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相亲被拒绝

十月初,静谧的咖啡厅内,小圆桌上坐着一男一女。

“你好,很高兴认识你,我是王阿姨介绍的,秦冰。”

“有多高兴?”

“什么?”

秦冰眼眸闪过一丝错愕,看着面前的男人,模样清秀,脸色带着些许苍白,头发乱糟糟的,有点像是鸡窝,穿着灰白色格子的衬衫,很像是在房间里被关了一个月禁闭的样子。

眼睛紧张兮兮的,却竭力伪装成一副平静的模样,躲闪的目光只敢时不时偷瞥一眼自己,随后那张脸竟情不自禁变红了些…

更令秦冰郁闷的是,男人回应她的那句话,让她整个人都控制不住地尴尬起来。

“……”

看到男人局促地在那边喝饮料,一点没有说话的意思。秦冰轻咬下唇,只好主动搭话,檀口轻启:“听王阿姨说,你是个大作家?”

“呃,不算吧,我只是一个写网文的,”陈阳低下了头,控制不住地摸了摸鼻子。

“网文,那就是文字工作者了,也算是一个很不错的职业……”秦冰斟酌着语言,波光潋滟的眸子注视着男人,道:“我叫秦冰,26岁,目前就职于机关单位,月收入5000,加上各种补贴在8000左右。”

“哦哦哦,不好意思。”陈阳终于明白了哪儿不对,躲掉美女的目光,连忙开口:“我叫陈阳,24岁,网络写手,每个月稿费6000-30000左右。”

说完,陈阳又控制不住地看了秦冰一眼,心脏怦怦直跳,觉得自己很不争气,但是又没办法,如坐针毡地坐在沙发,克制着低头玩手机的冲动,只能强作镇定地又喝一口咖啡。

啧,好苦…这世界上为什么会有人喜欢这玩意!!陈阳心里狠狠吐槽着。

“你们这种职业的收入波动还蛮大的,很看重KPI。”秦冰洁白如玉的手指放置在桌上,她撑着下巴,轻轻吸口咖啡,似乎应对这种场合十分得心应手。

“有五险一金吗?”

“没,不过可以自己交。”

“有存款吗?或者说有房有车吗?”秦冰解释道:“因为是相亲,所以我觉得我们敞开谈比较好。我本地有套房,不用还房贷,公积金刚好抵了。”

陈阳一阵羞耻,尴尬道:“我家里有套老宅,没车,没什么存款,去年朋友把我钱都借走了,然后不还,我没什么办法…”

“好吧。”秦冰点了点头,她看着陈阳,道:“你对未来五年,或者三年有什么目标规划吗?”

“……”

陈阳感到了一阵深深地无力。

此时此刻,在对方面前,他好像是课堂上被老师抽中回答问题的学生一样。

“我,我可能比较幼稚吧,没有什么目标。”陈阳苦笑一声,道:“如果有目标的话……大概是度过这个冬天。”

“嗯,我知道了。”

秦冰若有思索,随后展颜一笑,那是一种带着歉意又疏远的笑容:“陈先生,很抱歉…我下午还有个会要开,不能待太久。”

“嗯,再见。”陈阳明白是什么意思,双手合在一起扣着,尽力让自己的笑容更自然些:“你放心,小姑那边我会跟她说的。”

“嗯,谢谢。”

说完这句话,秦冰起身离开了。

——

“诶。”

看着女人离去那窈窕的背影,陈阳叹气一声,即便心里对这个结果并不意外,但还是由衷地感受到了深深地失落。

门当户对,才是爱情的最优解。

“又能怎么样呢,毕竟什么都比不过…”

一口气将杯子里的咖啡全部喝完,陈阳走到前台,亮出自己二维码:“结账!”

前台小姐惊讶地看着他:“刚才,刚才那位女士已经付钱了。”

“……”

收下手机,陈阳默默走出店外,扫了辆共享单车回去。

——

十分钟后,

回到阳光小区。

“今天教训了两个不知好歹的业主,真以为买了房子就是他的了?”

“刚才我看了,你的拳不够快,更不够狠,那个业主差点就爬起来了。”

“我最近看到了一本很热血的小说,五星上将退役,十万士兵护送,没想到他回家后,竟偷偷做起了保安…”

年轻的保安们摩拳擦掌地讨论,陈阳偷偷从保安亭掠过,生怕走慢了就挨上两拳。

回到家中,陈阳躺在老旧的沙发上,大厅对面是一对年轻男女的黑白照,照片中的他们有着亲切温和的笑容。

陈阳,性别男。

父母从事机密的科研工作,家境殷实,小时候的陈阳没有为钱苦恼过。

然而这一切的幸福,却在一场车祸中支离破碎,在懵懂的岁月中,留给陈阳的只有这一座空荡荡的房子。

还有培养他长大的小姑。

因为父母去世的原因,陈阳的性格一直是比较内向的,平常不太喜欢讲话,跟同学出去玩时也只会低着头玩手机,什么意见都说好。

“村上说的真对,总以为十八岁之后是十九岁,十九岁过后是十八岁,二十岁永远也不会到来…”

看着苍白的天花板,陈阳紧紧抿着嘴巴,自从上大学后时间就好像过得很快,四年时间一下子就过去了。

他根本就没有做好应对社会的准备,就被不由分说地推着向前。

也幸好是自己有点能力,在出社会后能够靠写小说养活自己。

可难过的是,转眼间的自己就24岁了,还被小姑逼着相亲……

又想到下午那个漂亮的女子,陈阳没由来的一阵郁闷,闷闷点了根烟,随后走进卧室。

因为性格内向的缘故,房间的书房一直是空缺的,陈阳喜欢码字完后就上床睡觉,起床刷个牙就可以直接码字,小小的卧室总有一种别样的温馨。

还有无法替代的安全感。

只是当走进卧室的时候,

不知道是否错觉,陈阳第一次产生了“东西好像被翻过”的感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