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马有灵性,初次进宫

飞行兽的速度是非常快的,不过半天时间,他们就已到了帝都三十里外。

御灵师控制着飞行兽缓缓降落,随即便撤了阿生和汐吟身上的保护罩。

再单手捏诀,这些飞行兽们便飞回了它们该待的地方。

若是没有保护罩,普通人是承受不了快速飞行带来的压力的。

而汐吟虽说有灵力,可她刚解决了海怪,灵力一时之间还没有完全恢复,少不得要照顾一二。

待阿生和汐吟从飞行兽的背上下来以后,慕容瑞安便走上前来解释道:

“哥,帝都有一个规矩,以帝都为中心,方圆三十里内不得御飞行兽,只有少数人才有这个特权”。

阿生一脸了然地点头,“明白了”。

帝都城内住的基本都是大户人家,这些人家里基本上都是有御灵师的。

而其他的人家,虽说养不起御灵师,但是出门花钱雇御灵师,为他们御飞行兽的钱还是有的。

但他们回帝都到了城外三十里地都得骑马回去,

大户人家或许会派家里下人来接应,但一般的小门小户都是自己租一匹马就回去了,反正也不是很贵。

等他们一到家,这马不用管,自己就回去了。

因此这帝都三十里处基本上都有租马的地方,且不止一家,很是方便,当然,这地方也很是赚钱。

总而言之,有需求的地方,就有发展。

慕容瑞安带着一行人租了不少马,看上去浩浩荡荡的。

如果换做平常,慕容瑞安当然用不着租马,只要身边的御灵师往宫里传个信儿,就有下人牵着马车早早在这儿等他了。

可今日他没有让人传信回去,他想要给父皇母后一个惊喜!

一行人利落地翻身上马。

汐吟不会骑马,因此跟阿生同乘一骑。

看着马背上相拥的二人,慕容瑞安心里一阵羡慕。

不过看到阿生骑的那么稳当,慕容瑞安的心里也闪过了一些疑惑。

他的哥哥在小渔村里,从来没有学过骑马,按理说,应该是不会骑的。

就算能骑上马,也该是非常生疏的,可他怎么看着哥哥骑的非常稳当呢?

他原本还想着若是哥哥不会骑,他就给他弄一辆马车来坐,却没想到他哥骑的这么好……

慕容瑞安想不明白,索性不想了,或许就是有天赋吧,他慕容瑞安的哥哥,果然就是最厉害的。

而阿生其实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可以骑马。

早上准备从万家渔村出发的时候,慕容瑞安就把马牵到他的面前,问他能不能骑马,他当时心里也是犯怵的不得了。

慕容瑞安给他牵的这匹马通体乌黑发亮,体型庞大,又很健硕,一看就是好马,但同时肯定不好控制。

他可不会骑马啊,万一这马把他给摔了可怎么办。

然后他就象征性地摸了一下马的后背,结果就被吓得心里一跳。

因为他听到这匹马很是狗腿地告诉他,“主人,您放心的骑着我吧,我一定可以驼好您的”。

虽然奇怪为什么自己能听懂马的话,也奇怪为什么这马愿意驼他。

但是看着慕容瑞安征询似的目光,他还是点头道:“我试试吧”!

结果这一上马,果然是顺手的不得了,马儿也非常的听话。

阿生这才松了口气,看来这马儿真的是有灵性。

而刚刚租马的时候,他仍旧不经意地摸了一匹马的后背。

结果又听到了马儿说愿意驼他,阿生心里惊讶的不得了,但面上还是不动声色。

走了有一会儿,阿生突然开口,“弟弟”,

喊完以后心里也是生出了一种异样的感觉,他到现在都经常觉得喊不出口,总觉得别别扭扭的。

慕容瑞安听到阿生喊他,策马追了上来,跟阿生并排走了起来。

一脸关切问道:“哥,怎么了”?

阿生想,他怎么就能叫的这么自然呢。

“哦~我就是问问,你有没有跟手下的人交代好,让他们为汐吟的身份保密”。

慕容瑞安闻言拍了拍胸口,一脸保证道:“哥,你就放心吧,我都交代好了,他们都是可信的人,不会乱说的”。

阿生这才松了一口气。

很快,便到了帝都城门口,仰头看着城门上面龙飞凤舞的“帝都”二字,阿生觉得可真是气派啊。

慕容瑞安经常看,倒是不觉得有什么新奇的。

他看着阿生道:“哥,我们进去吧”。

阿生点头。

很快便来到了宫门口,他跟汐吟看着面前巍峨的建筑,都瞪大了双眼。

阿生没有什么文化,但也能感受到这建筑给他带来的扑面而来的厚重感。

城门口有重兵把守,每两个时辰,换一次岗。

慕容瑞安拿出了令牌,看守城门的士兵看了以后,面上依旧八风不动,随后就面无表情地开了门。

慕容瑞安手下的御灵师都回了皇子府,所以此刻只有阿生,汐吟和慕容瑞安三人。

人皇慕容敬远此时正在勤政殿处理公务,人后司徒静雅则在自己的芳华殿内休息。

慕容瑞安进了宫就直奔芳华殿,“母后!母后!我回来啦”!

慕容瑞安隔着老远就扯着嗓子喊,丝毫不顾形象。

司徒静雅听见他的声音,原本半眯着的双眼,一下子就睁开了,眼睛也看上去比平日里有神了许多。

司徒静雅今年34岁,虽说生了两个孩子,但是面上一点都不显老态,就连皱纹都看不到一根,保养的非常好。

只是仔细看,她的眉眼间都是忧郁之色,即便是听到了慕容瑞安的声音,这忧郁也只是淡下去了几分,并未完全消散。

王嬷嬷扶着她从榻上起身,有专门的丫鬟伺候她穿好鞋子,王嬷嬷这才扶着她从内室走出来。

司徒静雅走起路来,整个一弱柳扶风的模样,活脱脱的病美人儿。

刚走到外厅,慕容瑞安正好就走了进来,身后跟着略显局促的阿生和汐吟。

“安安,你可算是知道回来了”,司徒静雅一看到慕容瑞安就埋怨了起来,但嘴角的一抹笑意却还是泄露了她心底的欢喜。

“母后,您能不能别老是叫我安安啊,显得我多小似的”,

慕容瑞安听司徒静雅喊他安安,面上一下子就不好意思了起来。

“在母后眼里,你就是七老八十了,也还是小孩儿,叫你安安怎么啦”?司徒静雅好笑地看着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