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一个比一个会说话啊!

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个惊艳到让人很难移开视线的女孩。

五官精致清纯,皮肤白皙,气质如玉,却又隐约带着几分媚意,大眼睛水汪汪的,其中柔媚能将钢铁消融。

她穿着一身简单的运动服,曼妙玲珑的身材却根本掩盖不住。

“额,我可以出去了吗?”

霍秀秀小心翼翼的开口,怯怯的样子,再配上略显凌乱的秀发,给人楚楚可怜的感觉。

顾言回过神来,强行压下眼中的惊艳,转过身来淡淡的说道:“可以。”

霍秀秀松了口气,生怕他反悔似的,连忙踏出棺材。

然而刚刚脱困,她顿时就愣住了。

只见地面上正横七竖八的躺着三四个人。

这些人勉强还有点人形,但也不多了。

鼻青脸肿,嘴唇乌黑,眼神迷离,进气多出气少,像是被痛殴了一顿然后又灌了几大缸砒霜一样。

眼看是不活了!

霍秀秀心中一惊,“他们,他们这是......是你干的吗?”

她不由得看向了眼前这个年轻男子。

顾言想了想,说道:“应该算是吧。”

“那你能不能救救他们?”

“他们私闯民宅,又碰了不该碰的东西,这都是咎由自取。”

顾言冷哼一声,话语一片冰凉。

霍秀秀闻言顿时大惊失色,连忙哀求着解释:“这都是误会,其实......”

经过她的一番描述,顾言总算是明白了事情的始末。

他一脸无语的看着眼前的俏丽佳人。

“原来你就是那个相亲对象啊,你倒是挺自觉,自己就送上门来了。”

“额......”

霍秀秀有些不好意思,白嫩的脸颊悄然爬上了两朵红晕,不知所措的抓住了衣角。

这事情的确是她的不对。

不仅擅自闯入,还把人家的家里弄得乱七八糟。

自己更是一不小心被关进了棺材,还连累了几个亲戚。

好丢人呐!!

不过此时的顾言却完全没有心思理会她在想些什么。

去外面鼓捣了一阵过后,他拿着一碗不知名液体,分别灌进了倒在地上的四人嘴里。

过了没多久,一阵痛苦的咳嗽声传来,四人便是相继睁开了眼睛。

朦胧的视线逐渐清晰,他们看到了一脸担忧的霍秀秀,吴邪不禁哀嚎出声。

“大小姐,你刚刚是藏哪儿了啊?”

作为身手最弱的,他可是没少吃苦头!

就连吴三叔也是大松一口气,“霍家丫头,你还真在这里,没事就好。”

话刚说完,他们便是猛然回想起了自己等人正面临的处境,于是连忙挣扎着爬起身来。

但下一刻,他们就看到了那些恐怖的纸人正恭恭敬敬的如仆人一般分列两旁,站在一个年轻人身后。

至于那僵尸,则是消失不见了。

年轻人穿着复古的白色长衫,像是影视剧中的人物一样。

三叔定了定神,脸色凝重的双手抱拳。

“小兄弟就是这里的主人吧,我们救人心切,所以擅自闯进了这里,还望见谅!”

“稍后我会准备一份厚礼,来给小兄弟赔罪。”

他心中像是提着一块巨石,无比的紧张。

这人尚未露面的时候就能凭借着一些纸人将他们逼入绝境。

如今真身出现,想要对付他们恐怕更是易如反掌!

而解小花等人也是一般无二的神色。

无他,实力决定了一切!

就连素知三叔性格的无邪,都觉得这是再正常不过了。

他们的小命可还捏在人家手里呢!

顾言摇了摇头,挥手让那些纸人退避,淡淡的开口。

“不必如此,既然是误会,那我也不会追究了。”

“小兄弟大度!”吴三叔松了口气,旋即又想到了什么似的,试探着开口。

“不愧是扎纸匠的传人,公子果然是丰神如玉,气度不凡呐!”

闻言,顾言看了他一眼,也没说什么。

一些有见识的人认出他的身份并不奇怪。

更何况这些纸人已经足以说明一切了。

他转而看向了霍秀秀,却是不知该从何说起。

他本就不擅长这些事情,如今二人的见面又是如此的尴尬,属实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你......”

“嗯,我叫霍秀秀,是那个......”

霍秀秀匆忙接过话题,却也不知如何进行下去,羞红着脸,只觉气氛异常的尴尬。

二人对这一方面都没什么经验,等同于是小白对小白,相顾无言。

而此时,人老成精的吴三叔忽然爽朗的笑了笑,“这个,既然事情已经解决,那我们也就不在这里碍眼了!”

“这位......公子,我是老九门吴家老三,不知你如何称呼?”

“顾言。”

“嗯,顾公子,今天我们就先行告辞了,能结实你这样的少年英雄,这一趟也是没有白来,以后一定要找个机会好好的喝一顿!”

三叔拱了拱手,主动请辞。

顾言点了点头,眼中有精光闪过。

“会有机会的!”

老九门,吴家老三!

那么,其余的几位身份如何,也就不言而喻了。

他还沉浸在霍秀秀带来的惊讶之中,却没想到几位主角竟然就是眼前这几位!

而一旁的霍秀秀听到他们要离开,顿时就有些慌了。

在密室里的经历让她对顾言总有一种惧怕的感觉,但这并不是主要的原因。

最关键的是,相亲呐~

不知为何,她看到对方,总会莫名的心慌,或许是因为初步的萌生了一些好感吧。

基于男女这一方面的!

颜值原因不可忽略,也就比在座的各位看官老爷稍微差了那么一点。

还有一点则是对方的那种仿佛深渊一般的神秘感,让她不由自主的想要靠近。

少女情窦初开,难免不知所措。

但吴三叔可是老油条了。

他清楚的知道,在气氛变化的那一刻,这里已经不适合自己等人继续待着了。

故此,他很果断的要先溜一手!

“那个,你这里这么多古董,可以上交国家吗?”

而此时,吴邪却是神色很严肃的开口。

即便重伤未愈,但也依旧很坚定,将之前被纸人吓的屁滚尿流的事情完全抛之脑后。

“这些都是很有价值的,如果能上交的话,一定.......唔,三叔你拽我干啥?”

话还没说完,就被流着冷汗的吴三叔给强行拖走了。

早知道这小子很勇,却没想到还有好了伤疤忘了疼的属性!

关键这伤疤还特么没好利索呢!

但不省油的灯却不止一个。

在他之后,小哥也是神情凝重的问道:“这些手段你是从哪里学到的,你有没有......”

话依旧没有说完,就被解小花和吴三叔拖走了。

曾无数次在刀尖上舔血的三叔属实有些hold不住了。

这俩祖宗,一个比一个会说话啊!

他连忙报以歉意的笑容,拖着两个祖宗马不停蹄的朝着出口赶去。

“噗嗤!”

霍秀秀见他们如此模样,也是没忍住笑出了声。

但在接触到顾言的目光之后,却又害羞的低下了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