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我亲自去见!

《太古剑神》作为一本情节老套的仙侠文,自然不会少了主角勇闯禁区夺宝变强的桥段。

在这本书构建的世界观中,共有四大生命禁区,与成千上万个普通禁地。

陈长生一行人进入的血雾森林,在书中,是主角在前期筑基境时,因为被众多高境界敌人追杀,而被迫进入的一处禁区。

血雾森林中,雾气汲取生命力,影响感官,偏转挪移空间....

看起来很危险。

但放眼全书,也只是勉强算小有名气,危险系数排不上号。

“所以说,你们靠《太古剑神》中主角的做法,照葫芦画瓢,成功脱困了?”

方炎的声音有些大,语速极快。

“对。”

陈长生与两位一组成员一同点了点头。

《太古剑神》的主角名为秦逸,天资一般但气运惊人,时常能获得奇遇,创造奇迹。

在血雾森林中,只有筑基的他没法强硬突破,只能另寻他法。

与他们不同。

绝望之中,秦逸没有放弃,反倒是突发奇想,找到了一条生路。

——既然周围的空气中满是雾气,封闭感官,那为何不去试试地下呢?

于是乎,秦逸找准了一棵巨树,径直向下挖了数百米,还真给他挖出了一点名堂。

在血雾森林下方数百米的深层土层中,苍天古树粗壮的根系错综复杂,缠绕、蜿蜒着朝着四周扩散,似乎连接着其他东西。

秦逸见此奇景,急忙钻出土坑,重新换了三四棵树。

然后,他终于可以确定。

整个血雾森林的大树,其实都是同一棵。

或者说,他们的根系相互连接,指向了森林中心的某个根源。

知晓了这一点后。

秦逸别无他路,顺着地下根系,朝着血雾森林中心走去。

得益于指引,秦逸没有再原地打转,一路来到了血雾森林的中央。

“那里是一片空旷无比的平地,没有雾气,也没有巨树林,只有一棵抬眼望不到树冠,纵览看不清粗细的宏伟圣树。”

“在它面前,我们渺小的像是尘埃,连呼吸都忘记了。”

“根据书中记载,这是传说中掌握迷雾与规则的神木断枝。”

“那棵原本的神木被一尊仙王斩断,散落于宇宙中,一根枝干形成了血雾森林。”

陈长生缓缓述说着,眼神中的震撼难以遮掩。

仅仅只是一根断枝,就有通天之态,那棵完整的神木会是何等奇景,陈长生三人连幻想都做不到。

修仙的世界,真是波澜壮阔....

“在神木断枝下,割除自身的一部分,便能求生,逃出去。”

在书中,秦逸割下了自己欲望的一部分——仇恨。

可他并不认为这份仇恨已经彻底割让出去了。

【我现在没有能力报仇,也不能一直想着报仇之事,让仇恨拖累修行】

【但待我重回此地时,会取走寄存在这的一切,了结恩怨】

书中对于秦逸的这段描写,让三人的精神为之一振,仿佛跨过维度的阻碍,亲眼看见了那一位意气风发,自信无边的天骄。

不过。

主角是主角,他们是他们。

陈长生三人没有这等豪情壮志,他们只想赶快出去。

于是。

他们经过商讨,作出了决定。

陈长生割下了自己“哭”的本能,张东浩二人则是舍弃了疼痛的感觉。

“…………”

“所以说,你们现在,一个不能哭,另外两人怎么样都感觉不到疼痛了?”

“是的。”

“可是,为什么血雾森林中央的那棵树会有这种奇怪的做法。”

方炎习惯性的用食指轻叩桌面,略显不解。

“我们也不清楚。”

“但根据书中的说法,这是因为【道】。”

“道?”

“没错。”

一旁的张东浩面带追忆之色,讲解道:“在《太古剑神》中,修炼到天人境界后,肉身灵魂返璞归真,可神游太虚,感悟天地大道,踏入圣境。”

“这个道,便是一种境界与超然的规则。”

“掌握一条大道,即可称圣为祖,即便放在诸天万界,也是一股强大的战力。”

“至于血雾森林中央的那棵古木,按照书中说法,乃是先天之物,天生就带有自己的道则。”

“他坚守这样的事,也许就是在坚守维护自己的道。”

张东浩在局里下令调查《太古剑神》的时候,第一时间就下载阅览了起来。

别的不说,这本书的诸多情节,从未见过,看得他那叫一个热血沸腾。

不知不觉的,他就沉迷了。

这也是为何他会在血雾森林中想起《太古剑神》。

“原来如此....”

“这么一说,《太古剑神》里,只手破虚空,提剑斩星辰的那些描写,都可能是真的....”

张东浩的解释让方炎不禁愕然。

仙途,竟是这般的壮丽诡谲。

他发现自己越是深入了解修仙,就越发对仙途充满了向往。

一个人人都有机会向上爬的道路,没有人会拒绝。

感悟大道,肉身返璞归真....

方炎不断念叨着这几个词语,忽然有些心悸,脑中浮现出关于云逸的信息。

十八岁的少年,指剑破天,剑气长河。

十八岁,这不就是肉身返璞归真吗?

剑气长河,是他的剑道吗?

掌握一条大道,便可立地成圣,在偌大的宇宙中,坐镇一方....

逻辑渐渐通畅。

方炎脸色猛地一变,急忙拿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另一边。

早早抵达江东市的王帆,特意离云逸的出租屋远远的,心中忐忑,有些踌躇犹豫。

他上次给大佬留下了不好的印象,这次前去拜访,还是多想想如何弥补吧。

王帆下意识揉搓着手,望着出租屋的方向,久久无语。

直到一阵手机铃声响起,他才挠了挠头,结束沉思。

“方局?”

“他打给我干嘛,催促我赶快进去吗....”

王帆心里一紧,接通了电话。

“你已经见到那位了吗?”

“还没,但我马上...”

“呼..那就好,你不用去见他了,现在好好待在原地。”

“啊?”

王帆一头雾水。

但接下来的一句话,让他彻底愣在了原地。

“那位存在,我亲自去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