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渺兮被抓,应劫者现

就在他胡乱猜想的时候,浅忆却冷冷地告诉他,让他三日后来这里,她会送给他一个鲛人。

穆青目瞪口呆地看着她,不敢相信鲛人会说这样的话!

可浅忆却看也不看他,一头扎进海里,浅粉的鱼尾在空中划了一个漂亮的弧度,便没入水中。

随后眨眼间便在穆青眼前消失不见,这一幕让他大受震撼。

鲛人在水中的速度未免也太快了吧!

沧澜大陆上的御灵师分为筑灵境,通灵境,御灵境和契灵境。

再往后,就看御灵师的灵力有多雄厚,能御多少种灵物了。

能同时御的灵物越多,自然就越厉害。

穆青身为御灵师,年纪轻轻便修炼到了契灵境,更是可以同时控制数种灵物。

他自认能力卓绝,这才自信满满地出海捉鲛人。

却没想到,还没怎么比划呢,就被鲛人一尾巴给打落到水里了。

而他只能堪堪做到以灵力和鲛人沟通。

看清了自己和鲛人的差距,穆青心里不由得一阵后怕,只觉得自己是死里逃生出来的。

见鲛人已走,穆青运起灵力,从水中升腾而起,又随手捏了一个“烘干诀”,这才稳稳地落在了小船上。

他回想起鲛人说的话,心里有些疑惑,平白无故地,这鲛人为什么要把同类送给他。

穆青一时之间想不通,也就不想了,以灵力催动小船快速行驶。

这儿附近有个小岛,这三日,他就在岛上待着吧。

三日后,一切便会揭晓。

浅忆是渺兮的好闺蜜,两人自小一起长大。

她们都喜欢澜素,可澜素只有一个,而他只爱渺兮。

浅忆只能把不甘心和嫉妒都吞进肚里,用笑容来掩饰悲伤。

澜素和渺兮有多恩爱,她的心就有多痛苦。

今日这个人类说想要抓鲛人回去,浅忆一下子就恶意地想着,要是把渺兮抓走多好,没了渺兮,澜素一定会爱上她的。

这个想法在她的心里生根发芽,一发不可收拾……

转眼到了三日后,浅忆趁着澜素不在,找到了渺兮。

“渺兮,我有一些话想单独跟你聊聊,关于澜素……”。

渺兮快要生产了,她感觉身子越来越沉重,本来是想拒绝浅忆的。

可一听到跟澜素有关,她便决定听浅忆聊聊。

“好啊”,渺兮温婉地对浅忆展颜一笑,笑容中散发着母性的光辉。

浅忆厌恶透了这样的笑容,好像在时刻提醒着她,她只是个失败者而已。

按捺下心里的厌恶,浅忆上前笑着拉住渺兮的手。

带动着她往跟人类约定的地方游去。

“浅忆,怎么越游越远了啊,都要出蓝域了”。

“渺兮,你怕什么,我是你最好的姐妹,还能害你不成吗,只是想找个没有族类的地方跟你好好说说话而已”。

“那好吧~”。

到了地方,浅忆停下来了,她四处看了一眼,还没看到人类的身影。

渺兮看她四处张望,不由得开口问了起来。

“好吧浅忆,你到底要跟我说什么跟澜素有关系的事儿啊”。

浅忆回神,此时她的脸上绽放了一个大大的充满恶意的笑容。

她缓慢而又轻柔地说道:“当然是……除掉你,和你腹中的孩子,然后让澜素娶我啊”。

渺兮一下子睁大双眼,浅忆的话让她如坠冰窟。

她马上反应过来,转过身就要往蓝域游过去。

可,为时已晚。

浅忆很快拦住了她的去路,双手运起灵力,汇聚成一个蓝色的球。

直直的朝着渺兮的肚子打去。

渺兮为了护住肚子,自然是备受掣肘,很快便被耗尽灵力和力气。

浅忆就在这时,又一次朝着渺兮的肚子打去。

“啊……”,渺兮痛苦地叫着,精致绝美的小脸一下子变得煞白,五官也扭到了一起。

好难受啊!她觉得五脏六腑像是被碾碎了一样,还不如直接死了舒服!

她感觉她要生了!好痛啊!

就在这个关头,穆青到了。

他看到了浑身是血满脸痛苦的渺兮,和笑的一脸得意的浅忆。

以灵力跟浅忆沟通。

“这就是你送给我的鲛人吗”?

浅忆扬着下巴,“正是,还不错吧,她可是我们鲛人一族的海后”!

穆青闻言一脸震惊地看着渺兮,这个女人竟是海后!

那他把她捉走,海皇会放过他吗?

似乎是看出了穆青的担忧。

浅忆笑的一脸邪恶:“放心吧,你只管把她带走,后续一切麻烦我来解决”。

得到了浅忆的保证,穆青放心了,此刻他的脸上贪婪尽显。

而在两人沟通的时间里,渺兮已经用尽全力,痛苦地生下了她的孩子。

就在她生下孩子的这一刻,正在闭关的族老沧流,紧闭的双眼立马睁开了!

他的脸上一阵狂喜,应劫者降世了!竟然这么快!

快速以手捏诀,似乎是确定好了什么,随后快速朝着一个方向离去,只看得到一个残影。

而这边,渺兮还没来得及看上孩子一眼,就被浅忆一把夺了过去。

穆青也在此刻运起灵力,把渺兮抓到了船上。

离了水,渺兮感觉更加痛苦了,带血的浅蓝色的鱼尾弱弱地拍打着船板。

“不要啊……放过我的孩子……求求你了浅忆”,渺兮惨白的嘴唇翕动,发出了微弱的乞求声,看上去又惨又可怜。

可浅忆不为所动,她疯狂地笑着。

“哈哈哈!没想到一直高高在上的海后也有这么狼狈的时候,孩子?”

她收起了狰狞的笑意,满脸都是阴狠。

“你以为我会留着她吗?我要当着你的面掐死她”!

说着她的双手便放到了孩子脆弱的脖颈上,猛的一用力,那刚出生的红彤彤的婴儿便哭的撕心裂肺。

渺兮看着这一幕,听着孩子的哭声,只觉得心都要碎了。

渺兮心在滴血,身为母亲,是她没能保护好孩子!她的孩子才刚出生就要承受这些,她本该享受着最好的宠爱啊!

“不……不要啊”,渺兮眼睛发红,朝着浅忆嘶吼道。

她朝着浅忆的方向伸出手,像是要抓住什么一样,却因为体力不支,伸出的手臂很快无力地垂了下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