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序 奇怪的试验
  • 异世的希望
  • 悲伤的妖狐
  • 2349字
  • 2022-05-15 18:17:25

在月球的背面,到处都是被陨石撞击出来的陨坑,看起来是一片黑暗荒芜的景象。

然而在这片黑暗的地区,有一座陨坑似乎不时地有个光点在闪烁。如果有人在近距离看那处闪光,就会发现那里有一道紧闭着的门。

这时门内正有一团象年轻人形状的云雾在感慨:“第四千零三号试验目标又自杀了!我的灵魂基因就真的那么差吗?”

他的话引得另一团象个女人形状的云雾飘了过来说:“让我帮你看看,是不是哪里出了问题了?”

随后那女人形状的云雾,把一根‘手指’伸到了年轻人面前的一台机器中去。

过了一会后,‘她’很人性化地皱了皱眉头说:“徐明,你这个试验世界的环境设置得太飘了点,实验体在这么刺激的世界里,挺不下去是很正常的。”

那团叫‘徐明’的云雾说:“哦?那怎么办?我总得得出进化的实验结果,才能设置下一个世界啊?”

那团‘女人’说:“这样吧,你再创建一名实验体,然后先放到我的试验世界里。当主体性格形成后,再移植到你的试验世界中去,这样起码可以避免你的实验体在主体性格没形成前自杀。”

“咦?这个办法不错!我这就创建实验体。”说完云雾中分裂出了很小的一团,然后飘向了那团‘女人’形状的云雾。

‘女人’把这一小团云雾带回到她的机器前面,然后让这一小团云雾,向着机器里飘了进去……

地球上,在中国的一个小山村里,一对穷苦的中年夫妇生下了一个小男孩。

帮忙接生的邻居大婶忍不住说:“唉啊!脸上怎么有这么大的胎记啊!”

产妇这时虽然累极了,但还是忍不住看了一眼。果然,她儿子的左边脸上有一大块乌龟状的黑色胎记。她不由得担心起来,这对孩子以后的生活肯定会有很大的影响。

在小男孩刚满月时,他的父亲在上山砍柴时摔下山崖死了。

从小没有父亲的小男孩在母亲含辛茹苦的拉扯下,伴随着身边小伙伴们对他的胎记的嘲笑声,一天天地长大了。

然而在他十八岁刚考上大学时,他的母亲也因操劳过度病死了,于是他带着母亲临终然给的最后积蓄,到城里上了大学。

“哈哈!我网购的快递到了菜鸟驿站!我得赶紧去看看!”一名身穿黑色皮衣的少女,拿着手机冲向了门口。

门口外站着四名身穿黑西装的彪形大汉,其中一名迎上前问:“小姐,您这是要出去吗?”

少女兴奋地说:“短信提示说,我网购的东西到了菜鸟驿站,让我去取呢,快带我去!”

“是!”大汉一边通过空气耳麦叫司机把车开过来,一边在心里嘀咕:“网购是平民喜欢做的事,你一个身家百亿的大小姐网什么购啊?”

不一会,一辆加长版的劳斯莱斯幻影开了过来,少女和四名大汉都上了车后,向着不远处的菜鸟驿站开了过去。

这时在菜鸟驿站里,一名粗黑的青年把几个纸箱,放到了门边的电动三轮车上。然后对里面一名脸上有一大块胎记的白净少年说:“徐明,我有两个大件要送,你在这看着啊。”

白净少年抬头说:“得勒,有我呢,你去吧。”说完他又在桌面的一张纸上继续画着什么。

黑粗青年刚走,一辆加长的豪车开了过来,停在了菜鸟驿站的门口,把整个门口都堵住了。

少年被这情形惊讶到了,哪来的富豪这么霸道?把人家的门口都堵了!

黑衣少女下车后,对着少年大声说:“喂!我来取快递,快把我的快递拿来。”

少年连忙问:“请问您的取件码是多少?”

少女一听就不耐烦了:“什么取件码?你没听清楚吗?我是来拿快递的,快把我的快递给我!”

少年有点哭笑不得地说:“您不告诉我取件码是多少?我怎么知道哪个快递是您的啊?”

少女一听顿时火了!“你还敢顶嘴?阿镖!你们给我揍他,狠狠地揍!揍到他把快递拿出来为止!”

那四名穿黑西装的保镖听了后也有点无奈。他们一听就知道,大小姐这是第一次网购东西,根本就不知道取件要凭取件码的。

不过他们也知道,这大小姐向来蛮横惯了,她说要揍人就得揍人,他们要是不揍连他们自己都得遭殃。

于是他们上前把少年围在中间说:“对不住了小子,算你今天运气不好。”说完他们对少年拳打脚踢了起来。

“哎呀!好痛!你们这是干什么啊?没有取件码我怎么知道哪个件是你们的啊?救命啊!别打了!”

那名叫阿镖的保镖一把抓着少年的衣领,把他从地上拽了起来按到墙上,同时小声地在他耳边说:“我们也不想揍你,你随便拿个件给她不就完了吗!”

少年这时被打怕了,连忙大声说:“我拿!我这就拿,别打了!”

在阿镖松手后,少年赶紧从铁架子上,随便拿起一个小纸箱递了过去。

阿镖接过后来到少女面前,双手把纸箱转交给少女。

少女接过纸箱“哼”了一声后说:“早拿来不就没事了吗?真是欠揍!”

说完他们又都钻进车里,司机调头后开车走了。

少年揉着青淤的脸呲牙说:“我这是招谁了?干个兼职还得挨揍!这些都是什么人啊?”

这时黑粗青年回来了,他看到散在地上的十几个快件,脸色发绿地问:“徐明!这是怎么回事?”

少年捂着一边脸,把刚才发生的事说了一遍,然后问:“东哥,我这是上班时间被那帮神经病揍了的,应该算工伤吧?”

黑粗青年一听就来火了:“你还工伤?你不会跟他们好好说啊?还动手打坏了这么多东西。你别走!我先查查你的薪水够不够赔的。”

少年委屈地说:“我没动手啊!我是纯被打的!”

黑粗青年气愤地说:“谁信啊!人家无缘无故地打你?怎么又没人来打我?一百二加六十七加二百一十六加…”

几分钟后青年一脸鄙夷地说:“总共损坏了六百零七块的保价物品,你这几天的薪水是六百,还有几件是没保价的!算了,你明天不用来了!连个店都看不好,还大学生呢?”

少年何曾经历过这些事,他捂着脸委屈地走了出去,眼泪差点就流了出来,一瘸一拐地向他的学校走去。

这时在月球背面的陨坑里,‘女人’状的云雾说:“嗯,我看实验体的主体性格差不多可以了,你把他安插到你的试验世界中去吧。”

那团叫‘徐明’的云雾说:“是哦,在你的试验世界里没那么多夸张的刺激。实验体从小经历了大量的不平和委屈,但都不是致命的伤害,他的心理承受能力应该会煅练得比较强。看样子这次我的试验有可能会成功了。”

‘女人’云雾团说:“希望如此,接下来由你来操作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