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所谓因果
  • 神魔异种
  • 君前安睡静如思
  • 3008字
  • 2022-05-16 05:12:37

何为因果,今世果报,前生因循,世间百态,之所以会发生便都有它的原因,也许在某个时空,某段时间里,你非你,她亦不是她,只不过为了了却诸般因果而应运而生罢了。

“数千年前你本是一介书生,盼望有朝一日出阁拜相,然而数十载寒窗却终究是不得志,故而你恨这世道的不公,恨当政者的识人不用。”

“后来你爱上一个女子,彼此相爱,以为从此终生便得一人相守,便可终老,然而却终是错付,父母之命,也只好徒留哀叹,故而你恨这世间的情不得所终,恨这俗世的门第高见。”

“再后来你执念纠葛,百怨缠身,终究遁入魔道,历经千年方为大魔。”

“不知道小僧所说,陛下可还记得?”

“嗯……刻在心里的东西,又岂是说忘便忘得了的,小和尚,我很好奇你是谁,从哪里来,这梦又因何而生?”

数千里外的铭崖寺内,此刻正有一人立于亭下,梅花点点透着别样的红,只见他一袭白衣参若雪,清明世外可通神。

“陛下,该问的不是小僧,适才小僧已说过诸般因果皆有定数,小僧也只不过是个推泼助澜者罢了!”

“敢问小师傅,如何才能遵循本心善,方才能超脱彼岸之境呢?”

“小僧只知道,我所念,必行之。”

“若是我有意为恶,岂不是便要我去行那恶事?”

“非也,何为善,何为恶,小僧不妨与陛下打个赌如何?”

“你等佛门之中不是有一戒,不可贪,如此可算是犯了戒?”

“无妨,为明心志,破它一戒又何妨。”

“如何赌呢?”

“我这里有一法宝可推演诸般因果,陛下可与我入得此间,需得三件便可分出胜负。”

“那么赌资呢!”

“若是小僧输了,便于此梦中退去,此宝便献于陛下了。”

“若是陛下输了,便随小僧了却尘世可好?”

“倒是也公平。”

“小僧谢陛下成全之美意!”

“嗯,只是要我放弃现下这一切,换做是你,又如何处之呢!”

“因于利,则为困,因于盲,则无欲亦无求。”

“好,那就开始吧!”

“陛下请!”

说着二人身影便于此间消失,踏入虚幻中去。

这是一处破庙,此刻聚集着几个乞丐模样的人,一个盲眼乞丐独自而卧,数九寒天竟无一衣壁体。

“陛下以为该如何为善?”

“自然是给他些许银两,好歹衣食无忧了。”

“嗯!”

说着只见他虚空一指,几个大元宝落在地上,那乞丐听见响动,便摸索着探手一抓,感觉到是一把银子的他不无欣喜的大喊出声。

“银子,是银子,好多的银子啊!”

喊声将其他几人亦是惊醒,才一见到他手里的物件,便立时上来争抢,竟管他极力的挣脱,却还是被几人瞬间抢了个精光,自己亦是被几个人打得吐血不止,怕是活不过当下。

“这……这些人太可恶了,真是该杀!”

“便如陛下所言,恍惚间场景又是为之一换,就见几个乞丐皆是横七竖八地躺在了一处空地上,地上斑斑血迹尚且还未干,”

竖日天刚亮,便有人报官言说,村东头的李秀才杀了人,此刻屋中还躺着数具尸体,尚且没来得及处理干净。

此间的县令闻听此言,慌忙派人去抓人,大堂之上,全然不顾正堂之上高挂的明镜高悬四个大字,一味的屈打成招。最后判了个秋后问斩。

夜已深,李秀才家中,此刻却早已是灯火通明,几只乌鸦从旁而落,呜呜呜叫个没完。

吵醒了此刻正睡的正香的一对男女。

“吵死了,真是晦气,害的小爷我睡不着了,”

“公子,多亏你想出了如此妙计,奴家才能与你日日相见,只是苦了那李秀才平白的要丢了性命,对了,那几个乞丐可真是你杀的?”

“可怜他做甚,往后你我做个快活夫妻多好,至于这些个乞丐,是与不是又有何关系,就凭小爷我爹是县令谁又敢动我一根毫毛。”

“可恶,该杀,这县令与这对狗男女都该杀,如此的草菅人命。”

“呵呵,便再如陛下所言。”

画面又是为之一转,十字街头,开刀问斩,县令父子,与那贱妇死不足惜,天可怜见,幽幽官眷之中,一个二八芳华的女子,此刻被人毒打着,强逼着她去做那changji的营生,稍有不愿之意便立时拳交相加,直打的她皮开肉绽,哭声连连,只是她一介女流,生死又岂能听由她自己。

“这!难道我真的错了!”

“一切皆是由执念推至,半点怪不得他人。”

“我输了,大师,我愿意随你出家,此后再不问俗世种种。”

“阿弥陀佛,陛下能及时悔悟,实乃此间百姓之福,当真为大善也。”

“贫僧告退,望陛下能早早了却尘世,早登那彼岸之境。”

“一定。”

尘世已了,诸事皆是化为虚空,于此同时那方亭下之人亦是微微莞尔,和掌间已是诵起了佛语。

“阿弥陀佛。”

天空格外的晴朗,此刻巨大的北冥神舟上,几个人坐在一起,聊的格外的开心。

“来,魔皇陛下,日后只盼你好好珍惜眼前。”

“一定一定,对了以后别叫我魔皇陛下了,我俗世曾有过一个名字,若是不嫌弃的话叫我方允便可。”

“那好那好,方允大哥,日后还望你多多关照兄弟我一下。”

“客气了,齐兄弟。”

自那日与无瞻赌了一局,那子善魔皇立时是幡然醒悟,于是乎齐天几人兵不血刃便收拢一城,当即几人交待一番,便约定一同返回铭崖寺。

“方允大哥,不知道你接下来有何打算?”

阚清儿此时问道,言下之意倒对他的去向很是好奇。

“不知道,走一步,算一步吧,虽说我答应了小师傅不再与魔族为舞,但他始终都是我的旧主,我亦不能与之做对,或者去铭崖寺就做个修行之人也并非不可。”

“啊!做和尚多没意思啊!不如你去我们御兽仙门,我求门主与你个长老当当也行啊!”

“我说,师妹这还没到铭崖寺呢,你就开始跟人家抢人,你可别忘现在我们几个还暂住着人家的地方呢!”

“那又怎么样,只要方允大哥决定了,不就行了。”

她是真的执拗,又有点不自信地看着他。

“我还是去铭崖寺吧,毕竟我早已答应了无瞻小师傅。”

“那好吧!”

北冥神舟可日行万里,区区千里路便似咫尺间一般转瞬即至,此刻铭崖寺的下方已是有人等在了那里。

“阿弥陀佛!小僧在此恭候多时,陛下此番能幡然醒悟,小僧与众位掌门着实是高兴,齐兄有劳你走这一趟。”

“无妨,你我之间又何必说这些。”

师傅命我领诸位去大殿,此刻他正与诸位掌门商量后续的事情。

“也好!”

大殿之上分宾落座的诸位掌门,此刻倒是颇为的欣喜。

“可喜可贺,难得无瞻小师傅与齐天两个配合的巧妙,现下我等不仅没有伤亡,又得一大助力。”

“嗯!无家主说的是,此时也正是我等仙盟反攻的大好时机。”

“对!”

“对!”

一旁正自禅定的惠岸禅师此刻睁开了双目,慧眼如炬道。

“既然诸位都无异议,那我们便依计行事,明日便集合诸位仙盟各派,兵指炎国境,那里东离剑宗的地盘,此刻正被恶魔所占据,域下有魔兵二十万,而我仙门也不过一十五万,双方实力也多有悬殊,故而我等必须要选出一位德才兼备之人,尽最大可能的减少伤亡。”

“依我看,便由惠岸师傅领导我等如何?”

“我同意!”

“我也是!”

“同意!”

“不妥,老衲是出家之人,如无必要,不会沾染俗世杀孽,依老衲看既然诸位都有意让贤,不若老衲推举一人……”

“师尊,齐掌教与子善魔皇此刻已到了铭崖寺。”

正说着殿外有人禀道。

“嗯!让他们进来吧。”

“是!”

齐天几个才一来到殿内,惠岸被接着说道。

“老衲适才说要推举之人便是齐掌教,不知诸位可有异议。”

“这……”

“大师的意思,想来定然有他的深意,这个吗,我没异议。”

“是啊!我也同意。”

“同意!”

“余门主你意下如何?”

“大师我只是觉得齐天他毕竟年轻,只怕……”

余青檀此刻眼神有意无意地看向齐天,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是是,余门主说的是,小子我资历尚浅,实在是难当此大任啊!”

“唉!齐施主莫要妄自菲薄,单凭你此次能不费一兵一卒便能招抚子善魔皇,便可见其中谋断,为了我仙盟今后大计,还望齐掌教以大局为重。”

“这!”

“即是大师与诸位都同意,那我余青檀也同意了。”

“好,齐掌教你还不答应吗?”

“唉!既如此小子我便不在推辞,那就明日我等便集齐六派弟子,兵指炎国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