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深呼吸

门口的保安为陈阳领路,带他走到了另一个通道门口,一位西装革履的秃顶男人已经站在那儿等候了,见到陈阳过来,中年人脸上笑成了一朵菊花:“您好,陈先生,您这次过来是要办理什么业务呢?”

陈阳点头致意,道:“拿之前保管的东西。”

“好的,请跟我来。”

中年人再次弯腰鞠躬,如此郑重的礼节让陈阳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他注意到了中年人铭牌上的“主任”二字,而瑞鑫又是如此高等级的银行……好像,小姑的身份似乎很不简单?!

但此时的陈阳保持沉默,在面对不熟悉的陌生环境时,他最擅长的事情就是缄默不言。这俨然成为了他二十多年来的生活习惯之一。

领先陈阳半个身位,这一位中年人始终保持着微微弯腰的姿势领路,在路过台阶跟上楼梯时都会出声提示陈阳,这样细心的服务让陈阳感觉他们比海底捞的工作人员还要更胜一筹。

穿过长长的走廊,上环形楼梯,又绕过几次铺着黑色地毯的长廊,陈阳终于来到了一间完全封闭的办公室内。

“陈先生,请稍等,您把卡给我,我去取东西给您。”

“好的。”

中年人礼貌地微笑,随后倒退着走出去,再带上门。

看到桌子上有一个崭新的烟灰缸,陈阳便点了根烟,坐在沙发上等待。

在沙发的对面正好是一个巨大的落地窗,陈阳注意到这种玻璃的视线好像是单向的,里面看得到外面,外面看不到里面,只能看到一层反光。

从这个视线看下去,虽然没有那种俯瞰城市的感觉,但也很不错了……数百万的豪车在这里显得平平无奇,并没有什么出众的地方。

年龄来到24岁,这个阶段的陈阳对车已经颇有研究,特别是那些一线豪华品牌的。而且陈阳本身十分低调,平常在外面只骑共享单车,但又有谁知道他家里还有一辆雅迪电动车呢?

哼!

“陈先生,让您久等了。”

中年人打开门进来,双手捧着一个类似于装戒指的小盒子,他把盒子推放到陈阳面前,道:“我刚刚看了下,这是二十一年前就委托保管的物品。”

“嗯……谢谢。”陈阳怔了下,二十一年前,这是小姑的东西吗?

因为盒子本身没有任何密码,陈阳轻轻一掀就打开了,里面是一个三角形的吊坠物品,在这枚三角形里面,还留有一些液体正缓缓流动,这些液体好似有着自己的生命一样,这种怪异的现象让陈阳诧异不已。

“好的,我先走了,谢谢你。”

“陈先生,请慢走。因为这是单向通道,门口有直达一楼的电梯,您直接乘坐电梯就可以了。”

“好的。”

保守起见,陈阳还是将包装的盒子揣进口袋,吊坠再挂到脖子上。

中年人对陈阳深深地鞠躬着。

陈阳看不到的视角是,中年人垂下的面庞里,藏着一抹深深的尊敬。

——

走进电梯,陈阳顺利来到楼下,也是瑞鑫银行的公众大厅。6个营业的柜台显示屏上已经排上了长长的队伍。

但就是在人这么多的情况下,整个银行却并不吵闹,一切都在井然有序地进行。

见到陈阳下来,一边的工作人员已经迎了上来:“您好,请问需要什么帮助吗?”

“没事,我……”

陈阳话还没说完,就看到了几个带着面具的人走了进来。这些面具男大摇大摆,好像是酒后的醉汉一样。

当看到这一幕的时候,陈阳愣了一下。

“不要插队!”

一位妇女脸色不满,喝止住了其中一位小丑男。

小丑男回头,龇牙一笑:“大胆,你在狗叫什么?”

妇女眼睛一睁,勃然大怒:“你辣嘛大声干嘛……”

突然间!小丑男捂住了她的嘴,另一只手凭空出现一把刀,朴实无华地朝着妇女的胸口插进去!

“呃……”

妇女脸色惨白,在小丑男怀里不断抽搐!

小丑男死死摁着妇女,语气温和:“深呼吸,深呼吸,有点痛是正常的,过一会就好了。”

这场景发生的只是在一瞬之间,当陈阳意识到不对时,一声巨大的枪声响彻银行!

“全体起立,抢劫!”

“喊错台词了,煞笔,是所有人!原地蹲下!”

“砰砰砰!”

陈阳看的眼皮直跳,几位见势不妙的人刚要转身逃跑,直接就中枪倒下!

“啊!!”

人群发出害怕的尖叫,所有人都就地蹲在地上,惊恐地看着这一群面具男,陈阳也不例外。他强迫着自己冷静,嘴唇发白地看着这一幕。

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竟然会遇到这种事情!

他只是一个普通人,充其量是个有点幽默细胞的宅男,平日里连鸡都没杀过,在面对这种情况的时候,陈阳说不害怕是不可能的。

相反,陈阳很害怕!

心脏怦怦直跳,陈阳任何行动都不敢做,生怕引起了这些劫匪的注意。

劫匪们扫视四周,他们极为规律地分散站位,领头的小丑男此时已经拿着麻袋走进去金库,里面不时传来求饶的声音。

而其中一个猪脸面具的在大厅里走来走去,他似乎是充当着一个巡逻的角色。

原本还算热闹的银行此时变得寂静无声,任何一丝一毫的声响都狠狠揪着人们敏感的神经。

“妈的,长得这么好看,最讨厌你这小白脸。”

陈阳好端端蹲着,突然被猪脸男踹了一脚,狼狈地倒下去。

“妈的……”

心里暗骂一声,此时的陈阳一点也不敢做任何动作,尽量平稳呼吸,陈阳在不引起注意的情况下默默观察四周,尽管这样的举动并没有什么用。

“呜呜呜……”

“别怕,孩子别怕。”

旁边传来婴儿的哭啼声,一位姿色好看的妇人将孩子抱在怀里,小声地安慰着。

猪脸男皱了皱眉头,没有说话。

看得出来,他们这一次的抢劫就真的只是搞钱,没有任何多余的想法。

这让陈阳的心稍微放心了一些。

“走!”

里面的小丑男扛着两袋大麻袋走了出来,陈阳安静地躲在角落,突然感觉有人在看着自己。

陈阳下意识抬头,发现他妈的真有人看自己!

小丑男!

“把他也带走吧。”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