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糟糕

另外一边。

治安局的第三层神秘办公楼。

秦冰郁闷无比地走进去,一位年富力强的壮年男子坐在椅子上,他身材高大,棱角分明,是三十岁少妇以上市场最受欢迎的帅哥种类之一。

见到秦冰过来了,殷道岩微微一笑:“小秦,你送陈阳回家了吗?”

“嗯。”

秦冰冷冷答了一声,自顾自地倒了杯水,随后一口全部喝掉,似乎是要这样粗暴的动作来缓解心头的烦躁似的。

“我是到达第一现场的人。”殷道岩缓缓道:“那辆发生事故的汽车已经完全报废,车上的歹徒也在车祸中丧生,尸体惨不忍睹,其中有个人的脑袋都裂开了。”

“而反观陈阳,跟歹徒处在同一辆车上,却诡异地没有受到任何损伤,只是衣服破了几个洞,这本身就是一件很诡异的事情,完全不恰逻辑!”

“我刚刚看了陈阳的体检报告跟血液报告,虽然现在的他依旧是处于一个普通人的范畴,但他的细胞活力跟染色体上的端粒却高出了一个正常人应该有的水平。”(平行世界,所以医术科技并不一样。)

细胞不断裂变再生,是属于强大的自愈恢复功能吗?秦冰蹙着眉头,道:“你的意思是,他是一位觉醒者?”

殷道岩摇头,道:“不一定,我只是觉得这件事情有些奇怪,而且他现在绝对不是一位觉醒者,顶多算是一位有着强大潜力的普通人罢了。”

如果陈阳真的觉醒了,那么在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自己就肯定发现了。

“我只是觉得,他具有觉醒的潜质。”

秦冰一瞬间有些心烦意乱,道:“那殷队长,你的意思呢?是要把他吸纳进组织吗?”

殷道岩微微一笑,道:“小秦,你具有心灵通析术的能力,这可是A级异能,你平常最需要做到的就是让自己心如止水,这样才能尽量开发你的能力。”

“但是看你现在的情绪,好像不太合格。”

“……”

秦冰咬着嫩唇,脸色稍霁:“对不起,殷队长,我刚刚遇到了一些不开心的事情。”

殷道岩挥了挥手,道:“这几天我会做个调查,如果陈阳资质符合,身世清白的话,到时候由你作为引荐人,将他领进我们组织,也算是让你跟他拉近拉进关系。”

秦冰轻哼一声,小声道:“那家伙可是个渣男!”

“什么?”

“我说我会认真完成工作的!”秦冰展颜一笑,将心里所有情绪都压下来,转身走了出去。

尽管心里对陈阳的印象分已经变成负数,但秦冰心里还是带着期盼,毕竟在不大不小的江城,觉醒的人们实在太少了。

工作是工作,私人情感又是另一方面,就算此时的陈阳真的是一个品行恶劣的坏人,那也不是她可以任意做主的借口。

孰轻孰重,秦冰拎得清。

——

“这是何种饮料?”

回到家中,林晚萤素手伸出,一杯干净又卫生的可口可乐便自动漂浮过来,悬浮于她手掌之上。

“可口可乐,一种非常出名的碳酸饮料。”

这操作把陈阳看的一愣一愣的,心里情不自禁地涌出羡慕之情,要是自己大学时候有此等能力,少说也能提前获得三年交配权。

“原来如此。”

林晚萤点了点头,昨天陈阳买了许多东西回来,其中不乏就有这些瓶瓶罐罐的东西,今天她一人在家,索性便研究了会这新世界的一些产物,意外发现这黑色液体十分好喝,确实当得起“可口可乐”的名字。

她将手中的马克杯稍稍倾斜,于是可乐洒在地上,发出“滋滋”的声响,还伴随着一阵一阵的白色泡沫。

林晚萤幽幽说道:“本王一开始还以为它是砒霜。”

陈阳:“……”

她美眸一转,注视着陈阳,檀口轻启:“那你出去这么久,事情办完了吗?”

虽然此时的陈阳穿着病号服,但因为林晚萤脑袋瓜子里并没有“病服”这个概念,所以她并没意识到陈阳已经是进过医院再出来的了。

“嗯,东西拿回来了。”

陈阳下意识地摸了摸胸口,脸色突然一变:“卧槽!我吊坠呢?!”

慌忙将身上项链取出,陈阳感觉整个人都麻住了,项链还是项链,一如既往地不知道是什么材质,但链口顶端的那一颗精致的三角吊坠却不知何时消失不见了!

“卧槽!”

陷入震惊之余,陈阳脑海里蹦出的第一个想法就是吊坠被官府拿去研究了,可细细一想又感觉不太对劲,如果真的拿去做研究,那也应该是连带着项链一起拿去研究的。

再者……秦冰身后代表的是官府,而作为一个经过九年义务教育,高等院校教育的陈阳,是一个无比信任官府的公民,他相信官府绝对不会偷偷摸摸做出这种事情!

又想到在病房里感受到秦冰体内那种神秘能量的异常,跟秦冰对待自己那种“热情”的态度,苏醒之后意外的神清气爽……陈阳心里已经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不会是融入进我身体里面去了吧?”

一想到这里,陈阳就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稍等,我打个电话。”

为了确保事情的准确性,陈阳还拨通了秦冰的微信电话(两人第一次相亲,在未见面的时候就提前加上微信了)。

秦冰很快就接了起来,声音带着疏远之意:“什么事?”

“你们有看到我的吊坠吗?一个透明三角形的吊坠,这对我来说很重要!”

“没有,所有东西都给你放在收纳袋带回去了,对于案发现场我们不会遗漏任何东西。”

“好吧,谢谢。”

“嗯。”

被秦冰挂掉电话,陈阳发呆片刻,突然喊了一声:“系统!”

“……”

脑海里没有任何声音,他身上没有系统。

林晚萤像是看傻子一样地看着他。

陈阳不死心,脑海里无声地呐喊着“系统、药老、北玄仙尊、狠人大帝之类的名词”,可惜等待他是一如既往的静止,这让陈阳倍感沮丧。

他还以为自己要开挂了呢。

没想到竟是一场空欢喜…

林晚萤洁白的玉手轻轻地覆在陈阳额头上,似乎是要确认陈阳的身体状况。

陈阳苦笑一声,尴尬地躲开了,他也不知道自己接下去会发生什么事,恐怕这世界只有小姑才能向自己解释了。

暂时将这些纷杂的思绪一扫而空,陈阳坐在沙发上抽了根烟,道:“你有没有感觉到我身体产生什么变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