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霍玲恢复

回到阴阳店铺,顾言立马打开了之前放在一旁的大麻袋,从中拖出一个状若疯魔的身影。

与传说中的贞子别无两样。

但她的额头上面却是贴着两张黄符,这也导致她无法动弹。

“啧,这霍玲貌似是霍秀秀的姑姑来着,倒也是缘分。”

顾言自语着,将霍玲扛在身上,带往了地下室。

“先看看能否医治妥当,然后再还给霍家吧。”

他若有所思的想着,眼中精光闪烁。

这个世界暗流汹涌,各种势力错综复杂,可并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

霍玲的身份也很神秘,涉及的秘密很多,他还是想要探索一下的。

顾言记得,霍玲似乎是因为当年误食了某种丹药,所以才变成了这个样子。

当然,也有可能是被人强行喂下的!

随后就被某个神秘势力放在了格尔木疗养院关押起来,终日浑浑噩噩的过了这么多年。

直到不久之前,被周围的人们察觉到异常,请顾言出手,方才带了回来。

“主要原因是那一枚丹药,但是这么长时间了,也不知道那丹药产生了什么变化。”

顾言皱着眉头,感觉有些棘手。

对于医药这一方面,他可是一窍不通呢。

“叫张叔过来看看吧!”

顾言自语着拿起了电话。

张叔是他做阴阳先生的时候认识的朋友,人就在隔壁,医术高超,在中医方面更有独特的造诣,想必可以帮他解决这个难题。

不久之后,一个白发苍苍但却脸色红润的老头子敲门而入。

“小言,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回来没多久,这次遇到了一些事情,需要请张叔您帮忙了。”

张叔摇了摇头,“说的哪里话,你父母不在,唯一的舅舅又是个老不正经,一天天的看不着人,也就咱们爷俩相依为伴,这点小事不用客气。”

顾言笑着点头,而后便将那霍玲搀扶出来,指着说道。

“就是她了,我怀疑应该是吞服了某种丹药导致变成这样。”

张叔应了一声,也没磨叽,直接走了过去,抓住霍玲的手腕闭上眼睛开始细细感受。

不过很快他就皱起了眉头。

片刻之后,他睁开眼睛,神色有些惊恐的说道:“这女娃娃,怎么弄成这样了?”

“什么情况?”

顾言目光一凝,立马追问。

“不知道,我得拿她的血液去化验一下,最早明天才能给你答复。”

话音落下,顾言只好无奈的扎破霍玲的手指,取出一点绿色的血液,交给张叔去化验。

张叔似乎对于这种新奇的症状也很是感兴趣,刚拿到手就迫不及待的回到自己的小屋,做研究去了。

而顾言则是不断打量着霍玲,伸手将黄符拿了下来。

失去了黄符的镇压力量,霍玲立马陷入了狂暴当中。

瘦小的身躯爆发出如同野兽般的力量,状若疯魔一般。

顾言不慌不忙,神色淡然的出手,很轻松的就将对方制服。

但这一切远没有如此轻松。

只见她的头发开始疯狂的滋生起来,仿佛没有止境一般的生长。

仅仅片刻之间,顾言的整个身体已经被无数的头发包围,变成了如同粽子一样的大茧。

他不慌不忙,出于好奇之下,甚至是主动将自己的手送了出去。

禁婆几乎没有任何思维,会下意识的攻击视线当中的一切生物。

她立马如同野兽一样咬了下去。

那两排牙齿,早已经被锻炼的如同匕首一样锋利。

顾言的手指毫无悬念的被咬破了。

但是,在他血液刚刚出现的那一刻,霍玲顿时就如同遇到了毒蛇一般,身躯剧烈的颤抖,产生了一种近乎于本能的恐惧。

她在疯狂的后退,恍若遇到了天敌。

“果然可以克制么?”

顾言神色一动,一把抓住霍玲的脑袋,将自己的血液强行灌了进去。

之前转职成为阴阳先生的时候,系统曾经给过一种特殊的奖励。

纯阳道体!

这种体质不仅修炼起来事半功倍,就连血液也对邪物有着天生的克制。

此时,效果完全展现了出来。

霍玲浑身剧震,疯了一般的挣扎,全身上下都透露出了本能的抗拒。

只可惜,抓着她脑袋的双手就如铁钳一样,难以撼动。

于是乎,顾言的血液源源不断的被灌进了霍玲的嘴里,被迫吞服了下去。

刚开始的时候,她还在不断的挣扎,力度十分之大,如受困的野兽。

但过了一段时间之后,她的眼中便是出现了几分迷茫。

脑海深处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逐渐复苏,让她瞬间陷入了对抗当中。

两种截然不同的意志力,在彼此抗衡。

这一刻的霍玲,就像是完全死机了。

而那狂暴的黑发,也陷入了停滞,并且有往回缩的趋势。

见此,顾言眼中浮现一丝喜悦。

“看来我的血液就能让她恢复!”

过了片刻时间,情况出现了转变。

霍玲似乎在有意识的吸收他的血液!

“应该是那还没有泯灭的灵智,在驱使着她吸收,想要清醒过来吧?”

看到这一幕,顾言差不多确定了,现如今的霍玲应该还有一部分意识。

很快,霍玲的这种本能行为越发的强烈。

她如同小猫一般,开始用力的吮吸手指,吃的滋滋作响。

而她的样子,则是正在逐渐朝着正常的模样发生转变。

如瀑黑发渐渐回缩,身体上的各种异常也恢复成原本的模样。

霍玲的眼里出现了几分清明。

“要恢复了!”

顾言神色一凝,期待的看向了对方的眼睛。

黑发掩盖之下的面容逐渐清晰。

他惊讶的发现,霍玲的样子竟然十分的年轻,根本没有看到任何岁月留下的痕迹!

那丹药将她荼毒多年,同时竟然也将她的身体各项机能保存了下来。

如今被顾言的血液驱散毒性,重新恢复本来面目,就跟十几岁的小姑娘一样!

而且,这张脸清纯娇媚,竟然是丝毫不输于侄女霍秀秀!

不久之后,霍玲的眼神彻底清澈了起来,再也看不到任何的癫狂与混沌。

她迷茫的张开嘴,吐出了顾言的手指头,困惑的打量着四周陌生的环境。

浑浑噩噩了太多年,如今一朝清醒,她反倒是有些不适应了。

脑海中也是一片空白。

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做什么?

霍玲的记忆还没有恢复,但却突然间察觉到了自己身体上的异常。

本就衣衫褴褛,再经历了一番打斗之后,那破旧的衣物更是破烂的不成样子。

大片春光外泄!

而且,在她跟前还有一个男人!

“啊!!!”

她瞳孔一缩,俏脸通红的尖叫了起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