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秘境初现

  • 神魔异种
  • 君前安睡静如思
  • 3003字
  • 2022-05-12 17:30:43

此时的齐天却是大为的后悔,唉呀,没想到这坑爹的剧情还能这么反转,还有那位万古魔尊的师尊,你还真不是一般坑人啊,难不成这就是你老人家说的机缘吗?

现在可好,搞得不在服务区似的,叫我如何是好啊!

齐天这里不死心似的挣扎,双手魔气不要命一般狠命地往外挭。

被他这么一抵,巨蟒收紧之势不收反而更加的强劲。

“啊…”

再看此时的齐天被这缠绕之力弄的越发扭曲怪异,像是一下子泄了气的皮球,身体也在慢慢的缩小。

“万念俱灰”想不到这短短的片刻居然让他又领悟了一套秘法,此法一旦练成,便可万念由己,身化万物,可大可小不说,易容化形更是不在话下。

巨蟒眼见一时半会这身下之人不时便会挣脱,到手的肥肉又岂能让他溜掉两次,想来它也是动了真气,就见它巨大的蟒身突然翻转而卧,蟒身化作巨大的球身将齐天整个包裹于内,巨大球身翻转而上,颠簸而许便奋勇而下,跌入未名深渊之中。

于此同时,天上那原本还是茭白如初的月亮,却是突然间如着火一般,开始变得火红。

火月荼天,秘藏初现。”

渊冥仙府,深藏于无逢虚空之中,只在每百年一次的火月交天之时,显现八个时辰,内里虽说机缘无数,却也是机关众多,凶兽奇出!可谓凶险异常,往往进入之人十去九一。

渊冥者,古仙也,自号龙华真人于万年前倔起于微末,其以剑入道,已是炼至入微化境,空手无刃可破天,化身千万皆为剑。

修真界以境界划分高低,分为八大初灵镜,显末,化神,灵若,小乘,神无,朔本,天元。

大乘以上又分六大真灵境,丹心,小仙,真仙,仙者,仙尊,仙圣。

真灵境之上便称之为无上,小神,金甲神,归灵王神,神皇,圣神主宰。

齐天不知道他现在究竟是醒着,还是睡着,只是感觉入眼的一切都好陌生,好似一个人矗立高处,俯瞰这大千世界,苍生皆为蝼蚁,万物皆在眼底如梦幻泡影,而自己不过是个看客,一个不太称职的看客。

晓望峰顶,人流涌动,一个个皆是摩拳擦掌,晓望于天耐心等候着即将发生的这一切。

这里聚集的除了十大仙门以外,更是掺杂着不少荒外野修,密密麻麻的聚集在几个方位。

与之相比十大仙门今日来的人数就显的尤为薄弱,仙门之一的天一教是由三位女长老带队分别是静水真人殇若秋,离月真人独孤离,寒陌真人寒茗,此刻她们落角于崖边一处空旷之地。

她们身后站着的分别是天一掌教首徒宣觅儿以及流音,若水,无彤,淑宓,四大精英弟子散余者一十八人,由于她们多不显于世,此刻更是赚足了眼球,一个个生得如画中仙子一般,以轻纱覆面,影夜中倒颇似一道亮丽的风景。

纯阳宗则是早早地支起了帷幕,并且早在十天前就已在此地等候,门中五大长老更是齐齐而出,一副对此机缘势在必得的样子,此时天元,静水,伏由,申珏,无当五位长老,正围坐于帐中参详着种种可能。

门下弟子也着实是带了不少,除了少宗主冉莫雨,首徒司徒凌,傲世十榜的孤云,孤日,胡左,胡右这两对同胞兄弟更是格外的醒目,散余弟子也足足带了五十九人之多。

与之相比无极洞天就显得格外的低调,无极洞天源于无家先祖无妄真仙,千百年来无氏一门更是世代奇才辈出,据说这次仅是由无家三长老无望天,领着无家俩小辈无欢,无忧,二人出来历练而已。

御兽仙门则是由三位长老仙音,妙语,青媚,以及傲世十榜的舒九,阚清儿,萧风遂,御下更是领着八大灵兽,据说这八大灵兽皆是心意相通,配合默契不说,还可以施展出一组颇为精妙的组合战阵,名曰“八荒六合诛仙阵”

铭崖寺则是观心,观止,观冥,观渊,四位高僧,散余弟子八位。

北海之畔来的是一位法象壮严的少年,此刻他端坐一则,掌合佛印,默念南无。

东黎剑宗不过了了九人,竟皆立足于飞剑之上,四女五男,其中长者两位。

少商宫,却不知道隐匿在何处。

上清阁,戮魔岛更是分庭抗礼一般,不时的怒目相视,想来他们似乎有甚恩怨!两边也是不足百人。

几大阵营之间,各自往来着不多,远没有无家you女无忧来的淡然自若,倒是特别的好动,四下游走着,似乎对任何事情都充满着好奇心,也难怪无家常久隐居在无极洞天里,对外物虽心生向望,却苦于家中戒条繁多,如无必要只怕数十年都不见的出来一次,此次若不是借着她无家三叔的面子,只怕她又要等上数个十年了。

皓月当空,不知几时才会有些许变化,反正等也是等,倒不如四下转转来的有曲,无忧是这般想的,也是这样做的,全然不顾身后哥哥无欢的呵斥之言。

二七年华,要说心如止水,那都是白须老道,和域外番僧们说的,于她根本就不搭旮。

一袭紫衣造就婀娜影姿,身材修长却又不失沉静之态,盈立林间好似万花初放,雨色羞尝。

“姐姐,你生的好美啊,是忧儿见过最美的姑娘,就像书里说的摇光仙子一般无二。”

嗤,所谓语笑嫣然亦不过如此,此刻无家姑娘围着的不是别人,正是天一教门人,掌教首徒的宣觅儿。

“呀,小妹妹你是那一处弟子门人,莫要说这种话逗姐姐开心了!”

“姐姐,我说的是真的,不信你问我哥哥好了!”

“忧儿不得无礼,舍妹无知,让姑娘与三位前辈见笑了。”

像是被吸引,此刻落角于一旁的天一教众人竟皆走了过来,无家少主无欢却也是得体的一一见礼,只不过在经过宣觅儿时,依旧是初来时的面红耳赤,被一袭红衣,萱玲摇缀的无家二小姐看来免不了又是一番调笑。弄得二人皆是面上一红不说,就连三位长老都不免多看了二人几眼。

“那里,无家公子多虑了,我等并非拘泥之流,且令妹之真性情却也越发招人欣悦。”

“让真人见笑了!”

正说着,场中不知是谁喊了一声。

“快看,火月已现,”

众人这才抬头望天,只见刚刚还是茭白如水的月亮,突然间像是被人泼染的潮红如火色。

一时间场中个个群情激扬,一个个cao动不已,若不是有十大仙门镇守,只怕立时便会有人妄然争先了!

“觅儿,一会你带着四位师妹,和余下弟子紧随我等身后,切记不可走散,不可冒然!”

“是,师叔说的是,我等定会谨记。”

说着话的是清水真人,位居天一教八大长老之首,与掌教师姐紫陌真人更是情如姐妹,故此她对宣觅儿此来格外的小心!

听到响动,纯阳宗一众也是蜂蛹而起,五位长老各自分散开来,争取把控住每一处要点,门下弟子除了冉莫雨雨之外,皆是三两一队尾随着各长老而去。

“大长老,此次你我胜算多少?”

“眼下也只有走一步看一步了,雨儿,你速去以传音之法唤你大哥,冉昆来此,早些日子听他提起在此游荡,想必也不会走的太远!”

天元长老双眼微眯道,

“是,徒儿这就去!”

另一方面御兽仙门一方,倒是颇似聊赖,其仙音不无玩味道。

“呵,让他们去打头阵好了,我们就暂且跟着他们好了,说不得也能捡些浑水之中的漏网之鱼!”

铭崖寺的几位师父则是缓缓来到北海之畔一直垂目而坐的少年身旁,口念佛号道。

“无瞻师弟别来无恙啊?”

难以想见这观心单百年纪,居然对着一个及冠之年的少年口称师弟,实在是让人乍舌不已。

再看那少年僧人此刻已是盍目洞开。俄首莞尔道。

“师兄客气了,此次受师尊之惠,言及此地有我的一方机缘,故而我也只好走上一遭了!”

“哦,能让惠岸师伯言及的,想必定然是场大机缘啊!师兄这里道贺了!”

“那里,师兄所来亦不过如此吧,稍后师兄尽可大施其能,我必护你左右周全!”

东离剑宗几人处在飞剑之上不染外物之喧哗,

上清阁与戳魔岛,却是另有打算,此刻戳魔岛中走出一人颇似挑衅道。

“上清阁此次想必是异想天开的紧了,单是凭你们几个游鱼小虾就妄想与我等名门正脉相提并论,岂非可笑。”

“余道友这话未免有些托大,言下之意莫不是说我上清阁中皆是些滥竽充数之徒,阁下可真是狂妄的狠呢!”

说这话的是一位抖擞老人,约是八旬上下,白眉虚张,溜须浮荡于胸际。

“青阳子,哼!你倒是也来了,六十年前那笔帐,我还没找你清算清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