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逐出村子

可就在这时,村里头响起几阵鸡鸣,原本昏暗的天空也有了几分光泽。

那僵尸此刻哪还敢上去拼命,转身就往附近的大山上跑去。

楚炎见仓皇而逃的僵尸忍不住松了口气,还好,总算是坚持到天亮了。

而这时,揉着胸口的楚炎突然一愣,接着他把手伸进衣服里,好像是想要掏什么似的。

没一会儿,一块通透的玉佩就被楚炎握在手中,他仔细地摩挲,观看了许久也没发现这玉佩有什么奇异的地方,不过,楚炎他知道,除了这个原因,还真没办法解释那大家伙怎么会变成这样。

只见洁白的玉佩上面,刻着九只狰狞凶猛的异兽,细细注视着玉佩你会发现,那每一只异兽都好像在盯着你看似的,温玉流转灵动,好像是它们的眼睛也在转动一样,有一种随时都能冲破玉佩的感觉。

听姑姑说,这是当年她父亲送给她的生辰礼物,姑姑带了很多年,直到他六岁那年他撒泼打滚,姑姑才将玉佩送给他,现在想起来,哪怕很羞耻自己之前的行为,还是不得不给自己竖起大拇指。

老子机智的一匹!

良久以后,楚炎郑重地将玉佩放回怀里,这才慢慢闭上眼睛躺在地里小憩。

清风带着露珠洒落,升起的太阳也驱散了黑夜带来的孤寂,大地又恢复了一片欣欣向荣。

锵!锵!锵!

清脆的铜锣声响彻,似乎驱散了昨夜残留下的恐惧。

村里的祠堂很快就聚集了一大堆的村民。他们吵吵嚷嚷,对着盖着白布的地方指指点点。

那拿着铜锣的男子猛地一敲,大声道,“肃静!”

一时间村民都安静了下来,静等着上面杵着拐杖的老人说话,

“今天叫大家来呢,是因为近日村中发生了一些祸事,闹得人心惶惶,为此好几人白白失去了生命。”老村长撑着拐杖走上前,沉声道,“这一切都是陈二心中的贪念造成的。”

村民们一愣,场面顿时起了躁动,那老村长拿着拐杖用力的捅在地上,示意让他们安静下来,接着他又沉声道,“因为他的贪婪,竟敢私自盗取祖坟的珠宝古董,还意外让老祖宗变成了僵尸来祸害我们,好在天理昭昭,罪大恶极的陈二也有了报应。”

这时,那敲铜锣的男子在老村长的示意下,一把将那白布掀起,众人一见都被吓了一跳,只见那堆放着木柴的地方,躺着一个早已经没有生息的男子,他面目狰狞,全身僵硬且泛着淡紫色的尸斑。

“就在昨天夜里,陈二父子带着从祖坟偷取的钱财,准备逃离村子,可没想到还没出门就碰上了老祖变成的僵尸,就是因为他们打扰了老祖的安宁,所以陈二才被老祖咬死。”

而就在这时,两个木箱被村民抬了上来,只见上面摆放着金银珠宝和精美的瓷器,接着在他们放下箱子后,陈立农也被押了上来。

而这时,老村长指着陈立农道,“可没想到得是,陈立农不以自己父亲的遭遇为鉴,依然不知悔改地带着东西逃跑,好在最后被陈七几人及时发现,不然的话,日后老祖宗发怒起来,村子都要不安生了…………所以,鉴于陈二父子的恶行,我决定以族规处置,将陈二父子开除族谱,并将陈立农逐出村子………”

楚炎一旁听着,面色逐渐古怪,这老头说话半真半假,先是恐吓村民不要起什么坏心思,然后直接就将陈立农赶出村子,这不是典型的杀鸡儆猴吗。

不过他站在外人的角度又不好劝,毕竟确实是陈二起了贪念才盗宝的,并且还放出了‘怪物’,导致人家家庭破碎,若略施小惩的话,只怕还会有村民会铤而走险,从而引出更大的祸乱。

想着想着,楚炎就感受到一股强烈的敌意,他回头一看,只见跪在地上的陈立农,他整个相貌宫都充斥着一股邪异的气体,楚炎知道那不是邪气,而是人受了对于他不公的待遇表现在脸部的恨意,

道家所说相由心生也是这个意思,因为,一个人往往内心的想法,若是没有控制好,都会在脸部表露出来,这种人一般可以来往,而不表于色的人,心机城府往往深不见底,你永远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做什么伤害你的事,所以这种人少接近为妙。

楚炎摇了摇头,陈立农会变成这样基本是咎由自取,明明有更好的方式解决,却偏偏铤而走险,可谓是一步错步步错。

很快老村长就当着众人的面,将陈二的尸体火化,因为这是之前楚炎交代过的。

当尸体化成灰烬过后,老村长这才命人将陈立农放了。

渐渐的,直到老村长处理完这些事情后才走向楚炎坐着的地方,

“这位是楚炎楚道长,昨晚的事情还地多亏了人家,在我们危急时刻伸出援手。若不是啊,这村里头只怕会有更多的人为此丢了性命,你们,还不快给小楚道长道谢。”

见老村长就要弯腰,楚炎连忙将他扶住他,“老伯,您这是折煞我了,修道之人讲究的是缘字,这天意让我在太平村碰到邪祟,我自然不能袖手旁观。”

接着又转向给自己道谢的村民们道,“各位乡亲父老,我是受了陈萍萍她们的委托才来太平村的,所以自然要信守承诺。”

“小楚道长,你也知道村里的祸事还没有解决,不知您有什么办法将它化解?”谁曾想到这老祖宗上百年不腐化,还变成僵尸害人性命,摊上这种祸事,若一天不解决他一天也不能安心啊。

楚炎沉吟了片刻后道,“这件事情我需要大家一起出力配合我,帮我一起去山上寻找僵尸!”

本来楚炎还想把风水格局的事情也告诉也一并他们的,可后来想了想,反正这事情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最多也就让村民多走一些霉运,暂时还死不了人。

老村长还没说话,那些村民们又躁动了起来,显然是害怕昨夜里发生的事情,而那些被吓坏胆子的村民生怕再经历一次,纷纷开始打退堂鼓。

楚炎眼神环绕了一圈,显然是知道了他们的心思,不由的大声道,“大伙儿不用担心,这僵尸在白天会变得虚弱,就像是没有牙齿的老虎,普通人也可以随手将其制服。再说了,不是还有我吗?大家总得相信我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