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火红鸟儿
  • 神魔异种
  • 君前安睡静如思
  • 2470字
  • 2022-05-12 20:30:00

月尽中天,人影西斜,嗖的红光乍放,普照四方,四下亦是火光怒放,彼时虚空之上显现出八尊神象,它们或卧,或坐,或是垂耳顿足,或是仰首望天,两两背对着,倚立八方,举目望去,红光摇曳其间,想必这便是开起仙府的机关了,待这八尊神象吸收完足够的火月之光,便会由白色转为火红之色,玄光浴体之后,便会降下接引之光,众人皆会被传送至太虚幻境。

沉寂良久,那八尊神象已然红光大盛,想来那曜日一般的红光已是被八尊神象吸收殆尽,于此同时一道虚妄之光自须弥之中夺目而来,那光于天与地之间搭就而起,流云滚荡而起栩栩青烟在上。

漫目而上那青烟中一坐绚丽之门若隐若现,当得上神妙异常。

嗖,一道微光如银河匹练一般温柔而下,四下之物皆是被这微光所触及,如沐春风一般温暖异常,伸手触及间,有盈盈紫气游刃其中。

“诸位”

人群中不知是谁喊了一声,少时那声音又起!却好似弄里洪钟一般发人深省。

“老休少商宫五老之一的玄农子,有一事相求各位,数日前我少商宫中走失一弟子,其非别人乃是我少商宫主之女,南宫希芸,小女顽劣前些时日不知听了谁的蛊惑逃了出去,如今想必亦是隐藏于此,老休恳请各位若是遇见此画中女子,还请高抬贵手啊!”

他这话说的突兀,一时间众人都未及反应,就见那玄农子弹指一引,一袭虚影显现于前,一袭紫衣,黑发如墨一般扶摇而下,眉间浅黛,双目如水一般凝视着远方,紫罗裙下一双玉足点点浮离,不施鞋缕,雨沫未尝。

“玄农长老多虑了,即是少宫主于此,我等门人又岂是欺凌弱小之辈,大可放心就是。”

“如此那就多谢各位了!”

说着他回过身来,对着身后一如玉少年肃然道。

“不惜一切代价一定要找到芸儿,即便是牺牲你我的性命!”

“是徒儿知道!”

那少年此刻抬头望向天际,颇似无奈摇头道道“这捣蛋的丫头!”

微光中众人皆是翘首以待,只等一时三刻接引之力生起,到时因缘际会就看各人的造化就是。

不多时微光中一股拉扯之力顿生,空间扭曲,四下更是被搅动的飞沙走石,好似两股巨大的引力波发生剧烈的碰撞。

嘭!天地俱颤,微光一瞬间消逝,于此同时原本人流涌动的晓望峰上,此刻却是空无一人的寂静。

悠悠醒转,摇了摇颇似肿胀的额头,呓语一般低声问道。

“这是哪里,阴曹地府吗?”

“傻小子,说什么胡话,你不仅没死,反倒是遇到了大大的好事,你是不知道适才那火红鸟儿喷吐间,一股股烈焰如泼天巨浪一般袭来,啥时间将那巨蟒烧的寸寸湮灭。”

“若我所料不差的话,此鸟应是上古遗兽,位列天品荒兽之列,想来与荒古九大神兽并列,亦不遑多让,现下它不仅是救了你,还把你直接带入这渊冥仙府之中,看来你现下的气运不只是走运而已!”

“据我所知,上古荒兽一脉除了栖皇凤凰,火皇朱雀,离火青鸾之外便是只有一位号曰“赤目玄灵”又名紫火诸天圣,小子,想必你如今的机遇便是古往今来也是少有吧!”

齐天此刻不无侥幸地挠了挠头,一脸的唏嘘莫名。

“照师父你老人家意思,现在我该如何是好呢?”

擎天此刻却也是激动不已,话语中亦不免流露出几分惊喜之色。

“无仿你先见招拆招就是,但凡有事,为师定会指点呢一二。”

此刻齐天才有闲心打量这所谓的仙府。

这是一处与世外隔绝之地,四下虽是果木繁天,却是少有人烟,不知道这里究竟隐藏着多少机关暗影。

往深处走,越发的灵气逼人,灵草珍奇亦是越发的多了起来,百米外,亭台水榭,瀑布纵深,不愧是仙家福地啊!

唧唧,身后一声鸟鸣响起,回身望去,却是那火红鸟儿无疑,右手微抬,火红鸟适时飞落在手上。

“喂!小子,看在你救我的份上,以后你就跟我混吧,你可能还不清楚鸟爷我的身份,知道上古荒兽吗?”

额,乍舌不已,这突兀的一句话,一下子把齐天酝酿好了的几句肺腑之言,生生地又憋了回去,这古怪的鸟儿,还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

“喂,我说小子你倒是说话啊?”

“那个,我该说些什么呢,鸟大哥以后你可要照着兄弟我啊!”

跟一只鸟儿哥长哥短的,齐天心里那是别提多别扭了,别扭归别扭,可谁让人家是神兽来着,得惹不起咱惯着你。

“嗯,看你也是老实人啊,跟我走吧。”

“去哪儿?”

“自然是你该去的地方,你只管走就是。”

说着它扑棱而起,巴掌大小的身形却是尤为的自在,一人一鸟约是行了片刻,眼前赫然正是适才所望见的那处瀑布之下,那鸟儿却也是大咧咧的惯了,此刻它正一只脚着地一边斜靠在齐天肩头,双翼交插在胸前微闭着双眼懒散道。

“哎,老头你要的人,我带回来了,你也该信手承诺,放我出着鬼地方了!”

许久像是未见动静。

“喂老头,你可不是又要骗我这单纯鸟儿吧,你跟鸟爷出来,看鸟爷不啄了你的良心看看,是黑还是白的!”

“呱噪,玄火鸟儿,休要在我的地方吵闹不休,要不然看我不吧你的刑期在延上个几百年。”

“切,鸟爷我会怕你不是,唉,要不是鸟爷我好酒贪杯,又岂会中了你的毒计,害鸟爷我白白虚度这千年时日。”

说着它单翅掩目,一副哀莫过于荒凉的架势。

看这一人一鸟斗嘴,倒是颇有意思,像是纠隔了千世仇人,又像是相交多年的朋友,彼此之间不依不饶的,好个难舍难分啊!

“好了,喝你的酒去吧,我和他还些事要说。”

“哼,有什么事还是鸟爷我不能听的,这老小子肯定是憋这坏呢,小子可别怪鸟爷我没提醒你,想当年我就是受了他蛊惑,才落的今天这个鸟样儿,你可以一定要多长他几个心眼啊!

“好了,再不退下,连酒你都没得喝!”

“哼!”一声冷哼,火红鸟儿已是飞上瀑布绕向别处去了。

“小子,你既能来此,想必此地的一些事,你也能说个大概了吧!”

这声音传自瀑布之下,不知出与何人口,语气中威严之力溢于言表,想来定是位高人无疑。

四下打量片刻,还是微带少许敬意地说道。

“前辈是那位高人,晚辈我只不过是偶然间误入此地,对这里的一切都不是很了解。”

“即是如此,我也不必再费口舌了,于你而言还是无知无畏的好。”

“我且问你,你可愿意接受我的问天三式的考验,传成我无悔剑的衣钵。”

齐天正自沉吟,识海中的古魔擎天却是嘱付道。

“快说愿意,这老小子的实力依我看来却实非同一般,怕是已然入了真仙之列,你只管应试就是,我自会助你过关。”

“晚辈愿意,还请前辈对我这小辈手下留情一二。”

“好,你且入我洞中来,先说好,即要应我的问天三式,须知生死由命,因果造化,若是没有机缘却是万万强求不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