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你怎么不跪?

中年胖子的手,一直在抖。

拳峰也早已裂开,渗着血迹。

虽说他能猜到,陈年的手也好不到哪里去。

但还是难掩心头震惊。

只听他语气平缓,开口问道:

“小朋友,我是王宝。”

“你这么年轻,就有如此身手。”

“是从山上下来的吧?”

王宝!

陈年听着这个名字,先是默默的按了一下微型摄像头的按钮。

关闭直播。

在滨海,一直流传着一句话。

那就是,你可以不知道滨海的市长是谁。

但是,却必须牢记。

夜晚的滨海,王宝说了算。

此时,听着王宝说他来自山上。

虽说陈年完全是一头雾水,但总不会傻到摇头否认。

“王先生您好。”

“和您比起来,我这纯粹是花拳绣腿,根本上不得台面。”

其实这句话,陈年并不是谦虚。

刚才他用麒麟臂,全力挥出了七伤拳。

这会儿,脏腑早已被拳意震的生疼。

这是陈年的最强一击。

却和王宝看似随意的一拳,打成平手,甚至还隐隐落了下风。

也就是说,要论整体实力,他比王宝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王宝对这个答案还算满意,心里暗自点头。

“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陈年。”

“陈年……”

王宝轻念一句,记在心里,随后叼着雪茄吞云吐雾,问道:

“今天的事,你准备怎么收场?”

还能怎么收场?拿钱呗!

陈年不由得一阵后悔。

刚才打完就跑,多好?

非特么站在原地摆什么POSE啊?

“王先生,实在抱歉。”

“是我冲动了。”

“该赔偿多少,您说个数就成。”

就在他心疼银行卡里躺着的钱,还没等捂热乎,就要归零的时候。

只听王宝说道:“我不要钱。”

“那您……想要什么?”

“我要你。”

陈年一脸愕然。

要你大爷!

他连肠子都悔青了,早知如此,打死他都会不出这个风头。

早就领着魏来跑了。

眼下情况。

正经的打,他肯定不是王宝的对手。

实在不行,试试销魂手?

就在陈年心中纠结之际。

王宝却再度缓缓开口。

“陈年,你欠我一个人情,今天的事情就一笔勾销,如何?”

呼……

神经紧绷的陈年,长出了一口气。

不过,他还是想不通。

王宝口中的山上,到底是哪座山?

为何山上之人的一个人情,就能抵得过几个亿的赔偿?

可事情的发展,早已不是他能决定的了。

只能是硬着头皮,点头应下。

“好,我欠您一个人情。”

王宝一直看着陈年的眼睛。

发现这双眼很明亮,也很干净。

的确像是久居深山,未经俗世的人,该有的一双眼睛。

所以他更加确信了陈年的身份。

“陈年,你要记得,人情是要还的。”

这句话,不算是提醒,也并不是威胁。

听着,反而更像是道理。

陈年郑重道:“王先生,我记下了。”

王宝偏头看了一眼。

那名秘书打扮的女子立刻会意,走上前来,递给陈年一张金色的名片。

名片是纯金的,显得十分厚重。

上面只有王宝的名字和一个电话。

陈年接过,直感觉心里和手上都沉甸甸的。

这个人情,不知该怎么还。

最终,女秘书记下了陈年的电话。

在王宝的注视下。

陈年领着魏来,身后的林家姐妹,扶着林君乾。

一行人走出MODU CLUB。

月色正好,晚风微凉。

陈年低下头。

看了看拳峰崩裂的右手,难免心绪纷乱复杂。

今天,他太过自以为是了。

真当拥有了愤怒直播间,获得了一系列神奇的功法以后。

就能天下无敌了。

虽说他运气好,算是有惊无险,逃过一劫。

可是,人总要为自己犯下的错误买单。

如今他不仅欠下一个天大的人情。

还是因为王宝误会了他的身份,才得以脱身。

但终有一天,这件事情会败露。

到时候,就不会是三两句话能解决的了。

“陈年,去医院包扎一下吧。”

魏来看着陈年伤痕累累的拳峰,赶忙掏出纸巾,拉起他的手,小心的擦拭着。

陈年却轻轻抽回了手。

“没事的,你先回去吧。”

魏来知道他是心情不好,点点头,可还是有些失望。

“那……我先回酒店了。”

临行,陈年不忘叮嘱道:“到了给我打电话。”

魏来听到后,才笑逐颜开。

“嗯,好。”

目送保时捷911发动,逐渐远去。

陈年攥紧右拳,伤口的血再次迸溅而出。

他要牢牢记住今夜。

决不能再得意忘形,盲目狂妄。

见陈年一直冷着脸。

林欣妍压根儿不敢上前。

今晚陈年的表现,完全颠覆了她的认知。

她不想相信,却不得不信。

眼前的男人,再也不是能让她随意谩骂,羞辱的那个窝囊丈夫了。

她心里实在是没底,一直想着陈年说的那句:你会后悔。

不过在林欣妍看来,一切都来得及。

无论如何,还有补救的机会。

毕竟,他俩还没离婚呢!

林欣妍自己不敢去自讨没趣,却不停用眼神朝妹妹示意。

林语嫣愣了一会儿,才看明白。

小心翼翼的走到陈年身边,声音听来糯糯的,像是被吓坏了的小姑娘。

“姐夫,你能不能用丹药……”

陈年没等她说完,就回绝道:“不能!”

只见林语嫣委屈的嘟着嘴,眼眶泛红,泪水在眼底不停打转。

“姐夫,我哥伤的太重了!”

刚好,林君乾十分应景的,咳出了不少血来。

陈年心想,这特么也太巧了吧。

万一她说你死了,你难不成还咽气给我看?

陈年无所谓的轻哼了一声。

“那还不去医院?”

林语嫣看到陈年见死不救,忍不住泪水夺眶而出。

“姐夫,我求求你了!”

说着,咬咬牙,双手掩着短裙,就要朝陈年跪下。

她昨晚就见识过九转还魂丹的神奇。

今天,还吃了一颗。

她很清楚,只要有这神奇的丹药,林君乾一定能好起来。

但她这一跪,不光是为了救哥哥。

同时也是为了自己,还有姐姐,向陈年道歉。

所以,她跪的是真心实意,并不是装装样子而已。

陈年伸手扶住了林语嫣,没让她真的跪下去。

并不是他心软了。

其实,自从完成了惩罚小姨子的任务以后,林语嫣的变化很大。

虽说依旧刁蛮任性,可起码比起从前来,要招人喜欢得多。

所以陈年才会给她一颗九转还魂丹。

既算是奖励,也算是打她屁股的补偿。

可在陈年看来。

无论是为了道歉,还是为了救林君乾。

都不该林语嫣来跪。

明明是做姐姐的,竟然把妹妹推到前面来,承担一切?

这也算姐姐?

于是,陈年瞥了一眼林欣妍,冷冷开口道:

“你怎么不跪?”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