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人妖幻境
  • 神魔异种
  • 君前安睡静如思
  • 3272字
  • 2022-05-12 20:30:25

暗淡,入手间分不清黑与白,头上,脚下似乎都被一片虚无包裹着,感觉像是被谁蒙了眼一般,茫然无措。

“师父,这便是他说的太虚幻境,不过就是黑了点,远没有他说的那么恐怖啊?”

他这话才一说完,像是回应他似的,嗡嗡…剑吟声穆然而起,好似灵蛇铮吟,万剑挥发之意,霎时间飞沙走石,连绵不绝。

若是齐天看的见的话,定会被眼前的景象吓得惊出一身的冷汗,两米之外数千把飞剑,如巨浪横流一般正飞速的袭卷而来,呼吸间将他围了个透彻,眼看着不消一息他便会被万剑穿身而过。

亏得他“苍海独步”躲的及时,即便这样身上亦是免不了被削去几处衣角,血痕尤若。

“小子你躲什么,这剑未必就能要了你的命去!”

“师父您老人家说的是那里话,刚才我要是不躲的话,还不被扎成刺猬,漫说我不是铁人,即便是,也经不起您老人家这不玩死我誓不罢休的折腾啊!”

齐天这里郁闷道,那飞剑却不给他喘xi的机会,一时间又赶了上来。

“天地玄罡”

噼里啪啦…金属交鸣之声不绝于耳,数千把飞剑长啸着不断的交击而下,天地玄罡亦被催发至极致,此时的齐天好似个大肉粽子一般,被椭圆形的护体罡气护在场中,一把把飞剑亦是如跗骨之虫一般紧密缠绕着。

“小子,你听我说完,你忘了这老小子修习的法门了,自古以来凡是修剑者,皆是以意化形,己身为剑,炼制大乘者可移山倒海,心生而剑随,哪怕是万里之外,一念顿生,便可瞬息而至。”

“您的意思莫非…我懂了!天地玄罡给我撤了。”

一语惊醒梦中人,齐天此刻领悟到,一个修剑者的神邃,不再于招式之间的花销多变,而是全靠一个意念来掌控阴阳,真正的道,是不惧刀山火海,没有切身体会过的艰苦,又怎配得上一身傲骨!

护体玄罡才一撤去,那数千把剑便似羊入虎口一般,蜂蛹而上,嗖嗖嗖…一把把剑如森罗密网瞬间将齐天锁定,说时迟那时快,眨眼功夫剑已及身,齐天此刻却是不躲不避,一味的细心留神,一把把剑划在身上便如万只巨蚁蚀骨挠心一般无二。

啊!疼,钻心的疼,生不如死的难耐感。

光阴点滴成寸,久而久之齐天已然是麻木了,此刻他之所以情愿忍受这入骨之痛,其实是在领悟一种境,一种真仙级别的剑意之境,他沉寂其中,不可自拔,每一剑划在身上都好似一招一式一般越入眼帘,光影浮动,齐天置身其中,考教于真我之间两可之态。

“我明白了,这一把把剑,便是这一式的临摹之意,若非生受这九千九百剑,我又如何能领会其中,看我破了它就是。”

“芒刺在背”一声吟啸,齐天此刻化身为剑,执掌天地,紫光大盛,如东来之引瞬间将那股剑流封锁而止,剑意纵横无敢匹敌,叮叮“一把把剑好似无主之物一般轰然崩碎纷扬而尽。

“小子,为师可有骗你?”

齐天此刻处在欢喜之中,却未发现周身上下原本还是伤痕密布的创口,此刻竟是奇迹般的复原着,眨眼间回复如初,真不可谓是祸福相依啊!

一盈紫光撒落,露出一道玄光门来,齐天听着识海中古魔擎天所授的几句真言,缓缓没入玄光门内,四下归于黑暗之中。

视线再次回复清明,这是一处沉寂多时的古绝之地,四下静若无声,啡的一阵清啸声中,眼前一暗,好似巨物扑天一般,将整片天空遮去一半,放眼望去天空之上,上百只青翼巨鸟浮游而动,大可参天。

青翼巨鸟下方黑压压的一片似乌云一般的青甲兵潮远接天际,举目看去青甲兵潮中又分出四股支流来,分别簇拥着四大兽神,左翼为青龙,以青蛟王为首,右翼为白虎,以天虎王为首,前据为朱雀,以鲲鹏王为首,后镇着玄武,以玄灵王为首。

另一边与之对歭的一方,亦是一片人潮海洋,白衣渲染清澈可明。

“我知道了!若为师没有看错的话,这里应该是上古遗落千绝古战之地,而这对歭的两方,则是人妖两族,莫非这便是万年前的那场人妖大战,彼时为师我尚且在魔窟中闭关修炼“羲魔绝”实在是遗憾啊!这老小子能制造出如此幻境,却也是非同一般了。”

大战即起,妖族一方万妖狰狞而动,呼喝着,扬起身后骨刀,战意昂yang不可兀止。

仙道界中此刻亦是剑拔弩张,眼中黑云流转,映衬着前方妖潮。

“杀!不知是谁喊了一声,大地为震颤,随之群吼如潮动,人妖亦是都动了起来。

杀意滔天,可堪染指风云!

齐天望着眼前的这一切,实在是震撼人心,鼓声雷动,每一次敲击都越发的让人神往,透着几许魔力一般,让人不由自主的想去加入其中,去迸发热血傲世群雄。

“小子你也去凑凑热闹也好,记住修罗杀场不分善恶,生杀予夺皆由心起,只有真正经历过生死之人才会明白,我命由我,不在天,生死逆转轮回去。”

天昏地暗,杀戮即起,何以止戈。

脚下一点,齐天亦是飞入场中,尽管他心里也是打着转,却也是忍不住想去战上一战,竟管他所学一般,仙法,术数更是不明所以然,只是够他保命而已,可那又如何呢?

齐天此刻对上的是一位妖族强者,只见其银灰战甲禀厉,身高九尺,怒目环视左右,额角狰狞不只是何怪物?

“杀”

一把斜锋阔刃的九环刀被他使的虎虎生风,看那样子得有几百斤重,每一刀斩下都好似万顿巨倾沉沉压下,以齐天现下的力量,漫说是抵挡,就算是躲避都要高度的集中才行。

“小子,你老躲个什么劲儿,你爷爷我可是青蛟王座下独角尊者,遇到我你也只有磕头等死的份。”

“大话不要说这么早,一会风大闪了舌头,小爷我只不过是热热身罢了,一会我就让你这变tai玩意尝尝我的厉害。”

嘴上说着,齐天却也是不敢硬碰,此刻他一边施展“苍海独步”四下游走,不时的眺眼观察左右,不远处的一方打斗,却让他一时记上心来。

一袭白衣轻甲,束发金冠,看上去年岁不大,少年英姿卓异,可谓是英气逼人呢,此刻他正对着一个双头扁额三角眼的怪物,大施其能,飞剑奇出,法诀纷扬。

“呵呵”小子就是你了,即然你这么厉害,一个也是打,两个打一双,都送给你得了,哼,小爷我这辈子最看不起帅哥了!

齐天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就见他刚刚躲过一击,便后退几步,脚下一个不稳摔了下去。

“哎呦!大哥,这妖怪好生的厉害,我都奈何他不得,你快些出手杀了他,也让他知道知道,我仙道第一奇才的手段,可别让人辱了我等师门威严才是!”

说完眼前一花,便不醒人世了,想来是受了不轻的内伤。

“啊!妖怪你好胆,可敢与我玄机门一战?今日不斩你于无殇剑下,怎报你羞辱之仇。”

这一计可谓是一语双关,即省了那妖怪的纠缠,又满足了自己的虚荣心,待那二人去的远了,齐天这才麻利的爬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此刻他不无解气的道。

“师父你老人家有没有什么兵器法诀,借来听听,老这么空手搏白刃的也不是个事啊?”

“这个有道是有,就怕你不能收放自如,你也知道你体内的魔气,着实刚烈异常,万一到时你一个不小心走火入魔那可如何是好。”

“这事简单,师父你大可放心,好歹你就只教我一招半式,徒儿我不求威武盖世,能够自保也就行了!”

“嗯,那好,我就传你傲世剑诀其中的三式,你可要听仔细了。”

傲世剑诀乃天品武法,分为八式两重天,第一式“血暮残阳。”

齐天依照所记,右手斜指间,一把无形之剑被他凝聚而出,那剑一身血色,通体皆明,一剑劈下好似残阳缀血一般,分外夺目,瞬间将不远处的几只妖兵斩成了粉雾,抛洒而尽。

第二式“桃花落处人湮去”剑意零星化作粉雨一般,四下飘零而落,好似一场桃花雨下,微风即起四下熙染着,落在身上,便如烈火焚烧一般,不出片刻便如柳下西风一般烟消云散。

第三式“归处无痕泪三分”碎雨如丝帛交织成锦绣,雨落纷杂却不知尘归处几何,剑气斩落,入地七分,脚下裂痕密布,即便是想走,也只是枉然挣扎罢了。

“好徒儿,没想到你竟然有如此慧根,也好,看来我擎天还不算是老眼昏花!”

齐天这里也是兴奋不已,手中剑诀不停,身前却也是几无立足之人。

哎呀!身后一声惊呼,将他吸引,回转身来这才发现身后百米开外,原本还是一片陡坡之处一个半大少女,此时已然是岌岌可危,只见她一袭紫衣,黑发如墨浅黛如姿,脚下却是连双鞋袜也不曾穿着。

那少女此刻伏身于石上,一端已是微微倾斜,眼瞅着不消多时便会坠翻而下。

齐天虽有心不救,却好赖是自己惹得麻烦,即便她只是幻觉,就这么白白看着她死,却也是于心不忍啊!

说时迟那时快,齐天运转“苍海独步”凌空虚渡而上,一式苍龙再天,顺风而近将那少女拦腰环抱,脚下回舞如风卷残云,二人堪堪飘落向一方无人之地,才一落地,脚下却又是一个不稳翻将下去,竟是将那女子压了个满怀,唇齿之间亦是不免多有碰触。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