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贿赂

黑夜越来越低沉,一道身影借着夜色的掩护下,在屋顶上快速跳动,只见楚炎手中拿着一块黄铜制成的罗盘,那罗盘上面的红色指针在慢慢摆动,不一会儿,他就停在了一座瓦房的屋顶上。

楚炎俯下身,轻轻地掀开一块瓦片,透过光他看见两人男子在交谈,“爹,我们就这么走了吗?我还没有娶萍萍呢?”

“金主我都联系好了,等把这些剩余的古董卖出去,咱们父子就可以过上富裕的生活,到时候什么样的女人没有。立农啊,听爹的话,这里是是非之地,我们快走吧。”

“爹,你老实告诉我,这些古董你到底是从哪里得来的,还有二狗、涛叔和曲叔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这你就别管了!立农啊,等到了城里把户口落实好,以后咱们就是城里人了,想想以后的荣华富贵,你就快跟爹走吧。”

“爹,要走你走,我反正不走。”

“听爹的话走吧,再待在这里命都要没了。”

“那你老实说,这古董是不是和后山的祖坟有关,还有村里面死了人是不是……”

“是,古董是我在祖坟拿得,可村里面发生的事情我是一点也不知道。我问过隔壁村的黄半仙,他说这祸事需要一个道行高的人才能破解,我们继续待下去只会被害死,东西我已经收拾好了。再不走天就要亮了,那时我们谁也走不了。”

那八字胡的男子背起一个大箱子,只见那箱子被裹得严严实实,从双肩来看,那被紧勒到有些变形的带子,不难发现箱子的沉重。

“快点,把那个你旁边的那个箱子一块儿带上”随着八字胡的男子催促,陈立农犹豫了片刻也背起箱子向门外走去。

屋外天际已经有些发白,可以看出天很快就要亮了。

吱呀……

老旧的木门轻轻的被打开,父子俩脸色骤然剧变,陈立农抹了一把冷汗“你什么时候来的?”

清风吹拂让楚炎额头上的发丝慢慢飞舞,“刚来。”

见两人交谈,不像是不认识,这让陈二心中有些大定,认识的话那就好商量,他转珠子一转,“贤侄啊,你来的还真不是时候,不过,叔叔这里刚好有一份小玩意儿,你先收下,改日我再让立农亲自备上一份厚礼登门。”接着,陈二从陈立农的箱子里拿出几件珍稀的瓷器走到楚炎身前递给他。

楚炎瞥了一眼,忍不住摇摇头,这些阴器若是处理不好容易招来鬼魅,他拿来有什么用,钓鱼执法吗?“村里发生的事情你们不会不清楚,而且涉及到了你们的祖坟风水,就算你们今晚真的逃走,也躲不过将来的横祸。”

“你少在这里危言耸听,僵尸的事情我承认你有些本事,可你说我们躲不过横祸?我看继续待在村子里才会死于非命。”陈立农冷哼,若不是忌惮对方一身本领高强,他早就上去和他拼命了。

楚炎颔首,倒是赞同他的话,“是,以你天庭饱满,双眉浓密的面相,日后不说大富大贵,至少也一生平安无忧,当然这一切都基于你不回太平村“他看了看四周,明明已经是寅时,可这里总透着一股阴气,“可你还是和陈萍萍她们回来了,当进入了太平村的那一刻,村子里面的格局就影响到了你们,躲不掉那就只有死!”

陈二一听哪里会相信他,在自己看来楚炎也不过是个有点本领的小道士,说不定是刚刚偷听到了他们的谈话,心中起了贪念,这才在自己面前信口胡言,他眼珠子一转,便计上心来,接着乐呵呵地将陈立农的箱子卸下来放到楚炎身前,“小道长,今晚你可是我们村的大英雄,这些东西算是我代表村里给你的薄礼,还希望你不要嫌弃。”

当楚炎从自己手中接过的时候,陈二满意的点点头,收了就好,加上现在的一箱,就算之后东窗事发我也能够金蝉脱壳,让楚炎成为替罪羔羊,“小道长您看,这天色就要亮了,趁着还有时间,不如就先回去休息,我们父子两人还要去城里办些事儿,就不多打扰您了,告辞!”

见陈二没当一回事,还准备开溜,楚炎怎么能忍,他右手横臂将两人拦住,而被拦住的陈二,他的眼中闪过几分怒意,接着陈二呼了一口重气,还是选择用比较心平气和的语气说,“小道长,您这是?”

“东西,你不能带走。”听到楚炎的话,陈二脸上的怒意再也没有丝毫的掩饰,可楚炎哪会给他发怒的机会,在早先他就给陈二看过相了,眼袋呈现黑色,脸色蜡黄,而且身上带着浓重的阴气,怕是自从得了这些古董,每天都抱着睡觉吧。“你是不是最近都难以入眠,就算睡着了依然会做噩梦被吓醒,而且还时常听见听有人在和你说话?如果我猜的不错,再有三天,你就会在梦中被吓死。”

陈二神色一滞,身体都有些不自主的颤抖,他是怎么知道的?不过陈二还是强撑着说道,“小道长,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接着他深吸了一口气,“你若是嫌弃之前的东西烧,我最多在送你几件,可若是再贪心那我们就只有鱼死网破了。”

楚炎清澈的瞳子带着几分揶揄,“鱼会死,网不会破,我要是真的贪图你视若珍宝的玩意,便不会和你多费口舌,信与不信,你心里不是已经有数了吗?”

陈立农这时也听明白他们的对话,他伸手扯了扯陈二的手臂,“爹,他说的是不是真的?”

陈二面色黯然有些欲言欲止,“他说的半字不差,这几天,就像被鬼产生了一声,在梦里遇见了无数次鬼怪,好几次都差点被杀了,那场景就跟真实发生的一样,每次都把我吓的半死,从梦中惊醒。”

陈立农眉头紧皱,今天也见识了楚炎的本事,于是,立马对楚炎说道,“你有办法治好我爹?”

楚炎颔首点头,“那就看你爹会不会配合了。”

听到楚炎的话,陈二自然明白,心中已经慌了起来,这些是他千辛万苦甚至好几次差点丢了性命才得来的宝贝,怎么能拱手让出。

当下之急,只能先稳住他,等他走了,自己再将东西偷回来,然后带儿子逃离这里,这个世界奇人能者又不止他一次,只要有钱还怕找不到解决的方法吗?

“小道长,你说要我怎么配合,这些玩意,你要的话,我全交出来。”

对于陈二的话,楚炎是半点都不相信,他知道陈二这种口嘴歪斜八字胡,是典型

的心术不正面相,这种人喜欢搬弄是非、爱贪小便宜、而眼中只有利益,口若悬河没有一句话可以相信。

面对楚炎嘴角中的笑意,陈二心中有些不安,不过还是硬着头皮提醒道,“小道长,你有什么要求尽管说,能办到的我一定给你办到。”

楚炎抿了抿嘴,将手中的瓷器古董递到他面前,“把那些东西放回你家,然后随我去陈萍萍家。”

陈二错愕,还以为他听错了,迟疑了会问道,“东西不带上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