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点拨与变天

嘎吱——

一阵生锈金属摩擦的声音传来,赵志铭与众弟子先是齐齐一愣,随即脸上露出狂喜之色,急忙抬头望去。

但当完全看清眼前之人时,挤在走廊上的弟子们又略显失望,忍不住暗暗叹了口气。

这从屋内走出之人,剑眉星目,身材高瘦,浑身散发着一股朝气与少年感,一看便是十八九岁、年纪不大的少年。

估摸着,是屋内那位前辈高人的弟子或者童子。

不过。

虽只是弟子,也不可无礼,依旧要保持礼貌与谦卑。

毕竟前辈实力滔天,门下弟子即使是个婴幼儿,也代表了他的颜面,必须尊之敬之。

在座的诸位,都是赵家剑馆的学徒,二十多岁的成年人,这点城府与心性自然是有的。

只见他们飞快按下内心的失落,各个脸上挂着笑容,簇拥而来,小心询问道:“不知您是前辈的弟子,还是童子?”

“我们是赵家剑馆的学徒,跟随馆主前来学道,还望小兄弟引荐一二。”

弟子?童子?

听见他们的话语,云逸顿时身子一僵,愣了愣。

原本准备好的话语又被他咽了下去。

这些人,是把我当作我自己的弟子了?

他眉头一挑,仔细想想,忽然感觉...

他们给自己安排的这个身份,还真是妙极了。

若是他作为那位“神秘剑神”的弟子,那么平时里实力不显,或是正常吃饭睡觉,就显得很正常了。

而且最舒服的地方在于,他可以自己借助自己的威势,披着“神秘剑神”的虎皮做事。

念及于此,云逸淡然一笑,正准备开口顺着他们的话语说下去,却看见原地发呆的赵志铭眉头紧蹙,咻的一下起身,走到了自己面前。

在众人愕然的目光下。

赵志铭双手抱拳,对着云逸深深鞠躬,卑微尊敬道:

“门下弟子愚钝,未察觉前辈身份,还望前辈不要计较。”

说着,他双眸微眯,向四周随意一瞥。

刹那间,一股若有若无的剑势骤起,弟子们猛然惊醒,连忙低头认错,言辞诚恳急切。

“........”

云逸看着这一幕,一时间不知道要说什么。

按照正常剧情走向,不应该是他成功伪装成自己的弟子,然后开始走幕后流吗。

今天,真是诸事不顺。

他有些无奈,只能尽力保持风轻云淡,无所在意的模样。

赵志铭小心翼翼的用余光打量着云逸,似乎连直视都不敢。

在赵志铭眼中,眼前根本没有什么少年。

有的只是一把长剑。

一把时时刻刻散发着漫天剑气,锋芒毕露的利剑。

在这把利剑身前,赵志铭呼吸局促,能感受到滔滔不绝的强势剑意刺入眉心,钻入心扉。

这,就是剑道之巅的景象吗?

赵志铭心头火热,对于拜师一事更加坚定。

他这一生,不爱钱财,无关风月,只钟情于手中之剑。

剑道,就是他的一切。

他浑身颤抖,强忍着云逸的威压,握住腰间长剑,抬起头,目光灼灼:“前辈。”

“在下这一生无欲无求,只想看看,手中这把长剑的终点,是何模样。”

“到底,是不是先祖描述的那般辉煌绚烂。”

“.........”

赵志铭的话语朴实,但其中的感情,是在座所有人都能感受到的。

云逸看着面前几十双充满渴求的眼睛,一时间有些骑虎难下了。

先不说他剑术精通的水平能否教导赵志铭。

光是二人成为师徒后,很可能会长期相处这一点,就非常危险。

他身上怀有大秘密,这是绝不能泄露的。

怎么办,直接拒绝吗?

云逸目光闪烁,疯狂思索着如何回答。

两世的记忆如流光般闪过。

忽然。

他莫名想到了前世的一些小说情节,有了个点子。

想伪装成前辈高人,其实还有个简单的方法。

那就是当谜语人,说一些看似意味深长,细想毫无逻辑的废话。

云逸面无表情,偏转目光,盯着赵志铭手中样式古朴的青铜剑,明知故问道:“你说,你的追求是什么?”

“我想看看,我手中长剑的尽头。”

赵志铭不假思索道。

“哦?”

云逸笑了笑。

他转过身,背对着赵志铭,淡淡道:“你追求的,是自己手中的剑。”

“你的剑就在你手中,你的路,也就在那。”

“既然如此。”

“何须拜我为师,跟在我身后,走我的路呢?”

“这....”

赵志铭一时语噎。

还不等他想到如何回复,云逸又转了回来,双眸微眯,直视着赵志铭的双瞳,意有所指道:

“我的剑,终归只是我的剑。”

“!!”

这一番话,犹如晴天霹雳,如雷贯耳。

赵志铭反复咀嚼着这段话,半晌没有说话。

片刻后。

他木然低头,看着自己手中熟悉的青铜古剑,双目之中,茫然渐渐散去,有所明悟。

他确实是不想走前辈的路,哪怕这条路前途无量。

前辈的路已经看到了尽头,他无论怎么卖力追赶,所能看到的都不是美丽的景色,而是前辈一成不变的宏伟背影。

我追求的,是自己的剑。

可在血脉枷锁的束缚下,他如何挣脱出去?

“前辈,那么我的路,要怎么走?”

他忍不住问道。

“太古剑神。”

“你的路,就在那。”

云逸面不改色,言语空灵。

一言讲毕,飘然回屋,关上了大门。

“太古剑神...”

赵志铭目送着云逸离开,嘴中喃喃自语着。

直到关门声响起,他才晃了晃脑袋,再次跪拜在地上,磕了一个响头。

他不会走云逸的路,但蒙受了云逸恩泽与点拨的他,在心中已牢牢记住了这位“师父”。

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

您虽未传道,但今日授业解惑,当尊为吾师。

...............

在这边事件结束的同时。

江南行省省会,江滨市,超凡事务处理局总局。

局长方炎表情凝重,坐在办公室的座椅上,身前放着两份文件。

这两份文件,分别为《云逸档案》和《太古剑神初步调查报告》。

左边的档案,他已经看过了。

而右边的那份《太古剑神初步调查报告》,他即便看了数百次,也还是有些难以相信上面的结论。

他再再再一次翻到《太古剑神初步调查报告》的最后一页,盯着上方醒目的两行红字,陷入沉思。

【经实验,书内详细记载的数十种初等修行之法(1~2品),皆可成功修行,并且....】

【除觉醒者外,普通人亦可成功修行!!】

这短短的两行字,赫然昭告着一个事实。

一个令人期待,但又有所恐慌的事实。

——血脉决定一切的时代,即将结束。

“要变天了....”

方炎放下文件,瘫靠在座椅上,一动不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