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各界震撼!

那一条堪比神迹的长河消失良久,王帆才逐渐回过神来。

刚刚那等场面,别说是他,就是现在已知最强的四阶王境觉醒者,也不可能施展出来。

那个男人,该不会真是他书中所写的....

仙?

王帆心绪不宁,脸上带着苦笑。

他知道,是自己的粗鲁惹怒了那位存在,才导致这一下显圣的。

我...还能活着回去吗?

要不,去以死谢罪,看看能不能平息.....

脑中思绪翻涌,他在原地待了一会。

忽然又想明白了。

那位存在如果想杀他,何必这样一直不动手呢?

而且,自刚刚的异象结束后,风平浪静,没有任何事情发生。

这说明,对方没有杀心。

那出租屋内的人,看穿了我的来历与目的,此等举措,只是表明身份与实力,敲打我们一番。

这位....看来厉害的不仅仅是战力,连行为处事都很有城府。

想到这,王帆知道自己不能再耽误了。

江东市上空的惊天异象,虽然只有短短几秒,但所有市民都可以亲眼目睹。

这一下,定然会引起骚乱。

国家大事,刻不容缓!

得马上回去!

念及于此,王帆也顾不得身上的伤势,对着出租屋远远一鞠躬,紧接着强行凝聚出一道新的影子,钻入其中,消失不见。

...................

在王帆紧急离开后。

江东市内,无数观望了那天穹崩塌,宛如末日景象的民众,呆呆的矗立在大街上,或是门窗前。

他们只是普通人,在这个不信鬼神的世界里,亲眼见证这种画面,一时间都难以接受,半天说不出话来。

原本喧闹繁华的江东市陷入了诡异的平静。

只有错过了刚刚发生的一切的市民,在一脸疑惑的询问旁人。

江东市超凡事物处理局,第八组组长李怀玉静静的靠在窗边,望着那已然恢复如初的天空,眉头紧锁。

“五阶觉醒者?或是....”

“太古时代复苏的怪物吗?”

蓝星的灵气复苏已有一年多的时间了,在这段时间里,一些有天赋的人,都会在某个时刻“觉醒”,从而获得一项异能。

目前,对于这种“觉醒”,当局的研究进展并不多。

他们只知道,能够觉醒并获得异能的人类,血脉中都蕴含有某种上古时代遗留的传承。

这种血脉被灵气激活,就成为了“觉醒者”。

而血脉普通之人,即使沐浴在灵气之下,也不会觉醒。

这也是当局没有立即公布灵气复苏事件的原因之一。

倘若人与人之间的不平等达到了某个限度,社会的稳定性便会急剧下降。

另外,人类虽然已在疯狂投入研究,但时至今日,也没有一套能够让觉醒者“修炼变强”的体系。

觉醒者血脉的浓度,完全决定了他的实力上限。

随着灵气逐渐入体,他会慢慢变强,但绝不会超越血脉。

一到十阶的境界划分,实际上,就是血脉浓度的划分。

“五阶尊者,似乎也没这么离谱吧...”

李怀玉摇了摇头。

他见过华国那位四阶的王者,他的表现力与今日这般移山填海的威势,简直有天壤之别。

这绝不是一阶之差能弥补的。

“希望不是敌人....”

他心中惴惴不安,作为三阶宗师,江东市的最强战力,他对于那条长河背后的存在,毫无抵抗的信心。

正当他发愁之时,一条从总局传来的信息,让他的表情更加凝重了起来。

【江东市那位存在,来意未知,实力未知,初步估计为八阶天神!】

【他暂时没有恶意,切记,不要交恶,不要接触,不要打扰!】

【总局已设立他的档案,当前危险程度提升至SSS,保密等级SSS,代号....】

【苍穹剑河】

.................

江东市郊区,赵家剑馆。

赵家现任家主,斩天剑第四十八代传承人赵志铭打坐于地,抬头凝望着市区的天空,目光深邃,似乎能穿透层层阻碍,看见不久之前那条星光闪烁的长河。

此刻,他周身的空间不断泛起涟漪,浑身筋骨炸响,一股凌厉的剑势自血脉中喷薄翻涌,让围坐在他周边的几位弟子难以承受,纷纷激发异能抵御。

赵志铭的双眼一刻也没偏转,整个人沉浸在某种玄妙的状态里。

偌大的剑馆中,一把又一把长剑颤动嗡鸣,从剑鞘中飞腾而出,竟驱散了周边的弟子,如溪流般围绕着他旋转,阵势滔天!

就这样持续了几个小时,在众弟子震撼的注视下,忽然。

只听见乒乒乓乓一阵脆响,所有的长剑一齐掉落在地上。

轰!

以赵志铭为中心,滚滚气浪爆发,让众弟子后退数步,眯起了眼睛。

一切平息后,为首的那位身穿长衫的男弟子双手作揖,恭贺道:“恭喜馆主,踏入四阶王境!”

“这江东市...不,这江南行省!”

“该有我们赵家剑馆一席之地了!”

一声声恭贺尊敬之声响起。

但赵志铭,却依旧保持沉默。

刚刚市区的异象,他人看来是一条长河,可他赵志铭知道。

那是一招剑式,一招闻所未闻,难以想象的剑式。

哪怕间隔数十公里,他都能清楚感应到如同海水般无穷无尽的剑意。

在那剑意面前,四阶的自己,脆弱的像只蝼蚁。

而且!

最疯狂的是,血脉上限只有三阶的他,居然因为那长河中逸散出的几缕剑意,打破了血脉枷锁,迈入四阶!

“逆反天命,以凡人之躯,比肩神明。”

“这一剑,才是真正的斩天。”

赵志铭没头没尾的说了这一句话。

随后,在众人疑惑的目光中,他缓缓起身,感受着冥冥之中尚存的无上剑意,朝着市区走去。

“??”

馆主着魔了?

先前训练着训练着突然原地坐下突破也就罢了,现在又要做什么?

一头雾水的众人见状,急忙跟了上去,在赵志铭身后恭敬的问道:“馆主,您要去做什么?”

赵志铭的脚步顿了顿,转头,表情认真道:

“拜师。”

“???”

..............

外界在此刻风起云涌。

但在破旧的出租屋内,宁静祥和。

只有炼气五层的云逸斩出那惊天一剑,损耗极大,当即就昏睡了过去。

直到几个小时后,他才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打了个哈欠。

“好饿啊。”

他喃喃着,揉了揉眼睛,定睛一看。

自己的房间,已经面目全非。

所有家具都被碾为齑粉,四周的墙壁上,蜿蜒纵横,满是剑痕。

实际上,这还是他潜意识收敛的结果。

“我悟个道,把家给悟没了?”

他目瞪口呆,心痛不已。

虽然已经是修仙之人了,但只有炼气五层的他,还是要吃饭睡觉的。

他打开自己的致富宝,看着上面的余额,陷入了沉默。

“还好,至少只是小范围的动静,毁了自己房间罢了....”

云逸苦笑着,自我安慰了一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