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四伏
  • 神魔异种
  • 君前安睡静如思
  • 2469字
  • 2022-05-16 05:07:51

“师傅,您们还活着就好?父亲他……”

“唉!芸儿是为师无能啊,未能护得宫主周全,宫主与一干弟子皆是被魔族杀害了,现下整个少商宫就只剩下我等几个了!”

说着他不仅掩面而泣,身后一个个亦多是满脸的哀伤之色。

“玄农前辈,南宫宫主或许还没死,不久前我等本想用秘法施救于他,搜寻了许久,却始终没有找到他的魂迹,想来定然是还在人世的。”

“当真,好……真是太好了,天不亡我少商宫啊!只是现下魔族与妖族猖獗于世,我等又去哪里找寻宫主呢!”

“师傅,无需担心,有天哥哥在,他自然会护我等周全的。”

“如此,老朽便替少商宫谢过齐少侠搭救之恩。”

说着他浅施一礼。

“前辈客气了,芸儿在此,诸多事我又岂能坐视不理。”

“徒儿眼下我们还是去其他门派看看,毕竟人多力量大,遇事也多些人商量不是。”

“嗯!玄农前辈您看呢?”

“一切依少侠行事便可。”

纯阳宗所在地,此刻仅存的几个主事长老,也只有余观海,李珏两位,其宗主冉清玄业已在魔族围困之时被杀,东离剑宗亦是除了宗主箫百太以外仅剩下四位执业长老。

此刻几人围坐在一起商议着。

“余长老你看这里便是我东离剑宗的一处秘境,此秘境自我派立宗以来历经数十位宗主的修为加持,其实力便不消我多说,境中亦是有数百位阵法大师所布置的阵法机关,其中诡异莫辨,于我们而言实在是一处安身立命的好地方啊!”

“而且我已派人查过,此地平日里也不过就是我东离剑宗的一处小关隘,故而此地所留守的魔族也不会太多,据我宗探查弟子回报保守估计不会超过两百人,除了五个魔将级别的魔族,别的亦不过是些普通魔兵。”

“只需我等搏上一搏,若是能侥幸让你我闯过去,便又多了几分生机不是。”

听他说完余观海先是看了看边上的李珏,此刻他心如明镜一般,这东离剑宗的目地不言而喻,此刻两方弟子,纯阳宗人数占据优势,若是冒险闯关的话,那牺牲的弟子必定是己方的多,自己两个人好不容易保留下来的这点根基,怕是就要保不住了,可若是不答应的话,眼下这魔族步步紧逼,怕是也坚持不了多长时间,再有这萧百太看似一团和气,实则算计良多,眼下却是如何是好。

踌躇良久,二人似是下定决心。

“也罢,便也只能如此了,只是这里毕竟是你东离剑宗的地方,依我看还是由箫宗主带领我等进去为好,不若由你东离剑宗在前,我等在后,也好前后侧应不是。”

“嗯!二位这是不信我萧某,还是觉得我此意有何不妥。”

“非也非也,箫宗主莫要多想,余师兄的意思不过是觉得你我两宗虽说同处危难,但此地毕竟是你东离剑宗的地方,我等又岂能捷越于人。”

哼!老狐狸,你们以为我愿意与你们周旋,若非是本宗主先前实力大损,又岂会低声下气的求援于你们,等我夺回秘境,便由不得你们不言听计从了。

“也罢,就依两位长老的意思,我东离剑宗主攻,有劳两位长老在后方侧应我等。”

“一切依箫宗主所言。”

少明关,不过是东离剑宗辖下的一个小关口,乃是用于门下弟子方便联络之处,此刻这里正驻守着一众魔族士兵。

入夜已是万籁俱寂,于此空旷之时,箫百太率领着门下一众弟子数百人悄悄地向着关内围拢。

“记住一会儿,我们一同出手,众人必须是全力以赴,是生是死就看今日之战了。”

“是!定当不付宗主所托。”

“动手!杀!”

一把剑如赤贯长虹直直地破开魔族封印,于此同时喊杀声四起,数百位御剑者,皆是踏剑而上,于半空中操纵着手中法诀向着魔族驻地施展开来,其后更有百十人飞身而下,手中剑意迸发出逼人的杀气,与那围攻而来的魔族士兵战在一起。

隐藏在一处偏僻之地的纯阳宗等人,此刻闻听的那方杀声四起,不由得又踌躇起来。

“怎么办,我们是去还是不去,”

“去,为何不去,你我如今毕竟是同一阵线,又岂有临阵脱逃之理,只不过等下能攻则攻,若是看事有不妙,只管逃命就是,万不可掉以轻心。”

“是!”

说着他亦是大喊一声“杀呀”

数百位修仙者的威力自然是不容小窥,不多时一众人便是已攻至秘境入口数十里之地,却是再难以再寸进半步。

“诸位事到如今,生死关头,大家万不可再有藏私啊,只需全力以赴拿下这处关口,我等便可活下去,反之,便难逃一死了。”

箫百太此刻是格外的心急,此番奇袭远没有自己料想的简单,这里处处都透着一股子不寻常的样子,难道!

“不好!”

此刻反应过来的他正要有所计议,眼前却是一花,一把扫叶血镰飞速而过,穆然间他只觉胸口处一阵搅痛,整个身体竟被它洞穿开来。

“快走”

顿时他一口血水溢出,侧身躺倒了下去。

“宗主,不好,我等中计了,快跑啊!”

“走!哪里走,今日你等便是有来无回。”

话音未落,只见魔族中走出一人一身玄衣黑甲,一脸狰狞之像,此刻他笑声之中透着徐徐魔性。

“余长老,李长老,好久不见,你等还认识我吗?”

“你!少宗主,你怎会在此,你不是……”

“不是死了吗,哈哈……你们倒是巴不得我死,哼!我不怕告诉你们,我可不是你们心心念念的冉二公子,我是冉昆。”

“是不是很意外啊!那老家伙以为我死了,那件东西就是他的了,妄想,对了,还有一件事我没告诉你们,你们的宗主,我那至高无上的父亲,他……哈哈……他也是被我杀的,我便是要这天下所有欺负过我的人都死无葬身之地。”

“你,畜生,你竟然背叛宗门,入了魔道,连自己的亲生父亲都杀,你还算是个人吗!”

“狗屁,父亲,你去问问他有做过一天我的父亲吗,名义上我是你们的大公子,实际上呢,我连个狗都不如,他不过就是想得到我娘的所留下的宝贝,他心里真正在乎的只有那贱人,和他的宝贝儿子,即便是我娘也不过就是他往上爬的垫脚石罢了。”

似乎是格外的激动,此刻的他周身被魔气所围绕,一脸的诡异莫明。

“就连我娘都是他杀的!”

“你胡说,宗主与夫人恩爱有加,又岂会杀她呢!”

“哼!恩爱,那都是做给你们看的,他做的那些个龌龊之事不胜枚举。”

“懒得再与你们费话,念在你我同门的份上,我可以留你们个全尸。”

“畜生,我等就算是死也要替宗主他清理门户。”

“就凭你们两个,哼!”

说着他手中魔气翻涌而上,血色魔镰适时飞起,直逼二人,周身魔气亦是在此时扑向二人,迫使其动弹不得,眼看魔镰便要立时将二人击杀,却在此时一声喝止。

“住手!”

“是你!齐天,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看来今日老天都在帮我,既然来了我便是要报那当日毁我肉身之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