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大风渐起!

方炎走的很急。

在传递消息,让专门人员去研究《太古剑神》中功法以外事物的真假后,他走出超凡事务处理局,双腿一蹬,原地腾空,如同离弦之箭,眨眼间消失在了天际。

匆忙之间,甚至没在意周边惊呆的普罗大众。

觉醒者在进入四阶后,对于周边灵气便拥有了一定的操控能力。

这种能力不同于修仙筑基期引动灵气的精细与自然,更像是在用血脉的力量硬生生拉扯灵气。

灵气臣服于这种霸道的血脉之力下。

至于陈长生三人。

他们提前见识过了广阔的仙途,在感慨自己对于灵气见识狭窄的同时,连伤都顾不上养了,立刻开始在《太古剑神》中挑选功法,准备体验一下这条登天大道的坎坷与美妙。

..............

华国之都,上京。

在某处偏僻的郊区里,坐落着一座占地足有七八千亩的公园。

这公园里的建筑样式古朴,多为华夏古时的木制建筑。

园林高塔,亭台阁楼,以中轴线布局,轩昂壮丽。

在几天前,此处大门紧闭,无人述说院子的用途。

周边偶有路过的民众,看不见里面的具体情况,还猜测是个即将开放的公园,或者旅游景点。

但在公开灵气复苏的那一日。

这处公园的正门口,挂上了一块长宽数米的红木牌匾。

牌匾之上,四个鎏金的正楷大字,引人瞩目。

超凡学院。

“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进出学院了,唔,舒坦。”

“是啊,不过听说最近裂缝增多,负责维护和隐藏学院的几位老师都外出参战了。”

灵木堂,一节超凡认知课刚刚结束,一位位学生从座椅上站起活动,接头交耳着谈论起今日发生的新鲜事。

“你说,我们什么时候能进裂缝看看呢?”

周野伸了个懒腰,随口对身边的少年问道。

与他同桌的林子奇并没有回话,只是默默将灵气运转了一个周天后,才吐出一口浊气,有些兴奋的回应道:“不清楚。”

“但我马上就能进入《周天炼气术》的第二层了。”

“噢噢,那我提前恭喜你哈。”

周野不以为意,摇晃着座椅,观察着教室里其他的同学。

他们这一届学生的构成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比起前面任何一届,都大为不同。

“在以前,我们这些普通人根本不可能出现在这....”

他喃喃自语。

自《太古剑神》被发掘的那一天起,华国高层当即就寻找了几十位身体素质良好的普通学生,进入超凡学院学习。

周野能看出来。

这一步,是为后续的全民修仙铺路。

但。

哪怕无需血脉也能超凡,可人与人之间的差距,还是不可能抹平的。

在超凡学院内就明显可以发现,血脉与觉醒水平越高的学生,对于各类仙法道诀的学习效率就越好。

比方说,前几天学院里已经有不少拥有二阶、三阶血脉的学长学姐,踏入《周天炼气术》的最后三层了。

他们修炼的太快了,周野估计他们从选定功法到进入后三层,前前后后还没有一周。

《周天炼气术》作为一本基础炼气功法,共有九层,恰好对应炼气一到九层。

进入后三层,就代表着他们即将炼气圆满,开始筑基了。

同一时间里,学院内有不少普通人,连入门都没成功!

“起步便是如此,今后的差距只会越来越大,最后形成不同的阶级。”

“按照《太古剑神》中的描述,金丹以后的【中上层】修士,天资平平者,终其一生也只能仰望。”

“一步落后,步步落后,就是这个道理。”

与同班这些心智稚嫩的青少年不同,周野自小在孤儿院长大,八岁时便偷偷逃走,独自在城市里游荡,在阴暗恶臭的角落里求生。

住过天桥底,翻过垃圾桶,见证经历了太多社会最底层的事情。

因此,在灵气复苏公开后,他拼命证明自己,进入这超凡学院,就是想摆脱过往的苦难。

他想成功,想要变强。

就像《太古剑神》的主角秦逸一样。

崛起于微末,登仙于苦难!

但周野也明白。

能如秦逸一般崛起之人,亿中无一。

他周野没有天赋,也没有气运,只有一腔热血和执念。

“一腔热血,能做到多少事情呢?”

他转头,看着无时无刻不沉浸于修仙中的林子奇,摇了摇头。

天赋的沟壑,不是努力能够填平的。

也许,我得另寻他途。

周野拿出手机,翻开那已经看过数遍的《太古剑神》,刷过一页页章节,忽然眼神一定,手指一停,找到了自己需要的那一页。

圣品功法,《玄天转魔功》!

这一页,他已经不知道看了多少次了。

今日,得作出抉择了。

他看着短短的五字章节名,闭上眼睛,心中已然作出了决定。

求长生,求逍遥,求力量....

登仙可,成魔,为何不可?

.............

江东市。

在方炎的全力赶路下,仅仅花了半日,他便来到了与王帆约定的地点。

“血脉之力产生的异能,放在修仙体系的前期,也是有大用的。”

方炎看着前来迎接他的王帆,不禁感慨了一声。

王帆只是个二阶觉醒者,但论逃跑和赶路速度,就是四阶王者都不一定能比过。

这得益于他的异能,【影传术】。

这一项异能,让他在有光源的地方,能够不停闪转腾挪,瞬息间闪现数千米。

“您可算来了,目前一切正常,只是赵家似乎和那位存在有所接触,派人来驱赶其他觉醒者。”

“此事我知晓,问题不大。”

方炎摆摆手。

他与赵志铭曾是好友,赵家剑馆那边早早便和他打过招呼了。

只是赵志铭有所隐瞒,没说自身血脉突破一事。

“那我们何时前去拜访?”

王帆凑到方炎身前问道。

“不急,先休整一日,明天再去。”

方炎淡淡回话,接着让王帆带路,前去落脚点休息。

两人一前一后离开,这处天台重新归于宁静。

片刻后。

撕拉——

一阵拉链被拉开的声音传来,只见凭空之中伸出了一双手,轻轻向下移动,撕开了空间。

虚无之中,一位年过半百,挂着山羊胡的中年男人从中走出。

他看着方炎与王帆离开的方向,自言自语道。

“华国最近的大动作,有些多了。”

“而这江东市,能让超凡事务处理局局长亲自前来....”

“看来那一日的恐怖长河,牵扯极大。”

“得让本国派遣几位觉醒者过来协助了。”

山羊胡中年人暗自点头,从和服宽大的袖袍里摸出一面巴掌大小的白底红日旗,开始联络本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