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太平天国

“立农哥,我们走吧!”陈湖小声道,“后天就要开学了,先委屈你在镇上等我和萍萍姐一天。”

陈立农望着太平村,特别是那两个渐行渐远的男女,心里充斥着恨意,他恨楚炎,若不是他从中作梗,自己也不会失去父亲,若不是他,陈萍萍也不会和自己远离,他还恨村里面那些冷漠无情的人,心中发誓一定要让他们也尝到这种滋味。

陈湖见陈立农一直看着村子不愿离开,忍不住安慰道,“立农哥,人死不能复生,叔叔一定会在天上保佑你的。”

陈立农‘嗯’了一声,抱着手中的‘坛子’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开。

“爷爷,小哥儿回来了。”陈萍萍推开门栏迈着小碎步走进去,说着的同时,眼睛也在四处寻找爷爷的踪迹。

“你这丫头什么时候才能改掉这毛毛躁躁的坏习惯,大老远都能听到你大呼小叫。”老村长房间里走出来笑骂道。

陈萍萍快步上前搀着老村长,鼓着腮帮子,“爷爷,我哪有。”

老村长笑呵呵道,“好,没有就没有。”

陈萍萍嘟着嘴巴,“敷衍!”

老村长拍了拍陈萍萍的手,走到楚炎身前,弯腰鞠了个躬,“小楚道长,是您拯救了村子上百条生命,以后您就是我太平村的恩人,要是有什么事情是老朽能办到的,一定义不容辞!”

楚炎扶住他,“老伯客气了,我说过,降妖除魔本就是我修道之人的责任,要是我见死不救,我出来历练将毫无意义。”

老村长点点头,也不再矫情,指着旁边的凳子示意他坐下,“小楚道长,昨晚我就听小七那小子说了,这僵尸除掉了是不是村子里就没有后顾之忧了?”

见坐在凳子上的楚炎点点头,老村长又道,“小楚道长啊,这祖坟已经坏了,我们日后……”

楚炎摇头道,“老伯,我正要和你说这件事情,昨夜我在墓穴中的石壁上看到了一些关于太平天国的记载,我想问问你是不是知道什么秘辛?”

老村长浑浊的眼睛闪烁着亮光,他看了楚炎良久后才点头,“其实上山的墓地,并不是我们陈家的祖坟,

我们村里之所以在这里安居乐业,是昔年祖上在马关落了难,之后有幸被太平天国的国主所救,为了报答当年的恩情,祖上便带着家族的人来到这里为他守墓。”

这时,从只言片语中领悟到意思的陈萍萍,立马说道“爷爷,我们拜了那么多年的老祖是太平天国的国主洪秀全?”

面对着孙女不可思议的目光,老村长轻轻的点点头。

而在得到答案的楚炎,心中最后的疑惑也豁然开朗了,难怪前几年山路塌陷后就禁止群民去祭拜,要不是陈二胆大包天将那古墓挖了,只怕这老头都会死守下去,

不过,也幸好陈二把大墓挖了,破坏了风水格局。

想想看,那洪秀全当年可是打下半个清朝的人,谁知死了也不安心,想变成僵尸再出来作恶,还好,没有让他得‘道’再出来,不然至少也是飞僵级别。

“老伯,如今村子的升龙藏地格局被毁,死龙聚而不散,若是村民们继续生活在这里的话,龙灵的死气会变成厄难附着在每个村民的身上,到时候整个村子的人都会跟着失去性命。”

咣当!

黑色的拐杖摔在地上,于此同时那老村长也被楚炎的话吓得站了起来,他止不住颤抖的双手,

“小楚道长,求求您,一定要救救村子,这可是上百条人命啊!”

“小哥儿,你一定有办法的对不对,我……”陈萍萍红着双眼,一副快要急哭了的模样。

这会儿,楚炎也不再逗他们了,他知道,再不开口这老村长都要给自己跪下了,

他伸出手指道,“有两个办法,第一是,取适量的龙眼树叶煮成药浴,早晚各洗一次,

别小看龙眼树叶,它能祛除你们身上的死气,之后再搬离太平村,永远不再来村里就可以了。”

“那第二呢?”

陈萍萍率先问道,叫整个村子的人搬迁怎么可能,要是真的搬走,他们住哪里?

楚炎抿嘴道,“第二嘛,就是将你们祖坟,哦,不对,是将洪秀全墓中的盘龙柱全部拔掉,

然后再将墓穴封死,但还是要取龙眼树叶熬成药浴,早中晚各洗一次便可。”

“好,好哇,不用搬走就好!”老村长大笑道,他将陈萍萍捡起的拐杖抓在手中,看着楚炎和陈萍萍说道,

“事不宜迟,我现在就让大伙去做,小楚道长,您也累了一晚了,就好好在家里歇息,萍萍,你就别跟来了,去给小楚道长做饭,爷爷先出去一趟,很快就回来。”

本来还想跟去的陈萍萍,在听到爷爷的话,也只好留了下来。

她走出门口目送爷爷离开后才回来对着楚炎说,“小哥儿,你喜欢吃啥,我去给你做。”

躺在摇椅上昏昏欲睡的楚炎,漫不经心的说道,“你下面给我吃吧。”

陈萍萍一愣,俏脸一下子就涨红,“啊,小哥儿,你……”

见陈萍萍支支吾吾,楚炎睁开双眼瞥了一下她,“西红柿鸡蛋面不会做吗?那就有什么吃的就端上来吧。”

陈萍萍‘啊’了一声,暗骂自己思想不健康,留下了一句‘现在就给你做面’后,人就小跑走进厨房。

看着神色古怪的陈萍萍慌慌张张走掉,楚炎忍不住咕哝,“下面给我吃有问题吗?真是莫名其妙!”……

“小子,找我所谓何事?”

昏暗的房间中响起了一道阴恻恻的声音,听得人头皮发麻。

陈立农说道,“之前听我爹说过,他说您是一位很厉害的奇人异士,还说太平村的横祸,非道法高深的修士不可破,

而现在出现了一个很厉害的道士,他将太平村的僵尸都除掉了。”

那老者皱了一下眉头,“桀桀桀,那你还来找我干什么?”

这时,

陈立农一把跪在地上,向坐在主位的老者磕头,“我爹被那臭道士害死了,我也被村里的人逐出了村子,

这一切都是那个道士造成的,我要让他跪在我的面前忏悔!要让他下地狱给我父亲陪葬!”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