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炼化乾坤壶

灵魂攻击起不到作用,左锋寒芒一闪,手持山河剑强势杀去。

咻……

轰……

山河剑霸气万钧,一剑劈裂山河,青龙飞天,贯穿天地。

乾坤壶爆发仙芒,竟然吞噬了无尽青龙剑气。

左锋的攻击在此无功而返。

哼……

左锋冷哼一声,体内滔天真阳之力奔腾咆哮,体内一百二十柄飞剑冲天而起。

“斩妖!”

咻咻咻……

自己打造的飞剑在前,道祖飞剑在后,无数剑影铺天盖地,延绵不绝。

哗……

仙芒通天,乾坤壶单凭神通就可以阻挡所有飞剑,根本不需要消耗狱庭之主的功力。

哈哈哈哈……

狱庭之主大笑,此刻终于不用畏惧左锋了。

他越是嚣张,左锋就越是愤怒,这个家伙已经是垂死挣扎,竟然靠着乾坤壶挡住自己的攻击。

需要靠近他方可击败。

但是乾坤壶的威力不容小觑,一旦轰在自己身上,哪怕是道家掌教道袍支撑,他也未必能扛得住。

左锋目光阴骘,不断试探性攻击,万剑归宗,无数道剑气全被乾坤壶消耗殆尽。

没有把对方打死,却被累的半死,很快,左锋体内的真阳之力便被消耗大半。

后山禁地,王家祖坟都被夷为平地,却打了个平手。

左锋深吸一口气,停下攻击,死死盯着狱庭之主。

哈哈哈……

狱庭之主却仰天大笑,嘲讽道,“小杂种,有种你再上来打啊。”

左锋怒极反笑,神识进入因果树,开始兑换克制乾坤壶的仙宝。

足够的因果能量根本不用担心。

左锋搜索片刻,终于找到了神兵,乾坤鼎,此物足以镇压乾坤壶。

哗……

左锋大手一挥,乾坤鼎在手,一滴精血滴入,炼化乾坤鼎。

霎时间,光芒冲天。

“镇压!”

乾坤鼎一飞冲天,化作遮天神鼎,直接覆盖了王家后山。

威压通天,压的王家所有人都无法喘息,纷纷跪下。

啊……

狱庭之主尖叫一声,终于再次感受到恐惧,手持乾坤壶迅速逃窜离去。

“你还逃得掉吗?”

左锋大怒,运转乾坤鼎,灵魂施展到极限,转眼间便落在狱庭之主的头顶。

轰……

狱庭之主将乾坤壶甩出,对抗乾坤鼎。

两大仙宝对轰,光芒撕扯着后山禁地,王家的祖坟彻底没了。

王家众人两眼一黑,直接昏死过去。

乾坤壶被压制,左锋抽剑杀去,仙魂噬灵术伴随着山河剑咆哮千古。

吼……

轰!!

怒啸声撕裂禁锢,直接洞穿狱庭之主的耳膜。

啊……

狱庭之主抱头惨叫,七窍流血,灵魂颤抖。

轰……

左锋一剑横扫,直接将狱庭之主撞飞。

噗呲……

剑锋贯穿狱庭之主的肉身,剑气锋利,直接将狱庭之主撕裂成两份。

一代天骄,就此陨落。

左锋挥手掌控无主的乾坤壶,强行抹去狱庭之主的灵魂,以九阶圆满的灵魂炼化乾坤壶。

镇压乾坤壶之后,左锋的灵魂终于得到爆发,成功踏入十阶初期。

肉身也在蜕变,踏入七阶中后期。

此刻,灵魂被消耗殆尽,乾坤壶竟然扭转乾坤,将内部的真阳之力全部倒灌入左锋的体内。

轰……

血肉被锤炼到极致,战力在此爆发,宛若涅槃,灵魂更是如醍醐灌顶,竟然将方圆千里之内的生魄全部吞噬。

尤其是炼化狱庭之主的灵魂,让他的灵魂更上一层楼。

足足半日之后,左锋才睁开双眼,身上的气息大变,深沉而内敛。

哗……

左锋降临王家,此刻王家家主和族老王威脸色大变,惶恐不安。

灌清也是一脸恼怒,呵斥道,“你们小小的王家竟然想出钱杀我天师道门的掌教传承人,我看你们是想灭门。”

王威惶恐道,“上人明鉴,我等就算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对道门掌教传承人动手啊。”

灌清冷声质问道,“这个狱庭之主是怎么回事?为何藏于你王家禁地?”

王威却狡辩道,“我根本不认识此人,可能他是来我王家盗墓的,而且那乾坤壶就是我王家祖坟内盗出来的。”

一句话便咬定乾坤壶是属于王家的,左锋应该还回来。

左锋一听顿时笑了。

“你以为本座是傻子。”左锋冷淡的回了一句,紧跟着一剑甩出。

咻……

噗呲……

一剑斩穿王威和王家家主的脖子。

了结因果,才能得到更多的因果能量。

果不其然,因果能量在此爆发。

灌清却大惊失色,没有确切证据就斩杀中州大族的族长和族老,着实不可。

“少掌教,您有证据么?这么杀人,会给天师道门惹是非的。”灌清恭敬问道。

证据?

左锋直接将狱庭之主的乾坤戒取来,里面什么证据都有。

书信,财务!

这不找证据还好,找了更可怕,居然还牵连了超级大宗天威门。

大量的重宝无不指向天威门。

“天威门的窦关……竟然也参与谋杀我天师道门的少掌教!”灌清大惊,这件事一旦曝光出去,天师道门必定会派人直接将窦关镇压。

“你对外宣布事情真相,至于窦关,我自己会处理,不需要天师道门出手。”左锋自信说道。

灌清连忙提醒道,“少掌教,不可鲁莽,这天威门在中州几乎可以和仙阀世家比肩,天威门的禁地隐藏着数位九阶大限之人,他们没什么好顾忌的,一旦开始杀人,绝不会留后手。”

“只要不是十阶,我都不看在眼内。”左锋手握乾坤壶和乾坤鼎两大仙宝,还有山河剑,纵然山河剑还处于被封印的状态,那也足够了。

咻……

左锋只身多空而起,直奔天威门。

窦关根本想不到左锋会杀了狱庭之主,还夺走了乾坤戒,让自己的行为彻底暴露。

而窦关更没有想到的是,左锋居然独自一人杀来天威门。

左锋身披道门掌教道袍,腰配掌教腰牌,如掌教亲临。

他一出现,瞬间便震惊了整个天威门。

无人敢主动攻击,纷纷避让。

天威门门主窦关听闻左锋以天师道门少掌教的身份驾临,顿时心惊。

咻……

窦关亲自出山迎接,主动躬身行礼道,“窦关拜见天师道门少掌教左锋上人。”

左锋眯着眼看着窦关,冷淡的质问道,“窦关,你可知罪?”

窦关深吸一口气,连忙回道,“窦关不明白少掌教的意思?”

左锋拿起狱庭之主的乾坤戒,平淡回道,“这是狱庭之主的乾坤戒,他收你钱财,取我性命,还用我多说吗?”

窦关故作大惊,回道,“少掌教,您这可是冤枉老朽了,前几日王家族老王威亲自来找老夫借钱,我实在是没好意思拒绝,难不成他借钱是为了请狱庭之主杀您?这该死的老东西,竟然如此做事!”

活了千年的老东西,一句话怼的左锋哑口无言,更关键的是居然提前杀了王威,现在死无对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