外公眉头微蹙,不由得多瞅了富商几眼,暗自揣测对方的来头和用意。

富商见外公没作声,以为是嫌钱少了,马上又开口加了五万。

十五万块钱放到现在也是一笔不小的数字,更不用说那时候在农村,外公做木匠一年的收入也不过两万出头。

条件很诱人,但是外公没有丝毫的犹豫,跟富商打着哈哈装糊涂,说听不懂富商的话,更不知道什么是天之四灵。

听到外公拒绝,富商也没多说什么,当即转身离开。

我以为事儿就这样过去了,不料几天后,富商又来了,身后跟着一个穿白马褂的老者。

老者鹤发童颜,耳垂厚大,看起来慈眉善目,身上却有一股凌厉之气。

外公打量了老者片刻,微微一怔,面色有些不自然起来。

富商坐到外公对面,缓缓拿出一物,放在桌上。

此物通体黝黑,大小如碗底,外圆,内镂三鱼,三身共一首,鱼纹叠合,栩栩如生。

看到这枚“三鱼共首”符牌,外公神情猛的一变,显得很是激动,但瞬间又恢复了平静。

老者淡淡一笑道:“苏先生可认得此物?”

“不认识!”外公斩钉截铁的回道,声音却有些发抖。

当时我年纪尚小,却不止听外公一次说到过“三鱼共首”。

这枚符牌原本是外公祖上传下来的,不仅是镇师的身份象征,也是阴行中不可多得的法器,对外公更是意义重大。

后来符牌是如何流落在外,我不得而知,只知道跟外公当年的一次生死经历有关。

为此外公一直暗暗自责,经常在酒后伤然落泪,悔不当初。

此刻见到“三鱼共首”符牌重新现世,外公自然难掩情绪。

老者冷声道:“在我面前,苏先生就不必再装下去了吧。这枚符牌对苏先生有多重要,想必苏先生比我更清楚。只要苏先生愿意帮黄老板,这枚符牌便物归原主,如何?”

富商姓黄,是省城首屈一指的“建材大王”,有钱有势有人脉,结交了不少阴行圈中的大佬。

老者以为手中有“三鱼共首”符牌,再把富商的身份背景亮出来,就能压住外公。

谁知外公别过头,充耳不闻。

老者顿了片刻,见外公没有搭理的意思,便叹了口气道:“即然苏先生不在乎符牌,那我便送给豫北的莫家好了。莫家的镇术跟苏家不相上下,莫北山更是在四十岁就成为镇师,但在阴行中却一直不被视为正统,缺的或许就是这枚符牌。”

镇师这个行当的传承比较复杂,自古就有南北派别之分。北派喜用人身体的一部分作为镇物,比如牙齿、骨骼,甚至是器官等,难免让人觉得阴邪可怖。

所以北派镇师在阴行中,并不受人待见。

加之象征正统镇师身份的符牌,一直在南派镇师手中,更是让北派的镇术被视为偏门。

正因为如此,南北两派对于正统之名和符牌的争斗,从未间断过。

若是老者将“三鱼共首”符牌给了莫北山,将改变南派镇师在圈中的主导地位, 那么外公就成为了南派镇师的罪人。

老者这是掐准了外公的命门,威逼外公妥协就范。

“请便!”外公仍然不为所动,对老者和富商下起了逐客令:“走好,不送。”

老者显然没想到外公完全油盐不进,当即也有些恼怒了,冲着富商使了个眼色。

富商原形毕露,恶狠狠的将桌子掀翻:“老东西,给脸不要脸是吧?”

话声刚落,门外冲进来一群小混混,拿着长刀、棍棒,疯狂的打砸。

外公将我护在身后,目光灼灼的瞪着富商和老者。

混子用力推开外公,薅起我头发就往外面拉,边拉边扇耳光。

我也不是好欺负的,抱住一个混子的手臂,使劲咬下去。

混子吃疼,一脚将我踹出几米远,还不解恨的拎着刀朝我砍来。

“住手!”外公双眼通红,额上青筋暴起:“祸不及家人,不要为难孩子……”

为了护我周全,外公最终只得答应富商,帮他做“天之四灵”。

富商临走的时候,还不忘对外公威逼利诱,说只要外公把事儿办成了,先前说好的钱和“三鱼共首”符牌都不会少。

但若是外公敢耍什么花样,苏家就会在外公手里变为绝门户。

“绝门户”这三个字从富商嘴里说出来的时候,外公的脸上浮现出一抹寒冷至极的肃杀之气。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