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问心

  • 神魔异种
  • 君前安睡静如思
  • 1932字
  • 2022-05-16 05:10:47

现在的齐天,论起灵石来那可是以亿万为单位,别的不说那诸多小世界中数万个灵石坑,每日里产出的灵晶,灵岩,灵石数以万计,这么说吧就他现在的财力而言,别的不好说,要论砸钱的话,人家都没在怕过。

只要是他看中的东西,即便是数亿万他也会毫不栗色的。

这块似铜非铜,似铁非铁,类似于板砖的不明物体,最后仍是齐天以一百五十万的价格收入囊中,将钱款交接清楚,正要走的齐天,却突然被一名魔族侍女拦住身形。

“这位贵客我主人,让我请你去府中一叙。”

“你主人是何人?和我认识吗?”

“我主人便是此间的主人,也是你们口中的魔皇陛下。”

“找我何事?我可是很忙的?”

“这奴婢不知,主人只是吩咐奴婢这些。”

“好,你去回禀魔皇陛下,一会儿我自当去拜会。”

“是。”

已近黄昏,这座城市的夜生活也是悄然的来到,从四下来往的人流,灯火阑珊处,便可以看出,当下此间别样的盛世。

齐天此时与那阚清儿却是早早地被一辆马车接进了皇宫,望着这诺大的皇宫里,可谓是奢华到了极致,各类摆饰金壁辉煌,四下更是雕龙转凤各处大小建筑不胜枚举,一个个魔兵逡巡着左右,来往的魔族侍女各自忙碌着手中的活计,数百位魔族官员井然有序地向着内殿走去。

进的殿来一只滔天巨龙几乎涵盖了整个大殿,中心处徐徐而上足足有百米之高,越是往上越是有种感觉,是那么的高不可攀。

此刻齐天搜寻了良久才在一众人中找到了那位不食人间烟火的叶小阁主,身旁坐着的敖听雨见他望来,娇颜一冷,颇似不喜地转过脸去。

“那个还真是巧了,谁会想到在这里也能碰见你们,我看不如我们就坐在一起得了,是吧师妹。”

见他没皮没脸的坐在了中间位置,一旁的阚清儿也只好无奈地挨着敖听雨坐下,看着齐天有一搭没一搭地与敖听雨说话,人家却只是不理他的自顾自地浅酌着,不由得叹了口气。

“唉,真是后悔和他一块来,搞的我跟个外人一样。”

不多时,便有宫人齐声喊道,宴会开始,四下宾客皆是站了起来,一袭金玉华盖的魔皇子善颇似贵气地走了进来,此刻他落座于高台之上,神色颇为地欣喜异常。

“诸位,此番邀请大家而来,也是为了庆贺本皇的一件喜事,说来本皇来此已是数月光阴,这攸攸岁月想来也没有什么能让本皇在起心绪的了,嗯,今日我等不谈其他,只要开心就好,其他诸位请便就是。”

说完他亦是走了下来,奔着齐天一角而来。

“叶阁主,这是你的朋友吧?”

本自与齐天寒叙的叶轻浓,此刻亦是站了起来,颇似有意地分别介绍道。

“陛下这是齐天齐大哥,还有清儿姑娘是他的师妹,此番也是来皇都凑凑热闹而已。”

“陛下!”

见他失神一般望着自己,阚清儿却是被他看的有些不自在地别过头去。

“奥!清儿姑娘你好,刚刚是本皇冒失了,只不过姑娘长得很像我一个故人罢了。”

“嗯!那她是否也在这里,可以的话我倒是想要见一见她,看看是否真如你所说。”

“她啊!她已经不在了好长时间了,,久的让我都快忘记她的样子了,是你唤醒了我心里的她。”

“是吗,那倒是好事一件,陛下要如何谢我呢?”

“姑娘想要什么只管说出来,即便我没有,哪怕搜遍诸天世界我亦会帮你找到。”

“陛下说的严重了,我也没什么想要的东西。”

“姑娘可有兴趣在此地驻留几日,本皇也好尽尽地主之谊。”

“这个吗,你就要问我齐师兄了,因为我都是听他的。”

“齐兄你说呢?”

见他问自己,此刻的齐天颇有种自己现下是在保媒拉线的感觉。

“那个陛下客气了,叫我齐天就好,既然陛下盛情款待,我师兄妹二人便却之不恭了。如此多谢陛下的美意了。”

“即使如此几位便留在宫中,也省的诸多不便。”

见他如此的知情识趣,齐天却也不推辞,反而有些乐得其中的样子。

夜深了,魔皇子善今日难得的睡的安详,似他这般修为,睡与不睡亦是没有关系了,他不知道的是一丝梦境正悄然而生,诸多幻象交织而起。

“阿弥陀佛!小僧有礼了!”

一袭白衣,眉目清明,此刻立于亭前,梅花若血般艳丽。

“你是谁,为何会出现在我梦中。”

“我为你,亦为心,我之所以会到此,全由陛下,皆因陛下的本心招引小僧来此。”

“奥!那你所来何事?”

“陛下问的小僧糊涂,即是陛下招引小僧而来,那么自当由陛下回应自己才是。”

“你这和尚,倒是烦人的紧,你要说便说,不说便去了就是。”

“哈哈……陛下我且问你,心中诸事尚且还明了?”

“何事?”

“这事吗,非人,非物,乃是一个情字,诸多人不解其中本窍,小僧便是来与陛下解惑的。”

“欧!不知道你要如何解惑?”

“陛下心里所执念的不过是一个人,一件事,正所谓一念所执,累而成魔,若能解脱,便可立地脱身化而成佛。”

“那里来的和尚偏要寻我的眉头,你是不知道我是魔吗?”

“自然是知道的,只不过,凡事皆有因果,魔若解脱亦可再世为人,陛下我且问你,你可愿再世为人?”

“人又如何,魔又如何,若是无牵无挂,一切还不都是无所谓。”

“陛下之所以会这么说,想来还是有牵挂在身的,也罢便由小僧替你找回那个人如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