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我要亲亲,身世盘问

吃过午饭,慕容甫生刚洗完碗,汐吟就有些迫不及待,“阿生哥哥,汐吟要亲亲”。

说完还指了指自己的尾巴,一本正经道:“可以变出腿的”。

慕容甫生经过两次无意中的亲吻后,脸皮也练的比先前厚了点,谈起亲亲这种事儿,脸也不会轻易红了,只是心还是会莫名地漏两拍。

他面不改色,淡定问:“汐吟是想出去玩”?

汐吟重重地点了点头,用亮晶晶的大眼睛期待地看着他。

慕容甫生心叹,我可以拒绝吗?结果不知道是恍惚了还是咋回事儿了,一不小心竟然把话说出口了。

糟糕!他恨不得给自己两个大耳刮子,阿生小心翼翼看向汐吟。

果然,汐吟听完后,就气的哼了一声,小嘴儿一瘪,头也偏向一边,看也不看阿生。

气呼呼道:“阿生哥哥你刚刚说什么?汐吟没听清”。

慕容甫生一看小人鱼大有要发飙的架势,连忙不争气地改口,一脸讨好地蹲在汐吟面前,“额……我是说我永远不会拒绝汐吟啊”。

汐吟撅着小嘴儿斜眼看阿生,仍旧有些气闷,故意拔高声音问:“真的吗”?

慕容甫生看着她撅着小嘴儿虚张声势说话的样子,实在是想笑,但是他不敢。

“真的啊,阿生哥哥什么时候骗过汐吟呢”?慕容甫生一脸认真,语气里有一丝诱哄的意味。

汐吟好哄,一下子就不生气了。

小脑袋瓜子微微扬起,露出了白皙脖颈的优美曲线,傲娇地看着慕容甫生,“那汐吟现在就要亲亲”。

慕容甫生看着汐吟此刻明媚娇艳的模样,忍不住心神一荡,喉结也上下滚动了起来。

心神恍惚间,他就已经一手按着汐吟的小脑瓜子吻了下去,这一吻,缠绵缱绻。

汐吟都快迷糊了,慕容甫生才放了她。

“怎么样汐吟,你还满意吗”?你,还满意阿生哥哥的吻吗?阿生充满磁性的声音带着一丝嘶哑,看向汐吟的眼神也愈发幽深。

小人鱼还真是个尤物,仅一吻就让他舍不得再放开。

汐吟脑袋从没有像现在这么晕过,但是这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却让她觉得非常舒服。

口腔里充斥着阿生哥哥的味道,汐吟的小脸儿微红。

阿生哥哥今天的亲亲……似乎跟前两次很不一样呢。

汐吟晕晕乎乎地点头,被滋润过的鲜艳红唇一张一合,声音依旧是该死的甜美软糯:“唔~汐吟很满意”。

汐吟的话,就像钩子一样,直勾的阿生心发颤。

他强壮淡定,“汐吟满意就好”,话落,便忙不迭地喝了好几口凉茶,这才感觉微微舒缓了些。

他这会儿觉得自己现在好像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儿,刚好家里的水缸也快见底了,他准备出去挑几趟水。

正好汐吟自己出门他也不太放心,刚好可以陪陪汐吟。

“汐吟,你不是想出去吗,正好我去挑水,咱们一块出门吧”。

汐吟看着刚幻化出来的双腿,兴奋地不住点头。

一路上,慕容甫生挑着水桶,汐吟蹦蹦跳跳的跟在他身边。

“汐吟,慢点儿,别摔着了”。

“知道啦”,汐吟嘴上答应的挺快,可还是蹦蹦跳跳的。

慕容甫生无奈扶额,算了,她第一次出门,难免这样……

村子中央有颗大树,枝干粗的要三五个人手拉手才能抱得下,树上枝叶繁茂,不少鸟儿在上面搭巢,远看过去青葱郁人。

这会儿树下坐的都是村里的婶子们,她们在一块儿拉家常。

慕容甫生远远地看着那颗大树,想着小的时候,这棵树就已经这么粗了,也不知到底存活了多少年。

那时候他还经常跟村子里的小伙伴们在大树下面玩,树顶鸟儿们叽叽喳喳,树下是孩子们的嬉闹声。

一到傍晚,各家各户的烟窗口就升起了袅袅炊烟。

不多会儿,就能听到大人们扯着嗓门儿喊自家孩子回家的声音。

每每这时,他总会觉得有些失落,这么多家灯火,没有一盏是为他而亮。

但他心里还是很感恩,因为这么多盏灯火,都曾为他而亮过,虽不是他终生可停靠的港湾,但都曾为他遮风避雨。

想到这里,慕容甫生扭头看向汐吟,竟隐隐有一丝深情的意味,如今,他也有人陪了。

可,小人鱼会陪自己多久呢。

慕容甫生收回目光,掩去了眼底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面上一片泰然。

一个大婶看着他挑着担子走过来,开口,“是阿生啊,又去挑水了”。

“是啊婶子”。

“阿生最近挑水明显比以前频繁喽,不过家里多了一个人,用水确实会多些”,大婶揶揄的笑,边说边看向他身边的汐吟。

大婶这话一落,周围的几个婶子都笑了起来。

慕容甫生倒觉得没什么,淡然自若地回话,“婶子,我们先过去挑水啦,你们聊”。

不料大婶打趣道:“阿生,不至于吧,把小媳妇儿看这么紧,你把她留下来跟我们说说话,婶子们又不会吃了她”!

慕容甫生闻言有些迟疑,他看向汐吟,询问汐吟的意思。

汐吟轻轻点头,她有些不好意思,毕竟她跟村里人着实不熟,不知道该怎么跟她们打交道。

“大婶好”,汐吟礼貌打招呼,只不过声音听起来有些怯怯的。

大婶是个热心肠,一见汐吟这乖巧模样就喜欢的不得了。

拉着汐吟就往人堆里走,顺便摆了摆手,催促道:“行了,阿生,你快些去挑水吧,婶子保管把人给你看好,绝对丢不了的”。

“婶子说的什么话,那我就去挑水了”,慕容甫生冲着汐吟笑了一下,才往水井的方向走去。

等他一走,数道打量的目光就落在了汐吟的身上。

没办法,村里常年没有外人,猛一下来了一个新人,肯定都好奇的不得了。

“女娃娃你叫汐吟啊”?一大婶问她。

汐吟乖巧地点点头。

“瞧这样儿,真是乖觉的不得了啊”,大神笑容里都是善意。

“你是哪里人啊汐吟”。

汐吟不知道该怎么说,只好指了指海的方向。

“那阿生是在哪里捡到你的啊”?

汐吟小声道:“岸边”。

看着汐吟我见犹怜的小模样儿,大婶们心下了然,一时间,看着汐吟的目光里都充满了怜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