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拓跋野衣

唐三狱将把左锋当做问界境高手来捉拿。

这将让左锋寸步难行。

左锋逃到了数百里开外,根本不敢靠近城池,专门找一些山村作为修养之地。

三日必定要换位置。

就这般,左锋逃了二十余日,在生命受到威胁的情况下,灵魂高度紧张,修炼起来更是进步斐然。

超凡境三重天巅峰,只差半步便是四重天。

战力大增,保命的绝招又强大了数分。

左锋思考再三,决定还是不回拜月宗,万一把强大的势力带到青州边陲,那摆烂的师傅和许正阳小师弟以及雪梨小师妹,叶长生等人都会遭到报复。

“去找第五离央,投奔她。”

左锋打定主意,绕道青州巨城,直奔道州而去。

道州路途遥远,高山峻岭,仙门洞府不计其数,在路途上稍稍沾染因果,都可能会命丧黄泉。

左锋对大荒九州是一窍不通,只知道一路向东就可以到道州。

道州乃是大荒最强大的一个州域,单单是仙阀大世家就有三个,小型仙阀世家大约百余个。

左锋夜以继日赶路,不在任何一个地方停留超过两个时辰,因此狱庭的情报系统全部作废。

这一跑就是一个月,追龙步竟然被他修炼到六阶,而他的自身修为不过超凡境四重天。

跑路的本事必须要强过自身!

左锋对于这种本末倒置的事情反而非常认同。

这一路上,惩恶扬善,不为名,只为因果能量液。

一个月时间,左锋竟然赚到了一万多滴因果能量,却也斩杀了数百位有背景的高手,导致树敌遍地。

看着识海内因果树已经长大,枝叶繁茂,左锋仿佛在看自己的孩子一样,每天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收集因果能量液,然后浇树。

日盼,夜盼,就盼着因果树开花。

“有没有进度表?让我瞅瞅多久可以开花?”左锋主动召唤因果系统。

因果系统还真给了他一个进度表。

开花需要三百万滴能量液,结果则需要一千万滴因果能量。

左锋差点骂娘。

玩人也不是这么玩的!

开花就要一年,想要得到因果果,那得要至少三年。

气愤啊!

左锋一头黑线,真想解绑这个垃圾系统。

山野间,左锋有些搞不清方向,满天乌云,遮蔽了烈日,暴风雨随时都会来。

左锋正打算找个山洞休息片刻。

“救命啊……”

尖锐的呼救声在死寂的远古森林中格外的刺耳。

左锋最近好人好事做多了,好奇心格外的强烈,竟然下意识冲了过去。

远方,大地震动,似乎有高手对决。

“小主快逃,我拦不住太久!”

一道粗犷的男人声音传来,急促而又惶恐。

可是四面八方全是人,穿着打扮都极为怪异,似乎不是九州之人。

他们戾气非常重,出手就是杀招。

而保护那少女的人几乎被斩尽杀绝,一地尸体,只剩下一个中年男人还在苦苦支撑着。

这一刻,左锋远远看着,那些穿着怪异的人一个个强势无比,最差都是破虚境五重天以上,最强者竟然是个问界境初期的高手,而且还有个身穿兽皮的女子,妖艳无比,她似乎是对方的首领。

叮……

左锋双眸突然发现更加诡异的事情。

他们的头顶上都悬浮着一些因果能量液,有多有少。

惶恐的少女居然有十万多因果能量液在头顶悬浮,而那个中年大汉竟然也多达十万!

嗯?

左锋把脖子都伸长了,第一次见过和自己有如此大因果的人。

因果系统似乎变懒了,都不愿意开口说话,直接让左锋能够看见因果能量。

左锋杀心大起,提剑便杀向人群。

“剑影浮圆月,可破日月天!”

咻咻咻!!

轰……

左锋这一剑无差别攻击,圆月浮起,遮蔽天日,顷刻间诛杀诡异服饰的七八人。

霎时间,山谷陷入了安静。

敌人安静了,中年大汉退至一旁惊骇的看着左锋,那少女更是一脸骇然。

对面的那些诡异奇装异服的人更是瞪大眼睛盯着左锋。

“我们有仇?”

站在远处树梢上的女子微微抬起头看向左锋,淡淡的问道。

左锋摇了摇头道,“没有。”

这个女人的头顶悬浮的因果能量也有十万之巨,看来因果纠缠将是喋喋不休。

“那你为何要击杀本宫的人?”妖艳女子皱眉,眼底有些不悦。

左锋耸耸肩回道,“因为我在做好人好事,你们这么多人欺负两个,而且还有一个是小孩子,我看着不爽。”

妖艳女子寒芒一闪,这个理由让她很不高兴。

“有些意思,敢和我这么说话的人类,都化作枯骨了。”妖艳女子冷淡的说道,“你出手前都不打探一下本宫的来历和背景,智商明显低下,我都不屑收你为奴。”

“你什么来历背景?比仙阀世家还牛逼?”左锋不屑的反问道。

妖艳女子扬起头,双峰傲然俯瞰天下。

“这个小孩子就是仙阀小世家的人,你觉得本宫看得起她么?”妖艳女子杀心大起,缓缓举手,背后竟然走出两个人类。

他们都是中年人,修为强大,但是眼神无光,仿佛是个傀儡,没有半点感情波动。

都是问界境初阶的高手!

“小友……请您帮我救走我家小主,我魏东行来世必报!”中年人急促的转头看向左锋,恳求说道。

呵呵呵……

妖艳女子冷笑一声说道,“如果你们能逃走,那也太小看我拓跋野衣了。”

拓跋野衣,妖后之女,狠辣歹毒,以杀人族仙阀世家的顶尖强者为乐,而且杀死前最喜欢虐待,男人为奴,女人被无智商的野兽侵略,玩了之后再杀。

她有病,而且心理变态。

可是左锋不认识啊,反问道,“拓跋野衣?乍一听还以为是拖把呢,野衣?我倒是认识野结衣,她是你娘?”

显然,拓跋野衣不认识左锋说的野结衣,而左锋也不认识她。

“你居然没听过本宫的名字!真是太有意思了,你是哪家的大家公子?”拓跋野衣不怒反笑,反而邪魅的问道。

左锋傲然说道,“我大哥的名字说出来吓你一跳,我干姐姐的名字也能吓的你跪下!”

哦?

拓跋野衣挥手示意手下人先暂停,兴致勃勃的看着左锋,问道,“愿闻其名。”

左锋可不想承担因果,顿时傲然说道,“你听清楚了,我大哥……天师门大师兄,李观棋!我干姐姐,道州第五世家大仙阀,第五离央!”

这两个人都不好惹,尤其是李观棋,那货天生为剑而生,大道所养。

哈哈哈哈……

拓跋野衣大笑,笑的极其阴毒狠辣。

“你刚刚那一剑可不是天师门的路子。”拓跋野衣冷笑道。

左锋当即漏了两手。

诛仙剑道奥义,极其纯粹,说他不是天师门的弟子都没人信。

魏东行和那少女顿时眼神一亮。

“天师门的师兄,救救我,这妖女太可恨了。”少女泪水直流,楚楚可怜。

呵……

拓跋野衣冷哼一声,没想到左锋还真是天师门的弟子。

“好好好……我今日放了你,不过你要帮本宫约一下李观棋和第五离央,如果一个月内,他们二人不来见我,我就要了你的命,除非你藏在天师门一辈子。”拓跋野衣阴沉的说道,“现在你可以滚了!”

左锋揉了揉鼻子,说道,“滚……倒是可以,不过我要带着他们两个一起走。”

“给脸不要!”拓跋野衣杀气顿出,她身边的两个人类傀儡当即拔剑准备出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