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船夫

霍玲心中震撼至极。

她听到了什么,老板居然叫这个女孩为秀秀?

仔细看去,这女孩的模样的确很熟悉,依稀可以分辨出幼年时期的影子。

是秀秀,没错了。

这就是十几年前那个冒着鼻涕泡的小跟屁虫!

多年未见,她已经长这么大了,成为了一个亭亭玉立的大美女了!

霍玲心神震动,眼眶瞬间泛红,被一层浓重的水雾所包裹。

她内心有一种强烈的冲动,想要在这个时候表明身份,抱着这个孩子大哭一场。

然而,理智帮助她压制了这股子冲动。

她也深切的知道,顾言说出这句话,本就是带着警醒的意味。

理智终于重新出现在脑海中,帮助她将那一股激动的情绪给强行压制了下来。

与此同时,顾言突然捏了一下她的手掌,目光意味深长。

她浑身一震,立马清醒了过来。

“唉,还不是时候......”

霍玲看着那张娇美的面容,终是不舍的移开了目光。

但这位多年未见的小侄女的眼神却是让她本能的察觉到不对劲。

怎么怪怪的呢?

而此时的霍秀秀却也是十分的恼火。

这俩狗男女,竟然在她眼皮子底下就开始勾搭了!

连小手都牵上了!

这可是连她都没有做过的事情啊!

这一刻,她才是真正有了一种心爱的玩具被彻底夺走的危机感。

这俩人,果然不简单!

霍秀秀心中升起了浓重的危机感,秀眉不自觉的轻轻皱起。

另一边,潘子和大奎却是悄悄的走在后面,拉住了无邪。

“嘿,小三爷这家伙什么来头啊?”

他们对于突然出现的顾言很是好奇。

看到众人对待的态度,更是心痒难耐。

吴邪看了一眼与霍秀秀并肩走在前面的顾言,小声说道:

“我也不清楚,只知道是秀秀的相亲对象,身份很神秘。”

“我们上次见过一面,手段非常神奇......”

无邪将那晚发生的事情重新诉说了一遍,脸上依旧意犹未尽,眼中精光湛湛。

这次,估计他们可以再次见识一下那让人头皮发麻的纸人。

潘子和大奎也是听的一愣一愣的,眼里闪烁着震撼。

他们见多识广,但也从未遇到过如此惊心动魄的事情。

简直打破了他们唯物主义的认知!

潘子啧啧称奇,但也没有太过于在意。

“小三爷,这一行出现什么人物都不太奇怪,但是说到下地这一块,还是得看咱们三爷!”

“没错,小三爷你还年轻,难免被一些奇怪的东西吓到,这小子虽然比你好看点,但下地还带着个如花似玉的大美人,光看这点他就不行,指定是个银枪蜡杆头!”

大奎也在一旁附和,看着顾言的神色充满了嫉妒与不屑。

潘子见状不禁骂了一句。

“你小子要是长的好看点,你也能去哪都带着大美人!”

吴邪摇了摇头,没有继续打闹。

..............

队伍前列。

霍秀秀越想越不舒服,有种头顶上绿油油的感觉。

分明还在跟自己相亲,却转头就和另一个女人深入荒山!

如今当着自己的面还在亲亲我我,未免也太不把她当回事了吧?

她觉得自己还是主动出击比较好一点。

“那个,顾言啊,这位姑娘不打算介绍一下吗?”

霍秀秀面带微笑,但却隐藏着丝丝杀气,让人不寒而栗。

顾言愣了一下,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来,自己还跟人家女孩相着亲呢,现在却被逮到跟别的女人走在一起。

的确是不太合适啊!

一时间,他竟是有些慌乱,像是被捉奸在床一般的既视感!

顾言连忙跟霍玲拉开距离,解释道:“秀秀,你别误会,这是我店里的伙计,这次她是来帮我打下手的。”

“哦,原来是这样......”

霍秀秀乖巧的点了点头,若有所思的样子十分可爱。

但她还是有些不太放心,目光中带着几分狐疑。

此时的霍玲通过二人之间的对话以及表情,也是很敏锐的察觉到了什么。

小侄女儿果然是长大了,已经开始跟小男友郎情妾意了啊!

我得暗中撮合一下!

霍玲心中暗暗下定了决心。

对于顾言她自然是十分满意的。

这是一个作为女人的直觉。

通过这短暂的相处来看,应该是个可以托付终身的人。

当然,她也确信,有着母亲霍仙姑的存在,必不可能让霍秀秀吃亏。

所以她才会如此放心。

众人随意交谈着,几分钟后来到了河边。

在老头的带领下,他们看到了河边的两条船,但船上却没有任何身影。

“老人家,船夫哪里去了?”

三叔有些奇怪的说道。

“应该还没起床,咱们先等一等吧。”

“还没起床?怎么不去叫他一下,这人还真奇怪,有钱赚都这么不积极?”

老头闻言苦笑了一番,“各位爷有所不知,我们这村子附近只有他一个船夫,也只有他才能安然无恙的过河,所以性子上有些古怪,几位贵人担待着点。”

“只有他能过?”

三叔等人顿时来了兴趣。

“此话怎讲,这河上莫非还是认人的不成?”

老头神色凝重的点了点头,“还真是这样的!”

他看向河面,带着几分惊恐说道:“我们这河不一样,是有河神老爷的,也就只给这个船夫一点面子。”

“别人只要一进那山洞,任凭千般能耐,也走不出来,尸骨无存!”

随后,老头详细的说了一番这过河的凶险,警告大家千万不要得罪船夫。

否则一旦被扔下,那一定是尸骨无存!

众人都听的啧啧称奇,但却没有太当一回事。

唯有三叔看向了河里的狗。

“驴蛋蛋,过来!”

“汪!”

小黑狗叫唤着跑了过来,在地上胡乱的嗅着。

三叔抓起黑狗,仔细的闻了一下,顿时脸色微变,眼神中浮现出凝重与忌惮。

“尸臭味,难道洞里有那东西?”

这时,吴邪也有模有样的学着凑过去闻了一下。

随后便立马嫌弃的躲了开来。

“咦,这狗多长时间没洗澡了,好骚啊!”

潘子见状顿时大笑,“哈哈,小三爷,想学你三叔啊,你还嫩了点。”

几人打闹着,三叔却是让老头去找船夫,而后使了个眼色,带着几分来到了河边。

“这狗身上有尸臭味,估计是吃死人肉长大的!”

此言一出,众人顿时脸色凝重了起来。

“那船夫呢?”

吴邪吞了下口水,脸上有些惊恐。

这些事情对于他这乖宝宝来说还是太遥远了,此时听到这等骇人的信息,顿时有点慌。

三叔凝重的看着河中心的山洞,低声道:“那船夫肯定也不简单,就算不是老头所说蛇精变得,估计也是杀人放火的角色,咱们到时候小心一点。”

说完,他又看向了顾言,想要争得一点建议。

然而却发现顾言并没有说话的意思,神色中一片平静,仿佛没有意识到危险一样。

三叔无奈的收回目光,转而对着潘子等人吩咐起来。

“上船之后记得把行李看好,黑驴蹄子什么的也备上,那山洞估计是个尸洞,咱们得做好准备......”

而霍秀秀却是看向了身旁的顾言。

“顾言,你说咱们这次会不会遇到危险啊?”

话音刚落,顾言还没说话,霍玲却是抢先开口了。

“放心吧秀秀,老板他一定会保护好你的!”

“这么娇滴滴的一个大美人,老板英雄救美还来不及呢,怎么舍得让你遇到危险?”

霍秀秀一时无言,心情越发的不爽了。

就在此时,村民老头也带着一个瘦削苍白的男人走了过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