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做普通人,永远陪我

大叔话落,二人就被吓了一大跳,人干!那还得了,太可怕了!

大叔一看他们这样就知道是被吓到了,连忙道:“哎呀,只要按时吃仙丸就没事了,瞧给你们吓得。

做御灵师其实也没什么不好,看上去挺风光的,最近咱们青石镇就来了好多御灵师,听说是要找什么东西”

大叔陷入思考,可惜一时之间也想不起来,只好摆手道:

“哎呀,管他找什么东西呢,主要是看人家的派头,真的是让人羡慕的不得了,个个都能腾云驾雾,手底下还都有一两头灵兽使唤呢”。

说完大叔就露出了一脸神往的样子,可惜啊,当年他老娘非不让他参加,要不然他现在也那么威风了,现在他这个岁数了,人家也不要他……

阿生闻言却一脸郑重道:“我才不想吃那什么劳什子玉灵,也不想做御灵师,我觉得做个普通人挺好的”。

说完就挥了挥手,“大叔,我们走啦,谢谢指教”!

说完两人就出了青石镇,只留下大叔站在原地怅然若失,做普通人挺好的……

万大力牵着牛一直在路边张望,他脚板不停地拍打着地面,惊起一团黄土。

好不容易才看见人,万大力就扯着嗓子,不停招手,“阿生!汐吟!这边~”。

阿生一下子就看到万大力了,也看到板车上已经坐了好几个人,好像就差他们俩没到了。

“我说你们两个小娃娃,逛的都迷了吧,都等着你俩呢”。

阿生挠挠头,颇有些不好意思,汐吟也红着小脸上了车。

万大力见众人都没有抱怨,也就没多说他了。

驾着牛车,一鞭子下去,板车就动了起了,身后的黄土也一下子飞扬了起来。

到了万家渔村,板车上就剩阿生跟汐吟了,等到了万大力家门口,阿生开口:

“大力叔,就在这儿把我们放下来吧”。

板车应声停了下来,阿生跟汐吟拿了东西下车。

汐吟把手上的一袋糖葫芦给了万大力,笑吟吟地说着,“大力叔,这是给你家孩子买的”。

汐吟话刚落,阿生就摸出了一串铜钱,递给了万大力,面色憨厚,“大力叔,车钱”。

万大力收了车钱,但怎么也不肯收糖葫芦,三十几岁的汉子,因为常年干活风吹日晒,脸色黝黑发亮,却在此时,愣是能让人看出来脸庞绯红。

他推托着,“这怎么好意思呢,你们俩也是孩子,自个儿留着吃吧”。

糖葫芦被推了回来,汐吟求助般地看着阿生,阿生接过袋子,重新放回到万大力的手里,

“叔,我们自个儿也有,别客气了,拿着吧,这些年你帮我不少,权当小小心意,再不收,我可不高兴了”。

说完还像回儿地板起了脸,好说歹说,万大力才收下了糖葫芦。

平日里惯爱开玩笑的他,难得有些拘谨起来,或许是没想到以前都是他给阿生送东西,现如今,两人对调了过来,这种感觉,挺怪异的。

看着阿生手里的大包小包,万大力想了想,还是把阿生扯到了一边,语重心长道:

“阿生,你有钱了,可不能大手大脚,得慢慢花知道不,花完了以后你跟你媳妇咋办,难不成你还能再那么好运气地捡颗珍珠啊”。

阿生听了这话就有些想笑,我可不就是那么好运气,有时候甚至一次捡十几颗呢……

不过他知道大力叔是好意,郑重点头,“叔,我知道”。

万大力摆了摆手,回去了。

阿生跟汐吟就拎着东西直奔王奶奶家。

到了王奶奶家,阿生熟练地起火,煎药,药煎上以后,就开始炒菜做饭。

王奶奶生病了,吃些清淡的比较好,阿生炒了一个青菜,煎了一条鱼,又煮了一份紫菜虾皮汤。

汐吟就陪着王奶奶说了今天的见闻,两人的笑声时不时传进阿生的耳朵里。

阿生虽然忙碌着,但听着笑声,脸上却露出了真切的笑意,这,或许就是一家人的感觉吧。

热腾腾冒着热气的饭菜很快被端上桌,“汐吟,你先来吃饭吧,我先喂奶奶喝药”。

汐吟怕烫,没有抢着喂药,闻言乖巧地坐到了桌子旁,不过她并没有动筷子,安静地看着阿生给奶奶喂药,她要跟阿生哥哥一起吃。

一碗药喝完,阿生便拿了一颗蜜饯喂到了王奶奶嘴里,关切地问:“奶奶,吃了蜜饯还苦吗”。

王奶奶听了这话,眼角莫名就湿润了起来,她中年丧夫,晚年丧子,一生凄苦,这药的苦味儿跟她心里的苦比起来,算的了什么啊。

她一脸慈祥地看着阿生,多亏有这孩子,为了她跑前跑后,就算是没有蜜饯,她这会儿心里都甜的不得了,更何况这孩子还能想到给她蜜饯吃,这份难得的孝心,才是甜到了人的心里。

“不苦,不苦,奶奶甜着呢,好孩子,你快些吃饭吧”。

阿生这才坐到了饭桌前,这会儿饭菜也没那么热了。

待吃完饭收拾好碗筷,阿生跟汐吟这才离开。

一路上,汐吟都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等到了家,汐吟突然用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盯着阿生,

“阿生哥哥,人类老了都会生病吗,会死吗”?

“基本上都会生病啊,也当然会死的,生老病死是每个人都要经历的啊”,阿生说的很是漫不经心。

说完了以后才想起来问,“你怎么会突然问这个啊”?

汐吟听完阿生的话以后,就难过了起来,甚至眼眶里已经聚起了眼泪,

“阿生哥哥,那这样的话,你就不能永远陪着汐吟了对不对,我们鲛人族,可以活好多年好多年好多年的”。

随着她的话,珍珠一颗颗滚落。

阿生这才反应过来,连忙安慰,“汐吟,别哭了,虽然阿生哥哥活不了那么久,但是你会一直记得我的对不对,

只要你一直记得我,我就会在你的心里,那么,你在,我就在,阿生哥哥一直在你的心里陪着你”。

汐吟止住眼泪,呆呆地摸着心口的位置,喃喃道:“汐吟一直记得阿生哥哥,阿生哥哥就在汐吟的心里,汐吟的心里住着阿生哥哥……”。

汐吟越说,眼睛越亮,表情也越发生动了起来。

随后郑重说道:“汐吟,会永远记得阿生哥哥的”。

灯息,锁落。

阿生侧身躺在床上,眼角无声地落下了一滴泪。

汐吟,阿生哥哥很自私,从小到大,没有人陪过我这么久,阿生哥哥求你了,永远陪着阿生哥哥好不好,没有你,阿生哥哥好像都没有活下去的理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