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妖魅

陈萍萍犹豫了一会,就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全部告诉了他们,“………七叔,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的。”

“萍萍,是不是他威胁你们这么说的?”陈七是半点都不信她的话,僵尸?新时代以科技发展为主,哪还有什么妖魔邪魅、怪力乱神之说。说到这,他紧皱的眉头又有些舒缓,心平静和道,“放心,你这些叔叔伯伯都在,要是他威胁你你就说出来,不用怕。”

“不是的,我们没有说谎,你们要相信我,七叔,快点将曲叔他们的尸体烧了吧。再不处理掉,他们变成僵尸我们都要死。”陈萍萍也有些焦急了,她扯了扯旁边的陈湖道,“阿湖,你说句话啊。”

陈湖张了张嘴,还没说出口就被,陈七一口将他打断,“你闭嘴。简直是谎话连篇,陈萍萍你是不是自以为出去读了个大学,就当我们好糊弄是吗?还僵尸?你怎么不说老曲他们是被鬼迷了心智掉到鱼塘淹死的?”

“既然你不想说,等会就和你爷爷好好解释吧。”陈七越过陈萍萍走到楚炎身前,一副居高临下的口吻,“小子,是要我们亲自将你绑起来,还是你自己走……”

从刚才开始楚炎就一直没有说话,仿佛把自己置身于事外。直到陈七对他说话才回过神,楚炎没有丝毫紧张,反而是用一种充满好奇的眼神打量着他,“你们的眉毛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出现断隔的?”

很早之前楚炎就注意到了这群村民的问题,一个人断眉还好说,可来了一群人都基本有断眉的倾向,这就是怪事了。

断眉是指眉毛中断不连接在一起,眉型中,出现了无毛、断缺,也有表示是前面很浓而后面很淡的形状,可能是先天生出来就是这样,或后天因意外而变成这样,这些都称之为断眉。

古籍赖布衣著下的《青乌序》中记载,眉毛在相学上为兄弟宫或夫妻结,眉破、断眉代表眉毛可能因后天因素引致眉毛受损而出现眉破或者断眉的情况。

这种人因为容易情绪化的人,常感情用事,疑心和思虑过重,容易结怨,本身命运会有波折。而眉毛浅薄则代表兄弟姐妹间反目,夫妻之间相处的矛盾造成缘份浅薄,严重的会克兄弟姐妹、克夫妻。

楚炎见他们眉毛基本呈现黄色稀疏,既淡薄且还出现断隔的情况,眉中又有勾纹,此面相凶戾,主先损父后克母,兄弟不亲,姐妹无情,妻离子散,钱财随得随失,如过眼烟云,可以算是弱化版的天煞孤星。

赖布衣的《青乌序》还记载,这种面相有三大因素,房屋的朝向格局、先辈祖宗埋葬的风水格局、最后一点就是人为所造成。

不过,轻易破坏别人的运气、妄图草菅人命,属于干涉天地大道的正常运转,会导致折寿、厄运缠身,晚年不详等,所以一般相术、风水大师、道士不是因为深仇大恨都不会如此做。

而,这种面相的人,先天是不得逆转,但后天因素出现了断眉,是可更改、预防的,只要不破坏命理就不会沾染到因果。

我们常说的害人之心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也是这个道理。

楚炎之所以知道这么多,是因为在山上就研读过这种相术。

《青乌序》在民间又称为布衣神相,被誉为相相术界的第一奇书,传说,赖布衣的《青乌序》刚刚修著好就被南华帝君的使者白猿取走。后经一百多年传给了刘伯温,而刘伯温也正是凭它辅佐朱元璋成就了帝业,后来因为明太祖不愿意皇朝被推翻,让刘伯温游历神州大地,斩断了其他的龙脉。

直到刘伯温去世后,这本《青乌序》也跟着消失,楚炎之前也好奇地问过姑姑到底怎么得来的,只是姑姑什么都没说,他也就惺惺作罢。

陈七没有回答楚炎,不耐烦地招了招手想要叫人将他押进去村子。而楚炎扬起嘴角,黑黑的瞳子闪过几分轻蔑,也不等别人动手,自己慢慢的朝村子走去。

陈萍萍有些担心他们会动手,可身边的叔伯早就知道她会反抗一样,立刻抓住陈萍萍的手腕,“小哥儿,对不起,等会我会好好和爷爷解释清楚的。”

楚炎微笑地摇着头,见她满脸愧疚的神情,心中有些不忍,慢慢的,在楚炎越过她的身边时,轻声说道,“等会保护好自己。”

陈湖靠了过来,挠了挠后脑勺,“萍萍姐,小哥儿是什么意思?”

陈萍萍咬着下嘴唇没有言语,呆呆的站在原地。

“来呀,大伙儿都来帮帮忙,准备将老曲和老涛抬回去。”陈七大声说道,知道村民走的差不多他才拍着陈萍萍的肩膀,“萍萍啊,我们走吧。”

陈萍萍都快急哭了,“七叔,求你……”

陈七丝毫不留情面的打断,“如果你还坚持说是僵尸这些荒诞的话,那就什么都别说。”

渐渐地。

村中的道路出现一条人形长龙,而其中被村民们严密看管的楚炎,此时如同得道高人一般,他面容俊美,身着紧衣道袍,背负着青铜剑从容的走着,往后面看去,他的身后还跟着无数'信徒',说是众星捧月都不为过。

“昔於始青天中,碧落空歌,大浮黎土,受元始度人无量上品………”楚炎口吐轻语,在空间划出音波的涟漪,而黑夜中这种现象基本很难发现。

“……道言:正月长斋,诵咏是经。为上世亡魂,断地逮役,上南宫……”

楚炎双瞳澄清,眼波流转着光泽,其身上慢慢的浮现出一股气势,仿佛是天地中的浩然正气加身。

他一双眼睛轻轻一瞥,小巷、屋顶,各个角落原本还泛着无数双绿光的眼睛顿时消失。

楚炎知道它们不是离开了,而是继续在暗中潜藏,这些都是山中的精怪或者鬼魅,或许都有预感今晚会发生什么祸事,打定主意趁乱吸取人的精气供其修炼。

不能轻举妄动的楚炎只能靠这种温和的方式施以震慑,并且用度人经洗净它们的恶念。从而打消此时的念头。

“……十方至真,飞天神王,长生度世,无量大神……”

就在这时,楚炎感觉到了后背传来一阵推力,猝不及防的他被推的向前快走了几步,接着就听到一声呵斥,“别念了,吵得人心烦。”

喵!

经文声停止的那一刻,一声如同婴儿的啼叫,在夜空极其刺耳,楚炎立刻回神,手握着青铜剑怒喝一声,声音洪亮如雷,“胆敢上前作祟,贫道就把你们全部诛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