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 九劫真神齐飞鸿
  • 金仓
  • 3024字
  • 2022-05-15 19:05:02

六月十六,下午四点,阴,闷热异常。

全安街七十七号,达法商业银行,人潮涌动。

“小姐,麻烦给我取一百万,谢谢!”身高一米八七,体重九十公斤的惠民药业集团老总郭民生,由他的私人秘书阿萍陪着,正在和银行大堂经理处办理取款业务。阿萍的声音并不大,但是她说的“一百万”还是引起了大堂内的所有人的注意。

银行大堂经理听到阿萍的话,立刻微笑着引导阿萍和郭民生进入银行的VIP客户专用包间,为郭民生办理百万巨款的取款业务。郭民生是达法银行的重要客户,银行大堂经理和不敢怠慢,生恐得罪了郭民生之后,影响到银行的业务。

很快,钱就提了出来。阿萍拎起装满百元大钞的箱子,挽着和她一起过来取款的郭民生左臂,也不管别人怎么看她,娇笑着说道:“郭总,我们晚上去唱歌,好不好?”

郭总有个外号郭老五,是本市鼎鼎大名的富翁,也是赫赫有名的花花公子。他今年四十七岁,不久前刚刚和第四任老婆离婚,目前和他的独生女儿住在这个城市最有名的别墅区内。他这一次直接取款一百万,看来是有地方需要大量现金。

“好啊,晚上到你家去唱歌……”郭民生偏头看了阿萍一眼,轻轻笑道:“不过你可得……啊——你懂的。”

阿萍仰起脸来笑了,俊俏的脸上闪过些许的羞涩。

这一幕很多人都看到了,但大家都没有说话,毕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何况阿萍和郭民生的关系,似乎很多人也都习以为常,见怪不怪了。

大部分人都是这样想,也这样做的,但有一人却是并没有放过观察郭民生的机会。这人正在排队办理业务,但他的前面还有五六个人,轮到他还需要一会儿。此人名叫阿强,在这附近居住有些时间了,虽不能说很多人都认识他,但也不算是纯粹的陌生人。至少这家银行的保安都见过他不止一次了。

“老七!”在银行排队等候的阿强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那头传来的是阿强最熟悉的那个人的声音:“跟上去。”

阿强立即从队伍之中走出来,大步走向已经快要离开达法银行的郭民生和阿萍。他一边走一边打电话,看起来像是有急事要离开的样子,并未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郭民生和阿萍丝毫没有发现阿强在跟踪他们,他二人在银行门前上车,只顾着亲热,根本就没有想到有人会跟在他们的车后。他们从达法银行取出来的一百万现金就直接放在了车后排座位上,开车的阿萍和忙着占便宜的郭民生,根本就没有转头去看过赚钱的箱子一眼。

阿萍除了是郭民生的秘书,还兼任了郭民生的司机,这一点是很多老板都做过的,也并没有什么奇怪的。阿萍径自把车开到了三里外的花园别墅区,在一栋三层别墅前停车,而后郭民生笑眯眯地拥着阿萍一起走进去。

别墅附近还有几栋别墅,但有些距离,大约平时也极少和郭民生来往,这里显得有些过于安静。

郭民生很快拉上了别墅的窗帘,隔断了在不远处用望远镜盯着他们的阿强的视线。

阿强慢慢放下望远镜,启动自己的摩托车,快速返回达法商业银行的大堂。他继续排队,好像之前的急事都已经解决了。没有人怀疑什么,甚至没有人注意到这些。

排在阿强前面的是一个满脸严肃,戴着墨镜的人,此人似乎和阿强不认识,但阿强却是小声和他说道:“老大,搞定。”

这人原来是阿强的老大,也就是刚才给阿强打电话,要阿强跟踪郭民生的人。听他说道:“他们安全到家了吗?”

“是的。”阿强的话永远都十分简单,他不愿意多说废话。

“那么你马上去准备一下,今晚十一点,我们老地方见。”

“好。”阿强没再说话,他静静地等待,然后取了一点钱,从容离开银行。他在大街上随便逛了逛,骑着摩托车转了好几个大圈,确认没人跟着他之后,才回到了他家。

这个家中除了阿强之外,就只有一张床。这间二十个平米的小房间,是阿强花五百元租下来的,因为没有必要,房间里除了一张床外,什么都没有。

今天是个例外,家里有客人。这是一个阿强并不认识的客人,也是一个让阿强十分讨厌的客人——她是一个女警官。

“你是老七?”女警官先开口了:“我叫陈羽,你可以叫我陈警官。知道我找你有什么事情吗?”

阿强站在门口,静静地看着这个自称叫陈羽,冷冷的像是阿强欠了她五百万的女警官,他不想说话,更讨厌和警官说话。

“我不是来让你免费观看的,再看一眼,立马抓你进监狱,告你非礼警官。”陈羽的语气很冷,让阿强觉得很不舒服,但阿强依旧没有说话,他在等这个女警官陈羽开口。

“我只想告诉你一件事。”

“什么事?”阿强忍不住开口问这个陈羽。

“郭民生今天刚刚在达法银行提取的一百万现金,由我负责保护。所以,我希望你转告你的老大,千万别打这笔钱的主意,不然……”陈羽的手中突然就多了一把手枪,手枪也立即响起,碰地一声,她居然不顾警察的纪律,直接开枪了。

阿强没有动,子弹只是打在了他身后的墙上。但子弹划过的地方——也就是他惟一的一套西装的左肩部,已经多了一道明显的灼痕。这道灼痕彻底毁了这件衣服,以后再也穿不出去。

陈羽的枪法很好,很准、很快。她的人也很快,很快就从阿强的家里走了出去,消失得无影无踪。该说的陈羽已经说了,该做的她也做了,也是时候离开了。

阿强目送陈羽离去,没有任何表示,似乎这一枪对他来说,其实并不算什么。一会儿之后,阿强缓缓笑了笑,伸手弹了弹衣服上灼痕,缓缓走到床边,又慢慢地坐了下去。房间里什么都没有,可他却突然想喝水,他感觉很是口渴。一刹那间,这种感觉十分明显。

床上除了又脏又乱的被子外,还有一叠整整齐齐的钞票。这叠钞票是整整十万块,是上次完成任务后分给他的。他一直没有动过它们,甚至都没有多看它们一眼。

陈羽应该也看到了这些钱,但她没有多问,甚至没有提起。

这些钱是真的,每一张都是真的。可在阿强的眼里,却已经只是一堆纸,一堆废纸。

当一个人见过了数十上百亿的钞票之后,他也许突然就不再认为钞票是钱——不过是废纸罢了。

阿强从不多说半句话,也从不多做一件事,更加不会去回忆,去思考。他只做他刚刚想起来的事,并且很少会为了将来着急。现在,他想到了睡觉,然后他已经倒在了床上……

晚上十点五十九分,阿强准时醒来,也正好看到了老大和老五。他们本来有七个人,但现在,老大、老五和阿强,是他们所有的兄弟姐妹中还活着的“惟一的”三个人,因为其他人都进去了。

他们兄弟姐妹之间关系都不错,来往更是密切。所以他们可以自由进出阿强的房间,甚至都不用敲门。

“老七,你准备好了吗?”还是老大开口,老五从不开口说话,因为她是个哑巴。

阿强站起身来,伸手拍拍自己的脑袋,似乎有些不适。他伸手接过老大递过来的手套和面罩,复又习惯性地拍拍老五的肩头。老五是他们中间惟一的女孩儿,今年才刚刚二十岁。这个年龄的女孩儿,原本应该在大学学习,享受一下大学生活,但老五却因为种种原因,现在只能跟着老大和阿强他们一起做些高风险的事情。

阿强是老七,但是他远比老五大得多,他都快三十了。他们之间的排名并非严格按照年龄的大小,而是按照他们的喜好。排在阿强前面的好几个人的年龄都比阿强小。

阿强有的时候会偶尔想起进去了的其他兄弟们,但只要的时间不多,因为他总是不太喜欢回忆,或者说他不太喜欢回忆那些不愉快的事情。

熟悉阿强的人都说,阿强是一个患有孤独症的人,他沉默寡言,还不喜欢与人交往,甚至似乎对女人都没有什么兴趣。

这样的人,老大喜欢,干他们这一行,话越少越好。

不然的话,哑巴老五也不会被老大招进他的这个组织。

老五是和阿强比较亲近的人,她尽管不会说话,却会用手势和眼神表达她对阿强的亲近之意。每一次见到阿强,老五都会冲阿强笑,很纯真的笑。

这也是为什么阿强会习惯性地拍拍老五的肩头,那是他在告诉老五,他其实也有些喜欢老五。这喜欢可能单纯就是一个年级大一些的人对比自己小一些的人的那种喜欢,没有男女之情,也没有其他的感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