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祸起东南

明月被黑云遮的半隐半现,灰暗的阴沉,绵延起伏的大山,到处都生长着枝繁茂叶的高大树木,树根如同虬龙盘绕,活脱脱的一大片原始森林。

咕....咕....咕!

清幽的森林总是回荡着夜鸦的叫声,声音阵阵像是一群带着不详寓意的黑鸟聚集在某一处,凄厉而悠扬,听得让人背脊发凉。

“什么大道不允,绝天绝地的命格!这些年来我不都是好好的嘛?再过一年我都要十八了!臭姑姑还不让我下山,这次我偏要下山,看能怎么着!”干净的清爽的少年音在林中响起,接着在茂林的草丛中钻出一个穿着紧身道袍背着古剑的少年郎。

他吐了一口唾沫,连同沾在嘴上的叶子也被吐出,随后一边观望着四周一边咕哝着,“娘的,怪不得这么多年,山上就我跟姑姑,虽说这铜鼓峰如同世外桃源,一条正常的路都没有谁来呀!”

少年郎回头看了看他刚刚硬走出来的路,现在除了一点点的痕迹以外,再难让人发觉这里曾经有人走过。

少年郎名叫楚炎,十多年前姑姑游历红尘时,顺手将被人遗弃在垃圾桶里的楚炎带了回来,将他扶养长大,并教他奇门遁甲,道天法地。

这次下山,除了在外面世界看看,历练历练,楚炎还有一个重要的事情要做,那就是要找到什么九幽破石头给姑姑治病,至于他自己什么命格会有什么危害,楚炎完全不在意,对他来说,姑姑就是他的一切,自己的命不算命,姑姑没了,那就什么都没了。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楚炎一边往外走,一边念着道经,渐渐地,他的心境越来越通明,在这深山老林里,似乎给他加了一个‘状态’,让他不受邪祟侵扰。

扑翎翎!

一群乌鸦从树梢上飞起,似乎是被楚炎的经文惊动,可在他看来却不是这样回事。

民间传说中乌鸦代表着不详,大晚上往哪边飞哪边就会遭祸事。

楚炎见状,心道不好,连忙掐指一算

左为天,右为地,所以古人掐指一算都是用左手,也就是识天机。

左手食指,中指,无名指,为掌上九宫。

然后,以三指九宫定乾坤,加入先天八卦,后天八卦,河图与洛书。

知天意,识地理,算吉凶,避死延生,而这种道家术法叫做掌中乾坤,属于道家最上层的天机术之一,

就在这时,楚炎停下了手中的衍算,在原地留下一句,拔腿就冲向树林外,

“妖物作祟,祸起东南!”

啊!

一道黑影跃出树林,刚落地还没有仔细查看地形方位,耳力灵敏的楚炎顿时就听到一道刺耳的尖叫声。

“这边!”楚炎呢喃一句,立马往声音的来源处跑去。

渐渐地,楚炎越往那边疾行,声音就越来越大。

“救命啊!杀人啦!”

“二狗,你怎么了!我是阿湖啊,到底发生了什么让你变成这样,啊,别过来!”

“二狗,你不认得我们了吗?”

“呜呜呜……”

近两米高的芦苇丛里,一行三人正在用力扒开前面的障碍物快速奔逃,而他们后面跟着一个人形的怪物,那怪物全身淡紫色,行动一瘸一瘸的十分怪异,可速度并不慢,一直穷追不舍,慢慢的与三人的距离越来越近。

“这里怎么会有紫僵?”刚匆匆赶来的楚炎,见到这一幕眼底闪过几分意外。

紫僵,是指死后不久的尸体发生的尸变,因刚成为僵尸不能自由的操控身体,顾行走极其怪异,又因全身呈现淡紫色,是一种不完整的僵尸,后被茅山道士记录在书中称为紫僵。

而形成紫僵的方式有两种:第一是人死后,喉中一股气没有咽下,使得灵魂四处游荡没有进入阴间,在头七的时候回到原来的身体后发生尸变。

第二种,就是生前不慎被僵尸咬死后,尸毒蔓延全身后而变成的僵尸。

眼前这紫僵无疑就是后者,因为楚炎发现在他的脖颈出有一个血红的牙齿印。

看着那僵尸,楚炎蠢蠢欲动,不光没有害怕,反正瑜伽的兴奋。

这些年跟着姑姑学习五行道法,乾坤八卦,已经让楚炎成为了一个货真价实的小道士,他相信,自己已经不比姑姑口中说的那些茅山臭道士弱了。

“救命啊,谁来救救我!”

凄厉的叫声打断了楚炎的沉思,来不及多想的他脚步一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到尖嘴黝黑的男子身后,一把将他拉出一段距离。

而那紫僵发现扑了个空,冲着楚炎一阵怒吼,声音尖锐如同金属撞击。

楚炎将那个尖嘴黝黑的男子放在他们身前说道,“带着他快走,我来收拾这只僵尸!”

黄衣女子强忍着恐惧,极力控制着自己被吓得发抖身体上前来,“小哥儿,他是我们儿时的玩伴王二狗,怎么可能是僵尸呢?会不会你看错了,而且,现在可不是封建社会,不能怪力乱神,胡乱造谣是要被抓起来的。”

黄衣女子看起来二十来岁,长得俏丽水灵,一双大大的眼睛还是惊魂未定,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果然没有说错。

在女子说完话的时候,旁边一位平头的男子也附和道,“是啊,二狗怎么可能是僵尸,你可不要乱说。”

在他们相信这些相信科学的学生眼里,僵尸这种东西,只是存在于电影的。

楚炎撑了一下眼镜,接着从怀里拿出一面八卦镜,“是真是假,等会自然知晓!”

言讫,楚炎便持着八卦镜冲了上去,时刻注视着紫僵动向的楚炎,在对方刚扑过来的瞬间他也连忙出手。

芦苇荡中两道身影来回交手,打的砰砰砰一阵巨响,

楚炎扭身避开紫僵锋利如刀的指甲。

仓促间,楚炎立刻调动身体,如同一杆红缨枪给僵尸来了一招漂亮的‘回马枪’,砰!又是一记重拳直直的打在僵尸的脖子上,因为楚炎想试试能不能将‘王二狗’咽不下的怨气打散。

就这几息的瞬间,他们又来回不知交手了几次,如同龙争虎斗一般,楚炎右手挥动着拳头大开大合,就往紫僵身上招呼,而左手捧着的八卦镜在月亮的照射下,散发的光芒越来越亮,与此同时楚炎口中默念着咒语。

“阴阳结精,水灵显形,灵光水摄,速现真形,急急如律令,敇!”

早就蓄势待发的八卦镜,发出一道耀眼的红色光束,实打实的轰到了紫僵的身上,只见它身上发出噼里啪啦的火花并且不断后退,

吼!当白烟散去,只见紫僵原先的衣服基本被毁坏,整个身体如坏死的枯木看不到任何生机,而且身上还渗出发黑的血迹,再往上看,只见它紫面獠牙,瞳孔凹陷,哪里还是人的模样。

这只紫僵已经完全褪去了人形,看来已经吸了不少生灵精血啊!

若是不知情的人看到,光这副模样都能把人吓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