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这是何物

“无端无故,说这些干嘛?”

林晚萤咬着银牙,心里不禁升起一抹无力,她潜意识里倒是期盼这所谓的创世神是好色荒诞的小人,这样自己就可以理所当然地强迫他做某些事,也可以用自己的方法来了解这个世界……但事实却完全出乎了她的意料,包括此时的这些话。

作为辐射万里的雪境之王,苍元国千年来第一天才,林晚萤踏上武道巅峰,强势无比,整个宗门也没有人敢对她说半个不是。

也正是如此,当话语的主导权被另一个人攥走时,林晚萤除了恼怒,还有另外一种奇妙的感觉悄然滋生,而这种情绪是她也没有意识到的。

“没有干嘛。”陈阳笑了笑,道:“认识一下,我叫陈阳。”

林晚萤点了点头,表情恢复冷淡,没有说话。

“……”

嗯,很好,这个认识仪式可以说是非常糟糕了。陈阳心里有些蛋疼,作为一名多年的网文作家,陈阳深知读者喜欢什么样的女主角,又应该要怎么去设计人物会更为讨喜。

这不仅仅是网文读者的喜好,扩大点范围来说,更是整个男同胞们的喜好。

越是高贵优雅的冰山女神,就越是能够让男人产生征服欲。而男人们就越是喜欢看这样的女神在他们面前露出害羞窘迫,却又无能为力的姿态。

用最近比较热门的一个词来说,叫做“反差风”。

该死,这画风可不能变歪,不然林晚萤一剑过来自己岂不就一命呜呼……控制着自己不要瑟瑟的想法,陈阳问道:“所以,你过来的这一缕神魂究竟是什么境界,生活节奏是跟普通人一样吗?要不要进食、睡觉之类的。”

“当然需要!”林晚萤走出了房间观察着整座屋子,慢悠悠道:“大概是先天境界吧,与常人无异。”

物理课本上说过所有的物质都是等价交换的,而眼前的林晚萤只是一缕神魂,但却能够幻化成实质的躯体,这大概已经违背了物理准则了吧……陈阳主动介绍:“这是沙发,软软的,可以坐的更舒服;这个是茶桌,平时我经常会在这里泡茶。”

“??”

林晚萤光洁的额头掠过一缕黑线,冷冷道:“陈阳,我只是不了解这个世界,寻常东西不必过多介绍。”

“好的。”

陈阳一拍额头,带着林晚萤走到厨房,道:“这是冰箱,上面是保鲜的,温度维持在0度到4度左右。下面这个是速冻柜,里面可以存放一些肉类跟生鲜,尽量延缓它们变质的时间。”

“以后你如果要生活在这里的话,肯定是需要用到这些东西的。”

说着,陈阳分别打开冰箱的门,让林晚萤可以感受到两者之间的不同。

林晚萤微垂臻首,看着老旧的冰箱,美眸里有着掩饰不住的惊讶。明明没有感受到任何灵气,但柜子里面的温度却诡异地低下,似乎是某种能量通过特定的线路来维持机器的运转。

林晚萤察觉到,被称作是“冰箱”的柜子,与陈阳写小说所用到的元幕,所运转的能量似乎是一样的。

来到卫生间。

“这个是马桶,我们尿尿的地方,用完之后在这边按一下就可以了。”

林晚萤脸蛋一红,训斥道:“下流!”

“??!”

陈阳被骂的摸不着头脑,又见到林晚萤不想多谈,只好继续介绍:“这是洗澡的地方,左边是温水,右边是凉水,用温水的时候得先打开等一会会。”

“……”

整整一个多小时,陈阳都在为林晚萤介绍着生活中的基本常识。

作为一名深居简出的网文作者,陈阳觉得自己今天说的话比一礼拜说的都多了,说得口干舌燥,喉咙冒烟。

而幸好的是,陈阳感觉到林晚萤的智商是很高的,大概有三四层楼那么高,很多东西都不用自己介绍,她就学会使用了。

终于,感觉什么都介绍得差不多了之后,陈阳带着林晚萤来到旁边的房间里。

从第二天开始直接现在,陈阳一直做的,就是淡化两人要同居的观念。

“咳咳,这里就是未来一阵子你暂时的住所。”陈阳双手扣着,解释道:“这里不是市中心,不过附近有地铁口,交通还算方便。等未来有钱了再搬大房子。”

说完,陈阳眼巴巴地看着林晚萤:“房间太久没人住了,所以有点脏,你会清洁类的法术吗?”

如果可以的话,陈阳是真的不想打扫房子啊!很累很累!

“可以。”

林晚萤点头,右手伸出,洁白的玉手身上好像流转着一层氤氲光辉,看样子仙气十足,而原本灰尘纷杂的房间在这一刻突然以一种陈阳肉眼无法捕捉到的速度产生变化!

不仅仅是这一间房间,整个房子在这瞬间都变得焕然一新!

“!!!”

陈阳很不争气地咽了口口水!

乖乖,这要是去做家政服务,一天得能赚多少钱啊……

“使用这种法术,对你的身体会有影响吗?”

林晚萤瞥了他一眼,道:“这种低等级的法术,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好吧。”

陈阳还是处于震惊之中,刚才一瞬间就收拾好整座屋子……这种以往只能出现在小说中的场景映入现实时,给他带来了极大地心里冲击!

他后知后觉地开始感受到,自己究竟是创造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出来。

“咕噜……”

正当陈阳对林晚萤的崇拜已经如长江黄河滔滔不绝时,原本寂静的房间突然传来一声奇怪的声响。

陈阳一愣,目光下意识落在她平坦的小腹上。

林晚萤脸蛋微红,道:“既然与凡人之躯无异,自然会感到饥饿。”

陈阳感慨道:“没想到仙女竟然会饿肚子……”

“你在说什么猪话?”林晚萤脸色一冷。

“没有,我说我要点个外卖。”

林晚萤没有回答,她不知道“外卖”是什么意思,但此时的她有些愠怒,不想主动询问陈阳,于是一个人默默走进屋子。

“咻咻咻!”

林晚萤柳眉一皱,对已经干净整洁的床铺接连用了好几个清洁术。

然后,她拿起一个硅胶制的物品,飘到陈阳面前,眼中闪烁着森寒危险的光芒:“这是什么?”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