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报警,咋说?

陈年冷笑一声,心说我就知道。

林欣妍驱车追上来,自然不是为了送陈年去医院的。

刚才张琴从卫生间出来,不仅便秘治好了。

连常年搓麻落下的颈椎病和腰疼也痊愈了。

甚至整个人都年轻了不少!

林正国不愧是白手起家的滨海传媒业大亨。

稍加思索,就当机立断,让林欣妍无论如何都要把那瓶丹药弄到手。

这些事情,陈年并不清楚。

但哪怕是用脚指头想,他也猜得到。

“我凭什么要卖给你?”

林欣妍瞥了他一眼,淡然道:“别忘了,你妈还等着钱换肾呢。”

陈年直视前方,冷冷回道:“不劳你费心,我自己想办法。”

这个答案,让林欣妍很不满意。

她黛眉微蹙,想了想,再次提高价码。

“行吧,你把瓷瓶给我,换肾的一切费用我来负责。”

林欣妍想着,这样一来,他总该感恩戴德了吧?

可陈年却实在不愿跟她废话,拿出手机低头摆弄。

“不给。”

林欣妍以为他还在意气用事。

“陈年,我劝你想清楚。”

“爸在滨海医院有很多朋友。”

“要是惹他生气,只要一个电话,别说肾源了,就连……”

“停车!”

奔驰大G一个急刹,停在路中间。

林欣妍当然没有这么听话。

只因陈年一把掐住了她的脖子。

没一会儿,林欣妍的俏脸就憋得通红。

陈年死死盯着她满是惊恐的双眼,一字一句说道:

“林欣妍,我今天就把话撂这儿,你们要是敢动心思害我妈。”

“哪怕我妈伤到一根头发。”

“我发誓,你们一家,谁都活不了!”

说完,陈年撒开手,摔门下车。

只留下林欣妍不住的喘息。

她那嫩白的脖颈上,被陈年掐出了好几道深红手印。

她吓坏了。

结婚两年,陈年一直逆来顺受,从来都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这是陈年第一次对她动粗。

有点儿疼。

林欣妍揉了揉脖颈,心里却有种奇怪的感觉。

陈年走在街上,仍憋着气。

当初他母亲病情加重的时候,林欣妍都没说过这么多话。

如今为了一瓶丹药,居然连脸都不要了!

还敢用母亲威胁他?

“好,既然这样,那我就陪你们好好的玩!”

走了几分钟,医院已经不远。

嗤———

急刹车的声音,吸引了陈年的目光。

前方,一辆红色的保时捷911,被三辆车逼停在路边。

保时捷车主是个挺漂亮的小姑娘,虽然身材娇小,但胸猛异常。

眼看她开门下车,被几个青年围在中间,却并不显慌乱。

打头的那名青年,衣着光鲜,梳着大背头,妥妥一副绝世大反派的模样。

没想到,一开口格外深情。

“魏来,今晚这场宴会,我花了几百万,只为你一个人。”

“你要是不喜欢,可以告诉我。”

“为什么话都不说一句就走?”

魏来只觉得头疼。

她不过是来滨海玩几天,却被这家伙彻底缠上,哪儿都去不了。

这句话她已经说了好几次了,只能再强调一遍。

“张一龙,我真的对你没感觉。”

张一龙眼含热泪,拼命摇头。

他是滨海有名的贵公子,喜欢的女孩子,从没拒绝过他。

“不,我不信!”

“我知道了,你一定是怕你父亲不同意!”

“魏来,你放心,我会努力成就一番事业,让他认可我的!”

这个白痴……

魏来只想赶快离他远远的。

情急之下,她只能俏脸一红,谎称道:“我其实有喜欢的人了。”

张一龙如遭雷劈。

“不可能,你骗我对不对?”

“那个人是谁?”

陈年边走边看,吃瓜吃的津津有味。

这场戏,比偶像剧可精彩多了,起码魏来的身材就足以碾压一众女星。

不过陈年没心思再吃瓜,正打算快步离开。

只见魏来抬手一指陈年,语出惊人。

“他!我喜欢他!”

说完,她推开挡路的几人,来到目瞪口呆的陈年身边。

亲热的挽起他,一对凶器,紧贴在他的胳膊上。

“老公,你怎么才来呀。”

……美女,你认错人了吧?

陈年一脸懵逼。

虽说舍不得胳膊上传来的丰盈触感,却也不想掺和进去。

刚要出言询问。

只听那头,张一龙狂笑道:

“哈哈哈,我当是谁啊,原来是滨海第一废物女婿,陈年呐!”

“魏来,他就是个吃软饭的垃圾而已。”

“你会喜欢他?别骗我了!”

神经病吧!

我认识你谁啊?

陈年本想离去,听完这话,却不急着走了。

而魏来明显愣了一下。

心说自己的运气也太差了,随便挑个挡箭牌,就挑中了一个有妇之夫。

可话已经说出口,也没其他法子。

“我就是喜欢他!”

话音刚落,众目睽睽之下。

魏来踮着脚尖,捧起陈年的脸,直接就亲了上去。

魏来双眼紧闭,陈年却瞪大了眼。

良久,唇分。

魏来的小脸羞红。

显然,她的吻技很差。

陈年的嘴唇都被磕破了,正冒着血。

美女,你亲就亲吧,使那么大劲儿干吗?

陈年没带纸巾,只能用手背蹭了蹭血渍。

张一龙的脸都气歪了。

“魏来,你怎么能亲他!他就是个废物啊!”

“行,你喜欢他是吧?”

“你们上,给我打断他一条腿!”

卧槽?黑涩会啊?

陈年心里合计。

亲一口,就换我一条腿?

怎么看都不划算吧?

“张一龙,你疯了!”

魏来没想到,张一龙竟敢当街动手。

她有些后悔,早知如此,就不该把无辜的陈年牵扯进来。

张一龙已是被愤怒冲昏了头脑。

“魏来,你让开,我要废了他!”

眼瞅着对面六个人,手拿甩棍直冲过来。

魏来只好挡在陈年前面,不停用身体往后推着他。

“你快走!”

陈年却一步没动。

与当前两人旖旎的姿势无关。

他今晚可是学了金钟罩,还有销魂手。

心里又憋着一口恶气,正愁没处发泄。

刚好,用这几个龙套试试威力如何。

念及此处。

陈年伸手把魏来拽到身后。

轻笑一声,禁不住的意气风发。

“来,我要打十……”

可话还没说完。

噹一声。

一根甩棍就砸在他头上。

多亏金钟罩自动护体,甩棍被直接弹飞出去。

接下来的五根甩棍,也是一样被弹飞老远。

六个龙套愣在原地,看着毫发无伤的陈年,一时不知所措。

只听张一龙在后头气愤大喊。

“揍他啊!等啥呢!”

可先动手的却不是龙套们。

而是陈年。

就看到他的双手像是有魔力一般。

在六个龙套身上分别轻拍几下。

龙套们纷纷倒地。

……娇.喘不已。

这等场面,实在是太过诡异。

六名男性青年,躺在深夜的大街上,彼此热烈相拥,纠缠在一块儿。

张一龙和魏来看呆了。

连陈年自己,都咽了咽口水。

这销魂手,往后还是不要乱用了……

实在太特么销魂了。

不过,张一龙可不能落下。

陈年温和的笑着,走向今夜的偶像剧男主角。

张一龙不由退后几步,色厉内荏的说道:

“你,你不要过来啊!”

“我爸可是……”

陈年轻哼一声。

“你都要断我一条腿了……”

“我特么管你爸是谁!”

销魂手,丝毫不讲情面。

很快,张一龙就加入了地上那六个龙套的火热激情中。

一切完结了当。

陈年举起手机,对这香艳的一幕,拍了几张照片,留作纪念。

随后,也不管他们还能亲密多久,转身就要离开。

魏来连忙叫住他。

“喂,你叫陈年?”

“不,我叫大冤种。”

……

街边马路牙子上,七名男子整齐的坐了一排。

互相之间,都刻意保持着微妙的距离。

地上,满是烟头。

“张哥,要不咱们报警吧。”

“报警,咋说?”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