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我的家庭1
  • 超级无敌之男神
  • 宙妤勃勃神
  • 2388字
  • 2022-05-16 10:45:26

我下车了,从一列高速火车上走下来。

我的名字叫做蓬蓬阳光,外人简称其为蓬蓬。

出生在漠拉申国的首都,拉拉市。

公元2032年止,我的年龄为20岁,身高大约为1.82米,身体结实健康。

擅长拳击格斗,打篮球,踢足球,另外,喜欢打羽毛球。

我的长相文雅,肌肤靓白,很是一个美男子。

目前,我正在拉拉市的拉拉大学就读,大4年级,马上临近毕业了。

今天中午,我刚从高速列车上下来,一脚踏上拉拉市火车站的土地。

回头看看高速列车,淡蓝色色彩的车厢,巨龙一般,窝在我的身后。

真会以为,我还在漠漠市呢!

因为,我从漠拉申国的漠漠市乘坐高速列车,到达拉拉市。

列车到达拉拉市车站之后,便不会继续前行了。

这里就是本次列车的终点站。

并且,很多外地开到拉拉市的列车,都会暂时停止不动了。

因为,拉拉市属于漠拉申国的首都,全国的政治文化经济中心。

所以,无论从哪方面看去,都是最最重要的地位。

自然,海陆空交通运输上面,拉拉市就是终点站了。

我生活在世界的漠拉申国,一个很大的多民族国家,人口足有好几个亿。

漠拉申国的经济比较发达,各种工商业很是开放,有力地刺激着每一个人挣钱生活的渴望。

我出生在漠拉申国的首都,拉拉市。

一个很大的城市,当然,拉拉市并不是全国最大的城市。

上面还有两个大城市,漠漠市和申申市,凭借人口的实力,超越了拉拉市。

这么说去,拉拉市只能成为全国第三大城市了。

不过,作为首都,城市的人口需要控制一下。

不然,会造成很多不方便,单是交通出行,便是一个瓶颈。

幸好,拉拉市虽然很大,没有超出城市的承载限度。

因此,整个城市显得美丽恬静,很适合生活的一个地方。

我的家庭在拉拉市拉拉1区第3镇第5社区第6号住宅小区。

当然,具体的详细地址还有,我家所住的房子,编号是02#,为一栋两层钢木混合结构的房子。

楼下四间房,包括一个厨房,一个餐厅,一个客厅,一个储物间。

当然,一楼还有两个小房子,分别是一楼卫生间,一楼淋浴间。

一楼的淋浴间主要放在夏天时使用。

天气炎热,一家人从外面回来,浑身会产生一些汗水。

尤其是,大家运动之后,身上的汗水会更加多。

这个时候,任何人贸然进入到主要的房间里,难免会带来卫生上的麻烦。

所以,大家回到家里的第一件事,便是到沐浴间里冲澡。

冲澡的过程很是简单,目的很明确,仅仅是冲洗掉身上汗渍。

于是,冲澡的时间很短,几分钟便可以完成这项工作。

所以,我家有五口人,即便是排队冲澡,排在最后的一个人,也不会花费很长时间。

当然,我和家人并不是如此冲澡之后,便完成一天的净身任务。

晚上休息前,每个人需要另行冲澡了。

这时,大家会在二楼的洗澡间完成这项程序。

二楼有五间卧室,基本上,一个人一间卧室。

每间卧室拥有独立的卫生洗澡间,很是方便。

同时说明,每间卧室的面积很大呀!

不然,容纳不下另外的卫生洗澡间呀!

不过,爸爸和妈妈多数情况下,睡在一间房里。

这样,便空下一间卧室。

原本属于爸爸的卧室。

不过,他依然摆设着自己的床铺等睡觉物件。

大约,不想和妈妈睡在一起时,他便回到这里睡觉了。

一个人占用一间半卧室,真是奢侈浪费,我却要暗暗啐啐爸爸。

爸爸独自拥有一间卧室,和妈妈共用一间卧室。

所以,他拥有一间半卧室。

不愧是蓬蓬家的首席掌柜人,凡事走在前面呀!

哼!我才是蓬蓬家的首席代表呢!我对爸爸充满着不服气。

爷爷和奶奶则是分开睡觉。

他们的年龄不小了,都是差不多60多岁的光景。

我初初明白人事之后,看到爷爷和奶奶分开房间睡觉,很是好奇。

为此,我问问爷爷:“爷爷!你和奶奶为何要分开睡觉呢?”

这么问话之后,我担心爷爷责怪我乱讲话,忙又跟着解释一下:“可是,爸爸和妈妈却要在一起睡觉呀!”

“呵呵!傻孩子!你太小,不懂这种事情!”爷爷冲我笑呵呵。

甚至,他说我傻乎乎。

我问话的时候,年龄倒是不大,估计就是10岁左右。

要知道,这个年龄的孩子,浑身上下充满了好奇心。

按说,孩子拥有好奇心,属于正常的情况。

甚至,还是好事情呢!

说明一点,孩子聪明呀!善于发现问题,从而去研究问题。

要知道,许多聪明的天才人物,自小的时候,就是爱问爱说话。

表面上,这种孩子的行为,很是令人讨厌。

尤其是,大人忙活事情的时候,遇到这种孩子,真是恨不能出手扇上两巴掌。

跟着,嘴里再嚷嚷两句,真是讨厌的孩子呀!

爷爷就是这种情况。

我问话的时候,他正在编制一个渔网。

爷爷已经退休了,闲在家里没有事情,他喜欢钓鱼,更喜欢使用一个小小的渔网去捕鱼。

很多时候,我家里吃鱼,不需要去市场购买,直接吃爷爷网到的鱼。

不仅仅是美味,关键是免费呀!

我的妈妈属于很抠门的人才,在很多生活细节上,常常是精打细算。

因此,她在心里,常常希望爷爷出门钓鱼。

甚至,下雨的时候,她想吃鱼了,也会盼望着爷爷去网鱼。

当然,天气不好,河边路滑,纵使爷爷的身体好,也会不安全呀!

妈妈想到这一点上,便不好意思直接说出口。

她只能在心里叹气,责怪天气不是玩意儿。

当然,她会在我的面前悄悄说:“你爷爷出门网鱼多好呀!马上可以吃到新鲜的鱼肉呀!”

我虽然小,可是,我懂得这种安全问题。

便会斜楞妈妈一眼:“爷爷的年龄大了,只怕路滑摔倒,身体有了问题,爸爸伤不起呀!”

要知道,爸爸是个孝子,很是担心爷爷和奶奶的身体问题。

算他多虑了,爷爷和奶奶原来在工厂里当工人,身体锻炼得很棒。

一般情况下,他们的身体不会有什么大碍。

爸爸担心,只是一个情感问题。

当然,还有一个面子上的说法。

似乎,爷爷奶奶的身体不好,传扬出去,外人便会以为,爸爸虐待了老人,属于不孝的逆子呀!

爸爸在一个单位里当主管,算是领导一级的人物。

因此,他很是重视外界的反应,害怕影响自己的形象。

最终,影响到他的领导饭碗。

可见,说到底,爸爸关心爷爷与奶奶,还是自私的表现。

不管怎么说,爸爸做到这一点,已经算是不错的儿子了。

要知道,漠拉申国的很多家庭里有些孩子,不孝顺自己的父母。

甚至,虐待父母,很是令人不齿呀!

这么说去,便是讨论到人性的问题了。

有的人做得好,有的人却不能做好。

唉!人性的世界,原本就是迷宫一般杂乱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