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鬼命
  • 鬼命天师
  • 孤守
  • 2162字
  • 2022-05-13 13:17:18

我叫赵玄,家里祖辈做的都是风水相师的生意。

赵家往上数五辈,我爷爷学的最好,梅花三数,寻柳问诡,堪舆寻龙,皆是独占鳌头,甚至还在道上博得“南赵北李”的名头,一时间风头无两,誉满江南。

但道行越是深厚,某些诡异的事情也就愈发明显。

比如说,三缺五弊。

三缺,缺的是钱,权,命。

而五弊,犯的是鳏,寡,孤,独,死。

这其实是因为窥探天机过多,强行插手改变因果,所遭受的天道惩罚。

爷爷的膝下有两个儿子,我爸年纪较大,已经结婚,可几次怀上了孩子,都是早夭。

而二叔更加邪门,虽说身边桃花运不断,但每次快结婚的时候,就会遭遇意外,女方轻则落下残疾,重则甚至香消玉殒。

那个时代,最重子嗣,就算是瞎了,瘸了,也绝对不能成了绝户。

这可急坏了爷爷,思虑再三之后,爷爷决定破戒。

相师一道,算天算地,唯独不能算己。

但爷爷仗着道行深厚,强行给自己算了一卦。

那天晚上,他枯坐一晚,摇卦三十六次,可卦卦皆是下下签。

赵家到我爸这一代,该绝了。

爷爷沉默良久,几天之后,朝着正北方向上了三炷香,而后猛地自戳双目,说了一句:“赵家这一脉,不能绝,这双眼睛,我赵展抵给你。”

随后他宣布封卦,并且从繁华的省城搬回了我们老家,晋地的一个小山村。

说来奇怪,就在搬回小山村两月之后,我妈就怀上了我。

一家人整日守在我妈左右,生怕出事。

爷爷则是住着拐杖,用浑浊的双眼盯着院子外面,似乎在防备着什么东西。

怀胎九月,我妈要去拿什么东西,恰好我爸和我二叔都不在身边,突然在平地上摔了一跤,当即就腹痛难忍。

我爸急的满头冒汗,六神无主。

我二叔则是气得给了自己一个巴掌,恨他连个孩子都护不住。

爷爷却说:“这都是命。”

村子闭塞,想要送我妈去医院已经太晚,只能去请村子里的接生婆过来。

但接生婆忙活了半宿,出来的时候满脸恐惧:“屋子里……屋子里有东西不让我接生,我一动孩子,就有什么东西咬我……”

说着,接生婆把袖子撸起来,上面露出几道惨白的牙印。

爷爷大怒,拐杖一敲,整个屋子都亮了几分。

几团黑气模模糊糊朝着屋外遁去。

爷爷重新说道:“我去外面守着,今天晚上不管外面发生什么,都不要出来。”

那天村子里发生了什么没有人看见,只记得那天晚上檀香味很浓,大雾覆盖了整间小院。

第二天一早,在我家院子的周围摆满了蛇和黄鼠狼的尸体,更加诡异的是,它们的脑袋都齐刷刷地朝向屋子的方向。

而我终于出生了。

爷爷变得更加忙碌,亲手打造了一方血红色的棺材,上面贴满了各种奇怪的符箓,十二岁之前,我每天晚上都住在里面。

我问爷爷为什么要这样做,爷爷用一种复杂而怜悯的眼神看向我,叹了一口气缓缓说出原因。

“我命里本没有你,你是我强抢来的,老天不愿意,所以你天生鬼命。”

“这种命格,乃是天生的相师,却也是精怪成仙最好的垫脚石,十二岁以前,我尚且能压制你鬼气,但十二岁之后,我会给你订下婚约,以后,命中自有定数。”

就在我十二岁生日的第二天,爷爷放出了一个消息。

他要重出江湖,再次算卦,只提出一个要求,要给我找一个媳妇,定下婚约。

消息一出,整个省城都震动了。

几天之后,豪车停满了整个村子,从车上下来的人非富即贵,看到我之后都赞不绝口。

什么才貌无双,什么天生贵气……

在几个富豪的示意下,几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朝我走来,伸出手要和我玩。

但是我拒绝了她们。

我知道,他们看中的,不过是爷爷的那一卦,而我,不过只是一个拖油瓶。

那一天,无数富豪围在我爷爷身边,摆出显赫的身世,极高的学历……

但爷爷最后竟然选择了一个司机,周胜元。

当爷爷确定了这个消息之后,所有富豪都惊呆了。

他们怎么也想不明白,爷爷为什么会做出这个决定。

他们哪一个不比个司机强?

爷爷没有解释,而是把周胜元拉到一边算了一卦。

周胜元当时就感激地跪在地上,举着手指发誓,以后一定会把我当成亲儿子对待。

爷爷只是一笑,选择了闭门谢客。

从那天开始,爷爷开始教我赵家安身立命的本事。

从看相到堪舆,再到算命风水,别的风水师十年才能学懂的东西,我两年便已经精通。

爷爷很是欣慰,说鬼命是我的诅咒,亦是我的福缘。

只是这几年的时间,爷爷的身体每况愈下,等我到了十八岁的时候,爷爷已经瘦成了皮包骨头,连站都站不起来。

有天他把我叫到他的床前,说要考考我,让我去村子外面走一圈,选出最好的一块坟地。

这些东西我很是熟悉,掐指一算,便指了指西北边的一块空地。

但就在我兴冲冲地往家里面走去的时候,远远看到我爸和二叔穿着孝服,手中正拿着我爷爷的黑白相片。

我脑中“轰”地一声,眼泪不自觉地就流了下来。

现在我才反应过来,爷爷哪里是考我,分明是让我去给他选坟。

我像疯了一般朝我爷爷的棺材扑去,胸口处的疼痛让我几次差点昏厥。

我知道,爷爷是我为了我,折损寿运过度,才会走的这样不安生。

爷爷的葬礼办的很隆重,省城之中有头有脸的人几乎都来了,不过唯独他的好亲家,周胜元并没有出现。

二叔气得大骂白眼狼,倒是我很是平静。

千算万算,最是人心难算。

直到第三天,周胜元终于出现,开着一辆我从来没有见过的豪车,身后跟着两个女人,一个画着精致的妆容,看起来强势而霸道,正是周胜元的妻子,李清兰。

另一个女子长相极为清纯,留着一头长发,身穿一件白色的连衣裙,看起来就像是天上的仙子一般,不过只是有些好奇地看了我一眼,就转头沉默不语。

她正是爷爷给我挑选的未婚妻,周梦雪。

走进灵堂之后,周胜元将足足一袋钱放到我的面前。

他有些犹豫地说道:“当年承老爷子的情,现在来报恩。”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