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破妄天眼

斜阳落在了山岗之中,在一片阳光照射不到的斜坡上,这里除了几颗绿油油的老槐树之外,就只剩下一片光秃秃的树干了……

只见这一片隔着好几个距离就一个坟头,当阴风吹过就掀起一阵薄薄的雾霭,看起来非常诡异。

“怎么?现在怕了?”

老者阴恻恻的声音让陈立农泛起了寒意,而最让他胆寒的是,他居然用刀子将陈湖的肚子刨开,随后将那些器官扯了出来。

陈立农只觉得胃里一阵倒腾,他强忍着反胃的感觉,战战兢兢的说道,“没,没有?”

老者眼神中闪过几分揶揄,随后他将各个器官有序的摆在特定的角落,“这片乱葬岗埋着的都是附近村庄横死的人,

因为不能享受家人的祭拜,所以怨气极重,这也导致山岗一片死寂,就连阳光都不愿意照进来。”

陈立农眼睛瞪得好大,被吓得后退几步,可没想到的是,这一不小心就被什么东西给绊了一下。

随着身体后倾,陈立农就这么一屁股坐在地上,接着他感觉有什么坚硬的东西,烙的他屁股一阵生疼,接着他下意识抓起东西一看的时候。

下一刻,

陈立农就被吓得慌了神,他破口一声惊叫,连滚带爬地跑到老者的身边,手臂颤抖着指向那一颗快要风化的头骨,而那头骨也正好朝着他,似乎在对着他笑一样。

老者皱了一下眉,眼神不善地看着大呼小叫的陈立农,接着老者猛地抬臂,一记重拳就这样直直地打在了陈立农的肚子上。

而措不及防的陈立农,只感觉胃里翻腾,脸色如同煮熟的虾子一样,随后他失去了力气,弓着身子躺在地上。

老者看都不看他一眼,淡淡地说道,“再敢乱叫,我便直接杀了你。”

听到了老者毋庸置疑的话,哪怕陈立农的肚子如被火烧一样,痛的直打滚,也只能紧紧咬住地牙根不敢发出一丝声响。

“废物!”

老者低声骂了一句就不再理会他,接着他走到摆好的阵法中间,片刻后,他手中挥舞着一根木制的权杖。

只见木杖上面花纹奇特,仔细看去,好像是一根由人的脊骨做成的权杖,让人看见就感觉心底发寒,

“百越神临,尸虫来袭!”

老者掐着印念着诀,他手中的的权杖散发着昏暗的光,而原先摆放在地上的器官,开始慢慢腐烂……

接着他脚下的道道阵文开始运转,砰的一声,便化作血红色的气体向四周蔓延而去……

不一会,乱葬岗突然刮起阵阵阴风……

而这时,

寂静的山岗响起了吵杂的声音,细细一听竟好似是什么昆虫在鸣叫一样,接着他将权杖狠狠地往地上一插,

骤然间无数尸蟞如同浪潮一样从地底冒了出来……

老者舔了舔舌头,桀桀大笑道,“去吧,将新鲜的血液带回来!”

太阳已经西落,昏暗的夜幕笼罩了整个太平村,冷风阵阵,只见房屋上、地上、甚至是水沟都爬满了密密麻麻的尸蟞。

“救命啊,快来人救救我……”

“快走开……啊……我不想死……”

凄厉的叫声还没说完就戛然而止。

而刚赶到的这里的楚炎三人,顿时被眼前的一幕吓了一跳,

只见那一群如同潮水般的虫子冲了过来见人就咬,一些跑的慢的村民全都被咬的在地上直打滚,鲜血不断冒出,让人感到格外渗人。

只是他们还没挣扎过半息时间,就再也没有了动静!

“小哥儿,求求你救救他们吧!”

刚停下来的陈萍萍见到这一幕,连气都还没有顺平就对着楚炎焦急的说道,那秋水般的双眸满带着哀求。

而旁边的陈七也忍不住说道,“是啊!楚道长,这样下去整个村子的人都要被这些虫子吃了!”

楚炎也知道此时不能浪费时间,他快速拿出几张黄符交于陈萍萍两人,“这是驱邪符,对于尸蟞这种极阴的生物可以起到很好的克制效果。”

接着楚炎一跃而下,“你们去告知村民准备好黑狗血或者是公鸡血,要是逃不掉,

就让他们在平地画上一个圈,只要站在圈中不出去,就可以抵挡尸蟞一段时间。”

刚回过神,陈萍萍就发现楚炎的背影已经远去,她忍不住呼喊道,“小哥儿,你要小心!”

楚炎看了一眼远处的黄色倩影,接着他毅然转身,手中紧紧握住青铜剑,而这时,他脸上淡淡的笑意也在这一刻变得凝重起来。

他一路狂奔,眨眼就到了虫潮将要袭来的地点,“这些东西到底从何而来?太平村下面又没有古墓,怎么可能出现这种东西?”

不过,

楚炎也来不及再浪费时间,他双指并立,一张张黄符顿时环绕在他的指尖,那黄符上雷光不停的闪烁,

“五雷除魔,急急如意令!”

一张张五雷符化作一道道如同婴儿拳头粗大的雷电,

顷刻间,雷光急速落在了尸蟞群中,轰的一声巨响猛烈炸开,只见无数的虫子在雷光中化作飞灰泯灭。

可眨眼之间,原本断隔的虫潮又一次聚集,它们仿佛没有害怕的意识,如同古代沙场杀敌的士兵一样,只知道勇往直前。

雷光又再次轰隆隆的在尸蟞群中炸开,可依然没有撼动让尸蟞产生惧意,反而更加汹涌,那还没来得及跑走的村民眨眼就被虫潮淹没,速度快到连楚炎都没有机会出手。

“不对,尸蟞不会无缘无故的攻击人,而且太平村绝对没有什么东西能够吸引它前来。对了,一定是有人在背后操控着这一切!可无缘无故,那人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楚炎一跃而上躲过了尸蟞群,人一下子落到了屋顶,他望着如同河流般的尸蟞虫群,所过之处宛若蝗虫过境寸草不生。

只是,观察了许久的楚炎也并没有发现什么端倪,。

着他双手掐着印念着诀,“天法清清,地法灵灵,水灵显形,灵光水摄,通天达地,破妄天眼,急急如律令!”

楚炎言乞,食指中指并立在眉心处竖着一滑,顿时黄色的光辉一现,

刹那间方圆之内的景象全部投影在了楚炎识海之中,那种感觉就像他身上的每一个毛孔都安装了感应器一般。

破妄天眼可不是由双眼而开,用来寻常抓鬼的天眼。

而是以精、气、神三火凝聚在眉心开的全知之眼,

主要是用于观察方圆以内的天地间变换,破开虚幻之境寻找根源。

而且最重要的是这种天眼可以透视,是楚炎诸多发明中最得意的道术之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