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余波

剑气长河,不愧为准圣级别的剑法。

哪怕如今只有一元筑基的云逸使出,都能拥有可怕的威力。

在足达百米的深坑上空。

方炎算是体验了一下,上次王帆的感受。

这就是圣人的战力吗?

上次王帆所面对的,虽说是完整版本的剑气长河,但毕竟是云逸无意识斩出的,并没有针对任何人。

而这一次,可是携着冰冷肃杀之气斩来的。

背叛者与奸细,是极易让人动怒字眼。

怒气斩出的这剑,体感甚至比上次还要可怕。

在那道剑气面前。

简直连抵抗的心,都提不起来。

完全的绝望。

还好,那位存在不是敌人。

方炎心中已经不知多少次重复这句话了。

他缓缓回神,视线扫荡着周身的废墟,苦笑了一下。

这下,别说是人了,连尸骨都不可能存下。

他转过身,对着云逸的方向微微点头道谢,随后叹了口气,向总局方向飞去。

这一行,本以为能顺利结束,没想到还是出事了。

这下子,有的忙了。

.............

此后,似乎是有人特意安排,这块郊区的深坑并没有被修复填补。

反而一直留在了这。

在往后的日子里,有无数的后世修行之人前来巡礼瞻仰,将此地奉为圣地。

更有剑修,从深坑之中,参悟了无上剑意。

但如今,这处剑坑,是江东市,是华夏,是云逸本人,向世界放出的一个信号。

乱世将至。

.............

混沌之中。

赤蛇心有所感,猛然睁开了眼睛。

他立起身子,看向不远处的薄膜,脸上逐渐浮现出愠怒之色。

就在刚刚,他在蓝星上辛苦培养的棋子,死了。

死于一剑之下,魂飞魄散,连渣都没剩下。

“难不成,真的是某一尊皇者的后人苏醒了?”

赤蛇歪了歪脑袋。

在他所知道的信息里,哪怕是血脉纯净强大的皇者后人,也扛不住万年岁月的流逝。

没有灵气,没有道则,他们即使堪堪活下,在苏醒后,也会实力大损,柔弱如凡人。

“他强行复苏,现在实力绝不可能还似巅峰般强大。”

“但是随着灵气逐渐回流,他会飞快变强,恢复....”

赤蛇暗自揣测着,心中难免有些焦虑不安。

他这种在星空中无依无靠,脆弱渺小的修士,只能靠这一次机缘蜕变了。

但....

他扭头,悄悄观测着身旁几位姿态、种族各异的存在,见他们摩拳擦掌,迫不及待想要进入其中,便深知一件事。

倘若与这些人一同进入,自己是争不过他们的。

必须先行一步,才有机会!

修仙之路本就艰险,能否成功,还要看一个胆色!

赤蛇的竖瞳充满阴霾,他俯身趴在陨石上,心中已然有了决定。

与此同时。

在赤蛇万里外的一处烈阳上。

一位头长黑角,面容极其妖异俊美的男子沐浴在熔岩之中,微笑道:“那头蠢蛇似乎有点蠢蠢欲动啊。”

在他身旁,另一位身材壮硕,同样头长黑色双角的男人从熔岩中冒出,面无表情:“他想去,便让他去吧。”

“哦?”

妖异男子有些诧异。

“你就不怕被捷足先登了?”

“呵呵。”

壮硕男子不屑一顾。

“当年的人族何其繁荣,在他们的祖星上,定然会有大能留下后手。”

“笨鸟先飞,就让那头蠢蛇去试试吧。”

“......”

妖异男子点点头,目光流转,看向身下逐渐黯淡的岩浆,若有所思。

“也对,若是得不到收益,我们先行一步,也没有任何作用。”

“等到这处异界与蓝星交融,第二批进入的我们,反而更有情报上的优势。”

混沌之中,烈阳朝着薄膜缓缓移动。

噗呲——

烈阳的最外围,已开始慢慢与薄膜融合渗透。

蓝星的江东市内。

本就不稳定的空间开始摇摇欲坠,不断有碎片掉落破碎。

在逐渐扩大的裂缝中。

有阴暗妖气如触手般灵巧伸入,轻轻摇曳。

片刻后。

几缕妖气在剑坑上方的空气中凝聚,牵引着那条触手,一点一点,伸入蓝星之中。

..............

江滨市。

方炎已经成功回到了超凡事务处理局总局。

在他回来后,没有停息,第一件事便是提高了云逸的档案等级。

并且,云逸的档案内容,也稍作了增改。

原本的【估计为八阶天神】想都没想就被划掉了。

随之填上的,是四个大字。

人间至圣。

档案更改结束后。

他找来了几位高层,商讨全面普及修仙功法的事情。

最终,他们一致决定,暂时将《周天炼气术》作为底层功法,逐步传播。

另外。

官方在今日起,彻底摒弃原本觉醒者的体系与称谓,奠定修仙体系在华夏的根本地位。

一阶、二阶、三阶...

别说这前三阶觉醒者了,就是四阶王者,面对稍有道行的修行者,也是被碾压。

四阶王者?伪王罢了。

真正称王的,当是修仙体系中的金身期大能!

金身为王,天人为尊,悟道为圣!

方炎现在已经彻底折服于云逸带来的修行体系了。

在这三日,方炎和各方协商,基本确立了华夏未来的走向。

至于和国那边?

呵呵,一如既往的懦弱,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般,没有说话。

这一日。

稍微闲下来的方炎特地下载了《太古剑神》,准备亲自看一遍。

先前,他一直是让专员研究,自己倒是没有亲眼看过。

不过,方炎才刚看没几章,办公室内就响起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进来。”

方炎眉头微蹙,被打断看书,心中多少有些不满。

但紧接着,与匆匆忙忙跑进来的王帆聊了几句话后,他脸色当场大变,收拢了杂念。

“那位存在又出剑了?”

“是的,怎么了?”

“那位存在,并不是空有战力之辈。”

“他行为处事之间,皆暗含深意!”

“上一次出剑,便是起了敲打警告我的意思。”

“此次亲自动手,怎么可能只是帮我们杀敌?”

王帆有些焦急。

闻言,原本方炎还不以为意。

但等到他仔细一想,忽然发现。

有一处很关键的信息,一直被他遗漏了。

那就是前辈出手的时机。

不多不少,恰好是九条樱子被救走,自己束手无策的时候。

这说明。

前辈一直在暗中观察他们。

他很在意这件事?

“前辈一开始发现九条樱子时,并没有主动出击,而是让我自己追赶。”

“这代表,他原本是不想插手这些小事的。”

“可后来,他还是出手了。”

方炎一点一滴回忆着当时的场景,越深想越心惊。

尤其是,当方炎回想起那道毁天灭地的剑气时,更是心头一震。

以前辈的控制力,那一道剑气完全可以绕过我的。

可他没有。

这是在...

警告我?

不知不觉间,方炎立起了身子,后背早已被冷汗浸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