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变不出腿,喜极而泣

阿生专注地感受着鳞片的温度,温度越高,离汐吟就越近,丝毫没有注意到慕容瑞安打量的目光。

突然,他面上一喜,指着一个方向激动喊道:“朝着这个方向全速前进”!

终于,大概一刻钟左右,阿生便看到了汐吟……以及垂着脑袋不省人事的万富贵。

“快,把船靠在他们旁边”!阿生指着汐吟的方向急切喊道。

慕容瑞和御灵师看到汐吟后都震惊不已,这儿附近一条船都没有,这个女孩是什么时候来到这里的?

她怎么能游那么远?

来了这么多御灵师都没有见到活着的村民,她却救下了一个,她没有遇到海怪吗?

几乎瞬间,慕容瑞安就明白,他的哥哥就是来找这个女孩的。

他瞪着难以置信的眼睛,“哥,这……她怎么在这儿”?

阿生没有搭理他,他的眼睛一错不错地看着汐吟。

她的嘴唇怎么这么白,而且她看上去好虚弱,阿生心疼的不得了。

他本以为汐吟很轻松就可以解决掉海怪了,却没想到汐吟的说法只是安慰他而已。

是他大意了!汐吟解决海怪一定是耗费了极大的精力。

汐吟此刻的力气确实已经所剩无几了。

见到阿生后,她才松了一口气,轻轻抬眼,声音略有些虚浮,

“阿生哥哥,先把富贵叔捞上去,我快拽不动他了”。

阿生闻言连忙从汐吟手里把万富贵捞了上来。

汐吟手上顿时一松,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可双手却因为长时间用力的抓握,不受控制地颤抖了起来。

慕容瑞安见状,就想着赶快把汐吟捞上来。

他主动伸出手想要拉汐吟,却没想到汐吟突然头一歪晕了过去,整个人也开始往海里沉下去。

慕容瑞安惊呼,“哥”!

阿生这时候刚把万富贵放好,闻言扭头,结果就看到了汐吟沉入水中的一幕。

来不及思考,阿生就毫不犹豫地纵身跳入水中。

他很快就游到了汐吟身边。

大掌一捞,就把汐吟带入怀中,汐吟的腰肢纤细柔软,阿生只觉得自己一只手就能握得过来。

长发在水中披散开来,有几缕飘在了绝美而又苍白的小脸面前,平添了一种破碎的心悸。

她是那么的娇小,那么的让人想要好好保护,阿生目光饱含深情,紧接着便闭眼覆上了汐吟的唇。

这一吻深情而又热烈,许久过后,才停了下来。

阿生满意地看着汐吟的唇色,终于红润了些。

随后又下意识低头一看,这一看却愣住了,汐吟的双腿怎么没有幻化出来?

莫非只要是在水里,不管他怎么亲,汐吟都不会变出双腿?

那这可怎么办?这样一来,汐吟势必是要暴露了。

毕竟一直呆在水里也不行啊,汐吟还昏迷着呢,阿生心急如焚。

慕容瑞安这会儿在船上也是心急如焚,他盯着海面望眼欲穿,哥哥怎么还不出来?难道出了什么事吗?

他越想越心里不安,没了耐心再等下去,可他刚要招呼下属下水去看看。

“哗啦”一声,阿生就抱着汐吟浮出了水面。

为了方便把汐吟放到船上,阿生采用的是公主抱。

这个姿势一下子就把汐吟的尾巴暴露在了他们面前。

慕容瑞安看着人身鱼尾的汐吟,整个人都傻了。

御灵师也瞪大双眼,一脸怔愣。

阿生没有理会他们的惊讶,而是不慌不忙的当着他们的面又一次覆唇而上。

汐吟的双腿就这么幻化了出来。

慕容瑞安傻傻愣愣地揉了揉眼睛,是他刚刚出现了幻觉吗?

怎么尾巴一下子变成腿了?

他低头用力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嘶……好痛”。

不是幻觉!慕容瑞安再次瞪大双眼,满脸的难以置信,结结巴巴道:“这……这这……”。

阿生这才开口,“没错,汐吟的确是美人鱼”。

“什么”?慕容瑞安惊呼,“竟然真的有美人鱼”!

阿生点头,目光灼灼地盯着慕容瑞安:“你能不能帮汐吟保守这个秘密,否则我怕会给她招来杀身之祸”。

慕容瑞安当然明白这个道理,美人鱼世间罕见,一旦露面,必招来多方争抢。

可他还是很惊讶地看着阿生,没想到他的哥哥对这条美人鱼如此上心。

他反问道:“是不是我不保守秘密的话,你就不跟我回家了”。

阿生面上看不出心里的想法,但回答的很坚定:“是”。

慕容瑞安瞅了他好大一会儿,最终败下阵来,“那好吧,我会给她保守秘密的,快上船吧”。

可阿生不为所动,盯着慕容瑞安认真道:“你发誓”!

慕容瑞安一脸无奈,“好好好”,随后举起一只手,“我发誓绝不告诉任何人汐吟其实是美人鱼”!

阿生这才松了一口气,可看了看脏兮兮的船板,他有些迟疑。

慕容瑞安顺着哥哥的目光看了一眼,便明白了过来,哥哥是嫌船板太脏……

他伸出双手,自认为自己很是体贴了,“把她给我吧”!

可没想到哥哥看起来一脸不情愿的样子。

慕容瑞安只觉得小心脏瞬间稀碎,他哥这是连他也嫌弃了么……

不过最终,阿生还是把汐吟递给了慕容瑞安,他没得选择……

待他一上船,就一把把汐吟夺了回来。

慕容瑞安看着哥哥抱着美人鱼一脸温柔的样子。

默默地蹲到船角独自忧伤了。

他觉得兄弟感情有点淡薄,是不是应该想想办法跟哥哥好好联络联络感情。

……

船到了岸边以后,村民们还没有散去。

那些失去家人的,依旧在海滩上绝望地哭泣,他们呆呆地望着海面,好像下一瞬就能看到亲人回来了。

这会儿他们自然也注意到了阿生的船,发现船上除了去时的三个人,还多出了两个人。

其中一个人在阿生怀里,好像是汐吟,还有一个躺在船板上,看不清样子。

那些失去亲人的,瞬间就激动了起来,船上躺着的那个人会不会正好就是他们的亲人。

在幸运突然降临的时候,每个人都希望会降临到自己的身上,这是人之常情。

然而所谓幸运,就是万里挑一,所以百分之九十九的人,希望终究会落空,接下来只会迎来更加巨大的绝望。

慕容瑞安吩咐属下把万富贵带下去,人们纷纷围了上去。

田秀娥一看竟是自家男人,那张皱巴巴的脸一时间又哭又笑的。

枝梅自从知道她爹救不回来了以后,整个人就失魂落魄的。

田秀娥扬起嗓子,声音里都透着喜气,“枝梅,快来,你爹回来了”!

枝梅一愣,“爹回来了”?

反应过来以后慌慌张张挤进人堆里,那躺着的可不正是她爹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