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富贵醒来,枝梅道谢

可她的爹怎么不睁眼呢?

枝梅心里慌张,“娘,爹这是咋回事,一直闭着眼,他……”。

枝梅说话的时候,田秀娥的脑子就跟着转,她看自家男人确实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就想当然觉得阿生只是帮自家男人收了个尸。

因此枝梅话都没说完呢,田秀娥就嚎了起来,而枝梅只是想说她爹是不是呛水了……

田秀娥一巴掌拍在了万富贵的肚子上,边抹着眼泪哭,边破口大骂:

“你个老不死的,亏老娘以为你还活着,结果你是真的死了,你命咋这么短呢”。

几巴掌下去,不料还把万富贵给拍醒了,他突然吐了好大一口水,然后剧烈的咳了好几声。

万富贵惊恐地看着面前的田秀娥,又揉了揉眼,难以置信道:

“咳咳咳……我那婆娘也死了吗,到了阴间竟然还能遇见她,真是晦气”。

田秀娥闻言气的脸涨红,一把揪住万富贵的耳朵,如河东狮吼般一字一顿道:“你说什么”!

万富贵痛的嘴巴都歪到了一边,“哎哟哎哟,你可轻点”。

田秀娥不依不饶,瞪着眼睛道:“万富贵你可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了,老娘我活的好好的呢,怎么,看见老娘你还觉得晦气了”?

万富贵这才如梦初醒,“什么?这么说我还活着?怎么可能?我被那海怪一口吞到了肚子里,怎么还能活”?

田秀娥闻言眼圈顿时红了,手上的力道也轻了起来。

自己的男人打归打,骂归骂,可一旦听说他遭了多大的罪,立马就心疼的不得了。

她戳了戳万富贵的脑门子,哽咽着笑骂道:“定是你这老不死的太臭了,海怪吃了你就觉得难受,把你拉出来了”。

万富贵脸一黑,正想跟田秀娥继续拌嘴呢,可突然就想到了同村的几个兄弟。

他是亲眼看到他们被海怪撕扯入腹的,也就是他侥幸活了下来。

就算是被拉出来的又如何,他终究是活了,能活就算是幸运的不得了了。

他要是因为这个不高兴,那那几个兄弟的家人们该说他不知好歹了。

想到这儿,万富贵的心里也难受的不得了。

其他的失去家人的村民这会儿看到万富贵一家团圆,心里也酸涩的厉害,他们的家人,恐怕是回不来了吧。

可就算如此,他们也得问一问,“富贵,我家柱子他……”。

其他几人也纷纷问了起来。

万富贵看着他们,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说,只好默默低下了头。

看到万富贵是这反应,那几人还有什么不明白的,都捂着嘴哭了起来。

气氛一时之间又悲伤了起来。

阿生抱着汐吟这会儿也缓缓下了船,汐吟因为耗费力气和灵力太大,这会儿还没有醒过来。

有村民看到了阿生抱着汐吟,就好奇地问了一句,

“阿生,你去的时候,汐吟没上船啊,怎么回来的时候又在船上了,还看上去这么虚弱”?

阿生随便扯了个谎话,“汐吟看我划船出海了,担心我出事,就也跳进了海里,她水性不好,喝了几口海水,等回去把海水吐出来就好了”。

村民们不疑有他,“那你快带她回去吧”。

阿生点了点头,就抱着汐吟离去了,慕容瑞安也带着御灵师们紧随其后。

枝梅望着阿生的背影,眼里是化不开的柔情。

阿生哥哥一定是在乎我的,不然他怎么可能不顾危险,一声不吭地就去救我爹呢?

等回了家,田秀娥才追问起事情的经过。

万富贵就一五一十的讲了,田秀娥听的心都揪起来了。

“你说你都被吞到肚子里了,咋还能活着回来呢,难不成真是被拉出来的?我当时也就是随口那么一说”。

田秀娥这么一问,万富贵就想起来了。

他好像恍恍惚惚的时候,看到了汐吟正在打海怪,而且……她还有尾巴!

当时他只以为是死了出现的幻觉,可现在他好好的活着,那……他看到的就不是幻觉了!

万富贵心里一惊,难道是汐吟救了他?她真的是美人鱼!自家闺女没有胡说八道。

见万富贵怔愣着不说话,田秀娥心急了,歪着身子撞了他一下。

万富贵一个不察,差点摔到了地上。

“你倒是说啊,那会儿海滩上人多,我也不好细问你,我这一路上,肚子里可都憋着好多好奇呢”。

万富贵本身也不是能藏得住话的人,就老老实实地说了。

话说完,田秀娥跟枝梅都惊呆了。

田秀娥惊的是,汐吟真的是美人鱼,而枝梅惊的则是,她本以为是阿生救了爹,却没想到是汐吟救的。

枝梅最先反应过来,一脸严肃道:“爹,娘,这事儿可不能出去乱说,人家救了咱,是咱的恩人”。

田秀娥跟万富贵听了这话,心里也是暗暗称奇,可不是你以前非要张扬着说人家是美人鱼的时候了,这会儿倒懂得藏着掖着了。

不过他们也不是不知好歹的人,满口就答应了下来。

枝梅向来是个有恩报恩的人,既然汐吟救了她爹,她就得给人家报恩。

这么想着,枝梅就拎了好几条咸鱼出了门。

田秀娥在后头撵着喊道:“死丫头,你拎着老娘腌的鱼去哪儿”!

枝梅却连头都没回,气的田秀娥在原地直跺脚,可她到底没真的撵上去拦。

万二狗平时是个游手好闲的,他一肚子花花肠子,平日里也没少打枝梅的主意。

这会儿看见枝梅拎着咸鱼,他就上前搭话去了。

“哟,枝梅啊,拎着鱼去哪儿啊”?

枝梅见着他,柳眉倒竖,狭长的丹凤眼瞪了他一眼,一句话也没说,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万二狗站在原地,竟一点也不生气,用手摩挲着下巴,猥琐地笑道:“够辣,我喜欢”!

然后他就悄悄地跟在了枝梅身后,他倒要看看枝梅拎着鱼去干嘛。

看到枝梅去了阿生家,万二狗一点也不意外,嘀咕着,“早猜到你要来这儿,真是送上门倒贴”。

不过来都来了,万二狗就想着听听枝梅平时都是怎么讨好阿生的。

他也好出去宣扬宣扬,这样一来,就更没人愿意娶枝梅了,阿生也不娶她,那最后可不就剩他了。

万二狗喜滋滋的想着,一手算盘打的十里外都能听见响声。

屋内,汐吟此时也醒了过来。

“汐吟,我……我是来感谢你的,谢谢你救了我爹”。

枝梅看着虚弱的躺在床上的汐吟,面上有些不自然,但眼神却是很真诚的。

万二狗闻言立在墙根下,面上闪过了一丝疑惑,汐吟救的?他没看见她开船出海啊。

而汐吟闻言也是心里一惊,枝梅姐姐怎么知道是我救了她爹?

难道……富贵叔中间醒了看到她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