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九字真言

楚炎眉间的神眼,光芒熠熠。

当他开启的那一刻,周围的空间顿时一片澄清,风的轨迹,树木飘动,叶子上的蚂蚁昆虫,甚至连空气中每一个细小的物质,都被楚炎捕捉的一清二楚。

很快,

在识海之中楚炎就出现了一道深红色的气体,气体若有若无却是聚而不散,要不是楚炎开启了破妄天眼,就算到时候真的发现位置,只怕也为时已晚。

楚炎睁开双眼的刹那,身体也出现在了几丈之外!

擒贼先擒王,这是楚炎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不然的话以他个人的力量,留在村子根本不可能阻止虫群。

毕竟,倾巢之下岂有完卵。

取舍之间,楚炎觉得必须尽快找到幕后之人,这样才能及时止损,避免更多的人因为这场灾难而丢掉性命。

何况楚炎也交给了他们抵挡的方法,能不能自保就看他们能否万众一心,共同抵御这场灾难了。

乱葬岗之中,灰白的薄雾缭绕、阴气阵阵、鬼气森森……

而坐在阵法之中的老者突然睁开双眼,他深邃的眼睛透过雾霭,只见一个朦胧的身影出现在他的视线之中,

老者的眼神闪过几分诧异,“老夫还以为将全村屠尽你才能找到这,看来是我低估你了。”

老者呢喃的话一字不落的传到了陈立农耳畔,他战战兢兢地问道,“前……前辈,您的意思是?”

老者没有回答陈立农的话,他的双眼一直紧盯着前方,“小辈,既然来了怎么还不现身?”

陈立农一滞,随后他顺着老者的目光看去,只见有一道身影缓缓出现,而陈立农的眼神也从忐忑变成惊恐,

他伸出颤抖的手指着楚炎,“你……你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楚炎凝着陈立农几秒,此刻他看见陈立农整张脸都缠绕着一股极其不详的气体,气体深黑如墨,给人一种大祸临头的感觉。

再者,楚炎不用看他的耳轮和耳珠都知道,一定是发黑的颜色,这是横死的面相。

不过,

让楚炎有些诧异的是,他眉间上一寸的命宫处,居然弥漫着几缕挥之不散的红色气体,楚炎锁着眉问道,“你杀人了?”

陈立农瞳孔一缩,身体不知觉地后退一步。

仅仅只是一眼就楚炎识破,这样让他怎么能不感到惊慌失措,他大声辩解,“我没有,你少在这里面胡说八道!”

对于陈立农的矢口否认,楚炎也不在意。

死气和煞气浓重到,让他整个人都没有了任何灵韵和生机,由此可断定陈立农必定活不过今晚。

所以,对于楚炎来说,死人真的不需要他太过在意。

他将视线转到了盘膝而坐的老者身上,顿时楚炎的双眼也变得凝重起来。

对方命宫饱满,疾恶宫无忧,看起来是个长寿之人,不过楚炎心里清楚,这只是浮于表面的东西,

接着他运转破妄天眼想要将他看破,可却发现老者身前居然有一阵迷雾将他的一切遮住,任由他如何施展都无济于事。

老者眼中闪着几分揶揄,“你这只竖瞳很特别,据我了解并不是道家与佛家的天眼。

小辈,你身上的秘密,让老夫越来越感兴趣了。”

楚炎有点诧异,他双指在眉间一抹,那破妄天眼就消失不见,“你到底是谁?按理太平村和你没有任何瓜葛,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老者轻笑道,“一场交易罢了。”

楚炎余光扫了陈立农一眼,心中便勾勒出了大致的内容,他蹙着眉对着老者说道,“以你这境界,钱财对你来说肯定不差,为何……”

老者一把将楚炎的话打断,“你马上就知道了!”

那老者话音刚落,只见楚炎身后不知何时出现了一群尸蟞,那尸蟞群的速度很快,眨眼就要将楚炎淹没。

仓促间,

楚炎连忙闪到一旁,而那群尸蟞依然没有停下,在楚炎的错愕中,密密麻麻的将老者包裹的严严实实。

几息后,那人形的虫蛹慢慢脱落,老者原本皱巴巴的皮肤瞬间变得光滑,像是刚剥壳的鸡蛋一样。

直到尸蟞从他的身上尽数退去,那老者才翻了翻双手,他看着恢复到青春的身体这才满意的点点头,接着他歪着脑袋冲着楚炎阴恻恻的笑着,

“看到了吗?多么美妙的血肉。”

楚炎一愣,接着他就反映了过来,“你……你操纵尸蟞,就是为了让它们摄取村民的血肉精华,好让自己永获青春?”

“你知道吗,因为功法的弊端,越是修炼到最后,消耗的血肉精华就越大。

你看到这个杰作了吗,老夫再也不用担心这个弊端了。

今后,我将会带着我的族人走向繁荣,重新站在这个世界的巅峰,哈哈!”

说到最后,老者脸上的表情极尽疯狂,原本低沉的笑声渐渐变大,很快就传荡四野。

楚炎不由分说,拔剑俯冲而下,以剑作刀狠狠地劈向老者的脑袋。

可就在这时,一道黑影从侧边而来,仓促之间,楚炎楚炎印法一转,叱喝道,“道法玄宗,体有金光,万气本根,大映吾身,者字诀:金光!”

轰的一声巨响,一道金色的身影被撞飞了出去。

这巨大的撞击力让楚炎飞去几米才停了下来,他抹了一把汗,只见尘埃散尽,他的周身依然笼罩着一个由符文构成的光膜,

“还好,差一点就被打伤了!”

老者双目圆睁,破口大叫道,“者字诀:金光,这是龙虎山的九字真言,你怎么可能会有!”

九字真言又名六甲秘祝,典出《抱朴子·内篇卷十七·登涉》:‘入名山,以甲子开除日,以五色缯各五寸,悬大石上,所求必得。又曰,入山宜知六甲秘祝。祝曰,‘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凡九字,常当密祝之,无所不辟。要道不烦,此之谓也。

而龙虎山以抓鬼而立派,到最后莅临巅峰,是天下所有修炼者向往的圣地之一。

因为他们靠的就是道家圣典秘术:九字真言!

不过这九字真言深奥晦涩,极其难习得,每一种都有它特殊的能力。

就比如楚炎用的者字诀:金光。

咒成的瞬间,让施术者拥有一个媲美铜墙铁壁的光膜,其效果有点类似于佛门的金刚不坏身。

如果把道家的者字诀比作‘龟壳’,那佛家的就是以身体成就金刚之躯。

区别就在于一个是临时的防御手段,而另一个却是永久性的。

当然最安全的还是道家的者字诀,毕竟施术者不用身体去承受那肆虐的伤害。

而龙虎山之中,能够以一种九字真言入门的弟子都被视作天才,可纵观整个龙虎山,真正精通一种九字真言的却寥寥无几,其难度可想而知。

楚炎站起身子,手中的青铜剑斜指在地面,他神情淡漠,眸光清冷,“你不知道的东西还有很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