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枝梅气哭,汐吟学人

刚吃完饭,慕容甫生就听到有人敲门了。

他看了看汐吟,脸上带着一抹迟疑,不过最终还是从容起身开门去了。

“阿生,我爹刚从镇上回来,给我带了些干果,我特地……”,枝梅扬着声音,边说边自顾自地进了屋子。

话音戛然而止,原本神采飞扬的脸蛋儿也一下子变得僵硬起来。

“她是谁”?枝梅指着汐吟问。

慕容甫生脸不红心不跳道:“她是我昨晚上捡回来的,是个哑巴,腿也残废了,我看她可怜,就收留她了”。

枝梅闻言看向慕容甫生,满脸的不可置信,哪怕她又哑又残废,那也是个女的呀,而且还是个那么好看的女的。

他跟一个女的待在一个屋子里,那她算什么?

枝梅一肚子火气,脸上写满了委屈,指着慕容甫生的鼻子骂道:

“亏我有什么好吃的都想着你,可你却这么……这么不要脸,呸”!

换做是别人跟他说这些话,慕容甫生早就面不改色地捏死对方了。

可若是枝梅,他便下不去手了。

而他又没办法跟枝梅解释汐吟的来历,他觉得他也不需要跟枝梅解释,因此默不作声。

反倒是汐吟对突然到来的枝梅很感兴趣,这个姐姐看上去在生气啊,她指着自己是干什么呀。

汐吟想张口安慰一下她,不过想到阿生昨夜叮嘱过她以后不能在除他以外的人类面前张嘴巴,也不能甩尾巴。

所以就没有做声了。

他们两个都不说话,枝梅就更觉得他们是默认了,眼眶一下子就红了,一路哭着跑回了家。

路上也遇到了不少村民,枝梅哭哭啼啼的样子很快吸引了他们的目光,待枝梅走远了,才你一句我一句的八卦起来。

“我刚还看见枝梅捧着干果去阿生家呢,咋哭着回来了”。

“哎哟,这还不明白,肯定是枝梅上赶着,阿生不要她,这才气哭了”。

“也对哈,阿生长的那么好看,确实不一定看得上枝梅”。

“嘘,声音小点,回头传到枝梅她娘耳朵里,指定得吵你”!

几个老婶子这才齐齐噤声。

如果说枝梅是个小辣椒的话,那她娘可就是个老辣椒,脾气臭在村里是出了名的。

枝梅她爹在村里是村长,因此大家也惹不起,所以平时都是敢怒不敢言。

枝梅这边气冲冲的回了家,嚎啕大哭地引来了她娘。

“咋地啦?出去一趟哭成这样回来?谁欺负你了,娘收拾她去”!

枝梅她娘姓田,田氏生得浓眉大眼,倒也是个美人胚子。

但是脾气也不怎么好,久而久之,面相看上去就让人感觉不好惹。

这会儿听见宝贝闺女哭就要撸着胳膊出门干架。

可枝梅愣是不说话,急的田氏团团转。

她哭累了才静下心来,心道那个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的女的是个哑巴,又残废,虽然长得好看,但是阿生不一定会要她的,阿生只是见她可怜罢了,毕竟阿生心善。

要是跟娘说了,娘去闹,阿生会生气的,更不会理我了。

以后大不了经常去阿生家,看着他们两个,就知道他们有没有眉来眼去了。

“你别管”!枝梅瓮声瓮气道。

田氏闻言恨铁不成钢地长咦了一声,“老娘我在这一片就没受过窝囊气,生了个妮子,结果是个好欺负的,说出去真是丢我田秀娥的脸啊”。

田氏边说还边拍着她那张富态的脸。

……

慕容甫生家,汐吟正在努力地用喉咙发声。

“唔唔唔~”,她想问问阿生是怎么回事,可努力了半天就发出了这一声唔。

慕容甫生却眼睛一亮,这小人鱼会发声,是不是可以教她说话呀,会说话了沟通起来就不麻烦了。

他张大嘴巴,“阿~阿~阿~”。试图教汐吟发声。

汐吟立刻就学着慕容甫生的样子张大嘴巴,可好久也发不出来声。

慕容甫生虽说有点失望,不过并没有气馁,这哪儿是一下子就能学会的。

接下来的时间,他一有空就教汐吟说话,渐渐地,汐吟竟然会说阿生这两个字了。

这让慕容甫生满意的不得了,而汐吟这才知道原来阿生是这个人类帅哥的名字,因为不管他在做什么,只要她一喊阿生这两个字,他就会看向她。

时日越久,汐吟会说的话也越来越多,汐吟也告诉了慕容甫生她的名字。

慕容甫生没有发现,如今的他对对汐吟的感情已经复杂了很多……

这期间枝梅也时不时的上门,村里人也都知道了慕容甫生家里有个又哑又残废的美娇娘。

只是他藏的紧,从没带汐吟出门,因此村里人也只是只闻其名,不见其人罢了,并不识庐山真面目。

而枝梅见慕容甫生和汐吟相处很简单,加上他也不爱跟汐吟说话,反而跟她说话多些,才慢慢的对汐吟也有好脸色了。

有了好吃的还会拿给汐吟吃,见汐吟没有衣服,还把自己买的新衣服送给汐吟。

枝梅对汐吟的感觉,就像是她和阿生在一起在养一个小孩一样,这让她觉得跟阿生之间的关系越来越拉近了。

汐吟却是因此越来越喜欢枝梅了,但是慕容甫生不许汐吟在枝梅面前说话。

可汐吟真的很想跟枝梅交朋友,百般央求他。

慕容甫生被缠的没法子,叹气,“汐吟,你开口说话牙齿会被看到的,我们人类的牙齿都是这样的”,说着他专门咧嘴给汐吟看。

“可你的牙齿是尖尖的”。

汐吟闻言愣住了,脸上还带了些失落的表情,她想了很久,才软软糯糯地开口。

“我如果把牙齿磨的像你一样,是不是就可以跟枝梅姐姐说话了”。

这下换慕容甫生愣住了,他久久说不出话来。

按理说,小人鱼主动这么说,他应该是高兴的。

这说明,她开始向往跟人类相处了。

而且牙齿磨平了,就意味着,她不能再生吃鱼类了。

她距离大海越来越远,离他越来越近了。

可他现在却不那么高兴,甚至有些为小人鱼担心……

回不去大海,她会伤心的吧。

这么想着,慕容甫生突然有些发愣,他最初是想利用她的,可现在竟然开始怜惜她了。

这是怎么回事?

良久,慕容甫生才看向汐吟,目光里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汐吟,如果把你的牙齿磨平了,你以后就再也不能吃生鱼了,因为你会咬不动的,到时候你怎么回海里呀”。

他此刻改变了主意,若是她表现的有一丝犹豫,他就放她走,把她送回大海。

可汐吟还是坚定的点点头,脆生生说道:“没关系的阿生哥哥,我喜欢吃做熟的鱼呢”。

慕容甫生闻言目光灼灼地看着汐吟,这可是你要留下来的,我再也不会像今天这样萌生放你走的想法了。

沉默许久,慕容甫生帮汐吟把尖尖的两排小牙齿磨的平滑光亮。

牙齿磨平了以后,他决定教汐吟像人类一样拿筷子吃饭。

吃饭的时候,慕容甫生叮嘱汐吟,“汐吟,你现在可不能连鱼带刺的一起吃了,鱼刺嚼不碎,会卡嗓子的,会很痛”。

汐吟重重的点头,小脸明媚地说着:“阿生哥哥,汐吟知道了”。

“那我教你拿筷子好不好”。

慕容甫生自己都没有发现,他的语气慢慢温柔了起来,心态也在无形中发生着变化。

汐吟点点头。

慕容甫生就示范了一遍筷子的拿法,汐吟皱着眉头摆弄了好久也拿不好。

最后只得可怜兮兮地看着他,“阿生哥哥,我拿不好~”。

慕容甫生对她的撒娇是一点法子都没有。

他走到汐吟的身后,弯腰俯身准备手把手教汐吟,不过这个动作也把汐吟整个都圈到了怀里。

俊逸的脸庞有些脸红,“汐吟,你要这样拿”。

慕容甫生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亲自扶着汐吟的小手,帮她摆正好姿势。

而他的嘴唇刚好就在汐吟的耳边,喷薄而出的热气让汐吟的身子微微颤抖,心脏也不受控制地快速跳动起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