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拜见丈母娘

三人吃吃喝喝,左锋收敛了许多,眼神规规矩矩,生怕惹怒第五离央。

吃完饭,第五离央竟然主动提出要去北州司家。

司命宣欣喜若狂,不仅仅第五离央是她的偶像,而且她一旦去了司家,这小仙阀世家就和强大的第五仙阀大门搭上关系了。

司命宣一路笑容满面,在魏东行的护佑下,一路前往北州。

路上,司命宣也算了解左锋的过去,这才清楚他根本不是天师门的弟子,很是惋惜。

此地距离北州不远,也不过区区三日功夫,一行四人驾驭大妖车撵便到了北州,昊天城。

这里属于司家的领地,虽然算不得超级大家族,可也远比拜月宗强上无数倍。

司家最强者已经是九界升龙境巅峰强者,只差一步便是十阶至尊,可是这一阶之力,却是司家家主永远也跨不过去的坎。

昊天城,主城外。

司家竟然由大长老亲自带队,几乎是嫡系全部出动,在城外迎接。

显然他们是为了迎接第五离央,而不是左锋。

司家的年轻一代高手不少,六阶强者就多达近百位,中年六阶破虚境更多,七阶八阶也不在少数。

底蕴深厚,也难怪是小型仙门。

大长老司殒一看到魏东行驾驭战车疾行而来,连忙迎上前去。

“司家司殒,前来迎接第五仙子。”司殒躬身行礼道。

左锋和第五离央掀开帘子,看着司家如此大的阵仗,都心知肚明。

“老前辈折煞小辈了,同为仙门,老先生不比多礼。”第五离央连忙迎上前扶起司殒。

司殒无视了左锋,连忙对着第五离央说道,“仙子请,司家已经为您准备洗尘宴,请您一定给面子。”

第五离央牵着司命宣的手,为她造势,一路走在前方。

司命宣受宠若惊,她在司家根本排不上号,战斗力太弱了,若不是她的父亲乃是家主嫡长孙,恐怕都没资格有护道者。

左锋被人群挤开,要不是魏东行一路跟着,估计他都会自行离去。

“公子,您不要怪罪,毕竟第五仙子的背景太大,这才忽略您。”魏东行恭敬说道。

左锋耸耸肩,淡淡的说道,“能理解。”

左锋在魏东行的陪伴下,来到宴会大厅。

只有两桌,一桌作陪,一桌是专门宴请第五离央的。

第五离央已经坐好,司命宣就坐在她身边,另外一边则是司命宣的母亲。司家家主,司圣坐在主位。

司命宣的父母和两位兄长也在那一桌。

还有一个空位,魏东行主动请左锋上去做,但是左锋深知人家没邀请,自己凑上去不是把脸伸过去给人打的么。

司命宣看着左锋干站在那里,连忙说道,“左锋大哥,您也来坐啊。”

司命宣的母亲风韵犹存,疑惑的看了左锋一眼,问道,“小宣,这位公子是谁?怎么不介绍下?”

左锋顿时抬头挺胸,终于轮到自己了。

哪知道第五离央立刻说道,“是我新收的一个马仔,他随便找个位置坐就好了,没必要来这张桌子。”

说完,第五离央还带着挑衅般的眼神看了左锋一眼。

左锋知道第五离央没有恶意,就是不想自己多靠近司命宣而已。

司命宣还想解释一下,司母便顺势说道,“原来是这样,东行,你把这位左锋小友带下去弄点吃的。”

丈母娘的势利眼很重啊。

左锋一口气没有提上来,恶狠狠瞪了第五离央一眼。

但是第五离央却不再看左锋,而是主动起身敬酒,甚至提议将司命宣带回第五仙门修炼。

司母可算是激动坏了,想不到自家闺女还能有这份机缘。

“第五仙子,我家这两个犬子司命玄和司命镇,天赋也极其不错,不知道能否入得了您的法眼?”司命宣的父亲司朝凤激动的问道。

第五离央的目标是司命宣,又不喜欢男人,当即摇头道,“这恐怕是不行,他们的天赋恐怕连我新收的马仔都不如。”

司朝凤很是惋惜,看两个儿子的眼神都有些不善。

司命玄和司命镇都很很不服气的瞪了左锋一眼,恨不得立刻出手收拾左锋。

左锋这才发现第五离央有多奸诈,先不说能不能搞定司命宣,现在两个大舅哥就全得罪了。

草……

左锋气的脸都红了,心一横,暗暗说道,“你想追司命宣,老子就把你搞定,一箭双雕,岂不美哉?”

想搞定第五离央可不容易,因为她骨子里就把自己当男人,她喜欢的是女人,属于心理疾病,只不过为了家族脸面,一直没有承认罢了。

左锋锁定目标,不再觊觎司命宣。

司家并没有因为第五离央看不上司命玄和司命镇而恼怒,反而赔笑道,“让第五仙子笑话了,两个不争气的犬子确实难登大雅之堂。”

第五离央微笑道,“也不能说难登大雅之堂,只是我第五家选拔弟子要求极高,我是怕耽误两位道兄的时间。”

“无妨无妨,第五仙子,十日后我家老祖两千岁大寿,不知道您可否留在这里一段时间,到时候祝寿有您在,司家也是蓬荜生辉啊。”司朝凤期待的问道。

第五离央沉思少许,回道,“无妨,我暂时也没什么事情,就留在北州一段时间。”

为了司命宣,第五离央也算是下了大本钱。

左锋叹一口气,简单吃了几口饭便没了兴致。

第五离央却不想给左锋好过,当众问道,“左锋,你身为萱萱的朋友,她家老祖宗两千岁大寿,你不表示表示?”

司母却立刻回道,“第五仙子,就不必为难他了,听说他来自青州边陲的小宗门,能拿出什么像样的东西?到时候祝寿若是拿出不入流的东西,岂不是丢您的人?”

左锋抓了抓后脑勺,耸耸肩回道,“的确,我一介布衣,岂能有资格给司家老祖拜寿?明日我就离开北州。”

第五离央却想从左锋身上搞到一件古仙器,她不相信左锋没有从山河里的剑冢内拿到任何古仙器!

“暂时不许走,等过了大寿,等我一起走!”第五离央强势说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