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交易

那老者抿了口茶,“桀桀桀,我凭什么帮你?”

“只要您帮我,要我做什么都可以,甚至是要我的命都行!”陈立农又将头重重的磕在地上,这次他没有起来,用脑袋紧贴着地面,安安静静的等待着老者的回话。

“屋外那个人是你带来的吧。”阴恻恻的声音再次响起。

陈立农‘嗯’了一句,而就在这时,一把短剑落在他的脑袋旁边,他刚想抬头就听到老者又道,“把他的脑袋送进来,你才有资格和我谈条件。”

这一下,陈立农全身上下都泛着寒意,他抬头看着老者,努力张了张嘴,只是这会儿连说话的声音带着颤音,“我……您……”

老者讥笑道,“怎么!做不到吗?那就离开这里!”

见老者一副要送客的姿态,陈立农心里想到父亲惨死的情景,再想到他被赶出村子等一切不公的遭遇,他咬着牙将短剑拿起,转身就向屋外走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全身沾满鲜血的陈立农提着陈湖的脑袋走了进来,他随手将那颗脑袋一丢,‘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您要的我已经做到了,求求您帮我!”

那老者低笑,饶有兴致的看着他,“你能给我什么?”

陈立农仔细想了想,暗自发狠道,“您要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就算要我的命,我也在所不惜。”

老者起身上前,一把掐住他的脖子,随后将陈立农整个人都提了起来,“你的一条命,不够!”

窒息的感觉越来越沉重,陈立农摆动着身体不断挣扎,他艰难的伸出双手,想要用力掰开对方的手,可对方的力气实在是大的出奇。

无论他如何使劲,都不能将对方的双手掰开……

渐渐地,

濒临死亡的陈立农哈哈大笑,他眼神也接近疯狂,“要是加上整个太平村的人命呢?”

老者紧紧盯着陈立农的眼睛看了一会,随后将他甩到地上,“成交!”

陈立农躺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像是鱼重回了水里。

他低声浅笑,透过残破的房梁,似乎看见了一张美丽的俏脸,此时他的眼中闪过几分爱恋,可随后却被被更多的仇恨所淹没,

既然得不到,那就毁掉吧!

“小哥儿,起来吃面了。”迷迷糊糊之间,楚炎感受到有人在叫他,慢慢地他睁开了惺忪的眼睛,下意识伸了个懒腰,好一会儿他才看清眼前这张娇艳欲滴的俏脸。

楚炎眨巴着眼睛道,“萍萍,你靠这么近不会是想占我便宜吧?”

陈萍萍一愣,接着她用巴掌夹住楚炎的脸,用力搓了搓,一脸傲娇道,“我就是占你便宜怎么了?”

说完,她起身走向茶桌那边,要不是她转身的那一刻脸色泛起了红晕,还真难看到她害羞。

陈萍萍深吸了口气,压抑着内心的羞意,她也不知道刚才怎么就鬼使神差的做出这样的事。好在楚炎不知道,不然就糗大了,接着又道,“小哥儿,快过来吃面。”

“来了。”

楚炎摸了摸饥饿的肚子,快步走了过来,拿起筷子一夹就将面条往嘴里送,见楚炎这么着急,陈萍萍嗔怪道,“慢点吃,又没有人和你抢。”

楚炎‘嗯嗯’的点点头,不过还是没有听话放慢速度,这让陈萍萍有些无奈的同时,心中也升起几分欣喜,她撑着香腮安静地凝着楚炎。

没一会儿,

碗中的面条就开始见底,楚炎喝了最后一口汤汁,用手擦了一下满口油渍,对着陈萍萍打趣道,“萍萍,这以后谁要是娶了你,简直是天大的福气。”

陈萍萍拿起一张纸递到楚炎眼前道,“吃都堵不住你的嘴。”不过眼神中却掩饰不住喜意,接着她又道,“那你还要不要面条。”

楚炎如同仓鼠般点头,“要,我还能吃两大碗你下的面。”

陈萍萍美目白了他一眼,随后接过他的碗转身走进厨房,而楚炎见她一副贤妻良母的模样也不禁泛起了笑意。

夏日的余晖如金色的流沙散在大地上,院子中,已经吃饱喝足的楚炎躺在摇椅上享受着天空上的美景,

他轻声说道,“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嗯,只是景色还是差了一点点。”

听到楚炎的话,陈萍萍停下了撸小咪的手,她嘟着嘴巴道,“小哥儿,哪里还有比这里漂亮的落日啊?”

楚炎盯着天空,隐约间好像看见了一位美丽的身影,而这时他的眼神也不禁变得温柔,“那个地方叫云崖,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地方。”

“云崖?”陈萍萍排除了一下脑海中各个的地方名字,可还是没有一点印象,“小哥儿,这是哪里呀?”

楚炎转过身子侧躺在摇椅上,眨巴着眼睛说道,“在山上呀。”

余晖落在落在楚炎俊俏的侧脸,看的陈萍萍都有些痴了,她撑着下巴道,“那……那是小哥儿的家吗?”

之前陈萍萍就听楚炎说过,他在山上待了好多年,直到最近才下的山,而这时楚炎颔首低喃道,“对,我的家!”

楚炎的目光越发温柔,而陈萍萍也不禁升起浓重的兴致,忽闪忽闪的大眼睛充满着憧憬,“好想去看看,小哥儿,以后你回去的话能带上我吗?”

楚炎看着她红彤彤的俏脸道,轻扬起嘴角浅浅一笑,“好哇,到时候一定带你回去。”

陈萍萍小鸡点头,深怕回答迟了对方会不答应似的。

“楚道长,不好了!”慌慌张张的声音打破了这份宁静,楚炎皱了皱眉头,心里在想难道山上又出了什么问题?

而这时,陈七推开了围栏跑了进来,他气喘吁吁道,“楚道长,大事不好了!”

陈萍萍起身道,“七叔,您先喘一下气,慢点说。”

陈七摇摇头,一把拉着楚炎就想往大门而去,“来不及解释了,楚道长,您先和我走,路上我在和你说。”

楚炎止住了他,见他十万火急的模样似乎不是小事,“你先稍安勿躁,我进屋将我的法器带上再同你一起去看看。”

陈七连忙点头,也知道没有法器不行,安安静静的在原地等候……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