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又回陆地,养小人鱼

月光下,汐吟被慕容甫生抱在怀里,一头顺滑的长发如昂贵的丝帛闪着光泽倾泻而下,美的惊心动魄。

但慕容甫生却第一次没有陷入她的美貌中。

他于不经意间瞥她一眼,眼眸看上去沉静如水。

但心底早已掀起惊涛骇浪。

朝着大海的方向,慕容甫生脚下大步流星,镇静如斯。

但他却从心底里觉得此刻的自己就像是一个丧心病狂的赌徒。

他明知道若是赌输了,结局很有可能就是已经到手的人鱼在他面前眼睁睁地溜走。

而他却没有办法捉她回来,毕竟这小人鱼的实力恐怕不在他之下。

但他还是想赌那万分之一的机会,赌这个跟他只相处一天的小人鱼会留下。

而汐吟这会儿早就忘了这个人类是要把她送到大海里。

她只顾着盯着慕容甫生的脸看了,汐吟边看边在心里赞叹他可真是好看啊,比族里任何一个男鲛人都好看。

唔~除了爹爹,爹爹是最好看的,就是看上去有点凶巴巴的,不像这个人类那么温柔。

想到爹爹,汐吟的心里突然咯噔一下,糟糕!她出来这么久,也没留个口信,恐怕大家都要急坏了。

以爹爹的脾气,回去肯定少不了要挨骂挨罚。

汐吟苦着一张脸,看了看俊美的慕容甫生,脑袋里又想着发脾气的爹爹,终于在一番天人交战后。

汐吟决定:算了,不回去了,回去也是挨骂,出都出来了,就好好在陆地上玩一段时间再回去吧,况且她有点舍不得这个人类呢。

他做的鱼好好吃……

不多时就到了海边,慕容甫生向海里走去,等到水没过胸膛,才慢慢把汐吟放下去。

他摆了摆手,一脸无害道:“小人鱼,快回家吧,不要再上岸咯,下次可不一定能遇到我这样的好心人了”。

说完话,慕容甫生便潇洒转身,往岸边走去。

而汐吟一到海里,便欢快地在水中翻跃了好几次。

慕容甫生背对着大海,听到哗啦啦的水声,暗自攥紧拳头,表情阴晴不定。

看来,这条人鱼不会心甘情愿留在他身边了。

他的美食诱惑,失败了!

那么,就来硬的吧!

在水里玩够了,汐吟才用鲛人族特有的声波向族里传讯,大意是我很好,很安全,不用担心我,玩一段时间就回去之类的。

等她传讯结束,回到了岸边的慕容甫生此刻却突然转身。

仍旧是一副无害的模样,可背在身后的双手早已聚起足以致人死亡的磅礴灵力。

他知道,这一击,普通人会死,她却不会。

她只会重伤,而他就可以趁此机会契约她,让她成为自己的宠物!

他一步步往海里走去,带着势在必得。

此刻汐吟潜在水中,看到慕容甫生走过来,她眼睛里都是欢喜。

这个人类也舍不得我呢。

她身姿优美地朝着慕容甫生游了过去,待游到距离慕容甫生一步之远的地方就停了下来。

哗啦一声,汐吟从水中探出半截身子。

长发柔顺地披在身后,绝美的小脸带着俏皮的笑容,凹凸有致的身躯在月光的映衬下,宛如水中精灵。

慕容甫生神情呆滞地望着她,大脑死机了一瞬,手上汇聚的灵力也悄无声息地消散。

她……她怎么没往海里游,反而游过来了。

慕容甫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他现在的心情,硬要形容的话,那应该是三分错愕七分喜悦。

莫非他的美食诱惑,其实是成功的?

他按捺住内心的狂喜,做手势问汐吟:你怎么回来了?

汐吟撅着小嘴:我不想回海里,我想在陆地待一段时间。

单纯的她完全不知道她刚刚避开了一次危险……

慕容甫生闻言故作矜持:那怎么行,时间长了,你会被人发现的。

汐吟:我会学习你们人类的行为的。

慕容甫生还想拒绝一番再留下她,可汐吟却露出了可怜巴巴的表情。

他一下子就什么拒绝的话都说不出了。

本来,他就是要她留下的!那还说什么呢。

就这样慕容甫生抱着汐吟又回家了,来时他内心惶然,就像是一个下了注的赌徒。

回时他志得意满,因为他赢了。

慕容甫生心里是止不住的欢喜,唇角浅浅勾起,浮现出一抹浅淡的笑意。

汐吟:他也很喜欢我呢。

到家以后,慕容甫生想,既然这条人鱼是心甘情愿留下来的。

那他第一步就算是成功了。

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取得她的信任,然后让她心甘情愿地跟他契约。

既然如此,那是不是应该给这小人鱼做一身普通人穿的衣服,衣服一定要遮住尾巴。

毕竟不能一直把她藏在家里,早晚是要见人的。

小人鱼也走不了路,只会一蹦一蹦的,这样可不行。

可以给小人鱼准备一个轮椅,对外说她没法走路

然后平日里也不能让她开口,她的牙齿一定会让村民察觉出不对劲的。

慕容甫生连夜去了王奶奶家,王奶奶平时是一个人住,他的丈夫以前出海遇上鲨鱼,被鲨鱼咬断了一条腿,后来感染死了。

儿子后来也死在了海里。

他会时不时去陪着王奶奶说说话,王奶奶有时候也会帮他缝缝补补些衣服,两个孤独的人互相慰藉。

“王奶奶,您睡了吗”?咚,咚,咚,慕容甫生敲着门问道。

“是谁啊”?一道苍老的声音颤悠悠地从屋内传了出来。

“是我,阿生”!

吱呀一声,木门打开了。

“阿生啊……先进屋吧!这么晚了找奶奶有事吗”?

慕容甫生扶着王奶奶往屋内走去,他犹豫着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额……奶奶,我就是想问问,那个……您家里有没有年轻女孩子穿的衣服呀”。

慕容甫生挠着头,磕磕巴巴的问了出来,这幅样子也算是难得见到了。

“有啊!奶奶年轻时候的衣服都没有舍得扔,你要女孩子的衣服干什么”?王奶奶狐疑地问道。

慕容甫生挠了挠头,略有些尴尬。

他抱着王奶奶的胳膊晃了起来,“好奶奶,您就别问了,很快您就知道是为什么了”。

王奶奶活了那么大岁数,一看他这样子,哪里会不明白,多半是跟哪个女孩子有关系。

“你小子,可不许做坏事啊”!虽说是在警告阿生,可王奶奶的脸上是带着笑意的,谁让这孩子惯会撒娇,还甜言蜜语的。

慕容甫生忙保证道,“奶奶您放心好了,对了,我还想借您家里的轮椅用一用”!

当年王奶奶的丈夫腿断了以后,就经常坐轮椅。

“拿去吧,这些我都用不到了”!

拿着衣服推着轮椅回去以后,汐吟还没有睡,慕容甫生就把衣服递到了她的手上。

他原本还怕汐吟看不上粗布麻衣,毕竟她身上披着的衣服,料子他见都没见过,动起来流光溢彩,煞是好看。

可汐吟一拿到衣服,眼睛里就写满了欢喜。

真好,可以跟这个人类穿一样的衣服了呢。

家里只有一间房,汐吟要换衣服,慕容甫生自觉的就出去了,不过想到小人鱼在他的房间里换衣服,他就觉得脸上发热。

晚上睡觉,慕容甫生也是草席一铺,就睡到了地上。

他忽然在想,他这好像不是给自己找了个宠物,而是找了个祖宗啊……

蓝域内,鲛人族也都收到了汐吟的传讯,澜素在寝殿内是又想气又想笑。

气的是这丫头这么久了才想起来要报个平安。

笑的是刚让沧流预言完,这丫头就传讯回来了,白费了大家一番功夫。

“这丫头真是……”,澜素嘴上埋怨着,可冰冷的嘴角却化开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

浅忆也听到了汐吟的传讯,她恨恨地想着,这丫头真是命大,怎么就没让人类捉去呢。

到了第二日,慕容甫生早早的就起床做饭,还多做了一些鱼。

汐吟是闻着香味起床的。

一大盘子鱼被汐吟一扫而光,慕容甫生看着鼓着腮帮子吃鱼的汐吟,心情便好的不得了。

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厨艺有了用武之地。

钓到了一条小人鱼!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