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祸乱

  • 神魔异种
  • 君前安睡静如思
  • 3118字
  • 2022-05-16 05:07:21

荒古玄域界此刻正遭受着百年难遇的大劫,十大仙门一个个皆是如临大敌。

少商宫驻地,原本还是一派祥和的气象,一道尤为刺耳的朗笑声,响彻诸天,霎时间天昏地暗,一只滔天巨手自虚空之中轰然砸下,将这一方天地囊括其中,合掌间已是毁去大半个少商宫,随之而来的四下更是炸响声不断,一些修为低的弟子更是被这威压,直接震碎心肺当场殒命不说,尸体亦是化为齑粉纷扬四散。

“不知是那位高人,要与我少商宫为难?”

“哼我是谁,你等蝼蚁还不配知道,识相的话就给我立在那里乖乖受死。”

“口出狂言,我倒要看看你如何杀得了我,众长老快快御起守宫大阵。”

“是!”

话音未落,就见此方天地突然似蒙上一层浅浅的薄雾,所过之处便如水波一般将四下都收拢在内,不多时便形成了一道可达天幕的屏障来。

“雕虫小技也敢造次!给我破。”

巨大手掌当庭罩下,不费气力便将这屏障顷刻间瓦解殆尽。

那些个苦苦支撑的长老门人,亦是在此时被余威震出去好远去,一个个浑身浴血不知死活。

“宫主快走!我等在这里挡下他一时。”

“胡说,我身为宫主又岂能贪生怕死,弃你们于不顾,况且几位老祖尚且还没出手,孰胜孰负尚未可知。”

似是回应他一般,此刻高天之上轰隆隆掉下几个头颅来,不多不少正好六位,依稀看得清面容,不正是六位老祖吗。

“几位老祖,啊!”

大长老速带领余下弟子退去,我要留在这里替几位老祖报仇。”

“宫主,几位老祖尚且都没有还手之力,你留下来也不过是白白送死罢了。”

“即便是死,我也一定要留下来,我南宫家断没有逃跑的懦夫。”

“宫主……”

“速走,别忘了我还有一件保命法宝,即便是不敌,我也不至于死。快走!”

“是!”

待一行人远去,南宫汝手中御起一物,乃是一枚符宝,上书八个大字“赤贯九梭穿云”一件逃生法宝。

“魔头,今日即便我身死亦不会让你好过,说着他御起周身气劲,莫非是要自爆。”

“区区蝼蚁以为你等这般小小的自爆,便能伤得了我吗?”

“是吗,加上它呢?”

手中又是几件符宝显露出来,环绕着他的周身漂浮着。

“嗯,有点意思想不到区区一个人间界还有如此法宝,真是让本神另眼相啊!”

“只怕是一会儿会让你更加的惊讶!”

“哼!一个或许奈你不何,那成百上千呢,一万枚玄天雷爆,足以将此地化做焦土。”

“你!胆敢。”

惨然一笑,此刻的南宫汝一脸的决绝之色。

“女儿,为父的不能再看着你了,日后你一定要万事小心啊!”

“不,卑微的人类,我要彻底毁灭你们。”

轰天地巨颤,一万枚玄天雷堪比核爆的威力,直接将整个包括少商宫在内,方圆数千里之地,全部夷为平地不说,更是撕裂出大片的残断空间,处在其中的生灵皆无幸免的被烈焰焚烧殆尽。虚空中那巨大的手掌此刻亦是被灼烧的焦黑一片。

嘶吼声传遍这片空无一人的炼狱。

他却未留意到余光下一片残破不堪的纸符燃烧着遁入一片撕裂的空间之中。

与此同时,十大仙门其余几派亦是遭受着大大小小的攻击,上清阁与戳魔岛直接被连根拔起,惨遭灭门之祸,余下几派的亦不过虚咽残喘剩下几个人罢了。

紫府秘境中,齐天等人难得的清闲下去,此刻的几个人正聚在一起说着话,却在此时,周围一阵虚空搅动,似乎是有什么东西要冲开秘境封锁。

“什么人,能察觉这紫府秘境,难不成这世间还存有比渊冥前辈还厉害的存在。”

处在震惊中的几人皆是望向擎天,见他一脸的云淡风轻,倒是也放下心来。

“让它进来吧,不过是一枚破败的符宝罢了。”

“秘境微微破开一点缝隙,那残破的符宝竟似有灵一般适时钻入,才一进来便直直的飞向正与玄火鸟打闹的南宫希芸。”

“爹爹!”

呆立良久就见她突然间,大喊一声兀自在那里痛哭不止。

“芸儿怎么了,怎么这纸符一来,你便哭的如此伤心啊?”

“天哥哥,你一定要救救我爹爹啊,适才这符宝告诉我说,爹爹已经被一个巨大无比的手掌杀死了,整个少商宫都被毁了。”

“怎么会,难不成玄域界出事了!通天大手,那又会是谁呢,师尊?”

“看来,我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还记得我说过的崇枭大魔,若我所料不差的话那通天大手的主人便是崇枭无疑了,眼下只怕万年前的危机又要重演了。”

“先别说这些了,天哥哥你快用轮回石救我爹爹,既然它能救雪儿姐姐的爹爹,那一定也能救我爹爹的。”

“嗯!我这就去准备,芸儿放心吧!”

“怎么会,怎么找不到他的生魂,难道南宫家主还没死吗?”

“怎么回事,师尊,适才所有的步骤都如之前一般,唯独到了这招魂的一步竟然招引不到南宫家主的生魂,不知道是哪里出了纰漏。”

“嗯!如此此事或许尤未可知,也罢不如我们便去那玄域界再走一遭,一来去找寻南宫家主的下落,二来顺便探探这崇枭魔头的意图。”

“嗯,也只好如此了。”

玄域界,一界之地皆是被战火蔓延,当下仅存的还能与魔头一战之力的便只剩下铭崖寺了,除此之外,纯阳宗,东离剑宗,唯余仅存的数百人聚集在一起,怕是也支撑不了几日,北海一脉却是早早地转移到了铭崖寺,包括无极洞天,御兽仙门亦是在不久前也来到了铭崖寺,现下只剩下少商宫不知所向,诸多人间国域亦是几多罹难,出了少部分遁入家族秘境之中的以外,剩下的那些个凡夫俗子皆是惨遭屠戮,几乎每日便会亡它一国,所过之处尸横遍野,可谓是惨不忍睹。

“此番魔界连手妖族,更是诸多高手齐出,魔界崇枭在他出世后,利用非常手段短短数月便培植出十二大魔,实力更是堪比魔尊境巅峰强者,与之联手的妖界则是十大祖巫大妖齐出,一副誓与魔界马首是瞻的架势。”

此次妖魔大军共计上百万之多,崇枭更是扬言要踏平人间六界。

玄域界凌霄峰,此刻原本平静的山水间,突地嗡声弥漫,于此同时,两只巨大触手兀自虚空中伸了出来,继而是整个身体头颅,赫然间便是那玄灵子龟,此刻它那巨大无比的龟身上背负着两座高达万丈的山峰,上书三个立体大篆,“不归天”,不正是齐天等人吗。

“师尊现在我们先去南宫家看看,看能不能寻找出一些线索,再做打算也不迟。”

“嗯!凡是你看着办就好。”

巨大的玄灵子龟调转身形向着玄子关方向飞去。

残垣断壁一般的玄子关此刻正流连着数十人,一个个皆是俯首于地,嚎啕大哭不说,为首一年老者更是满脸悲戚道。

“宫主,你们死的好惨啊,老朽无能啊!连你们的尸骨都找寻不到,实在是亏对你们啊,若是你们泉下有知定然是要怪我的啊!”

正兀自伤心之时,就见一队妖兵混合着数百个魔兵,一个个皆是身着铁甲,目露凶光地扫视着众人。

“不好,大长老是魔兵,快走,我等掩护你。”

“不,宫主已死,我等亦没有颜面勾活,倒不如死的大义凛然些,诸位你们谁愿意跟我去,与这些魔人拼了,若是有不愿意的,现在自可离去,我自会替你们抵挡。”

玄农子此刻一脸凄楚地望向众人,娓娓说道。

“不,大长老,少商宫便是我们的家,如今家也毁了,我等都愿意与你一同赴死。”

“对……对,我等都愿意。”

“好,那就让我们放开手脚与他们拼个鱼死网破。”

说着他率先御起法宝,手中一把匹练仙剑,随着他的去向,飞速划过,直直地插入那魔兵队伍,身后数十人亦是先后御起飞剑法宝,纷纷杀向那些魔兵。

“天哥哥,快看哪里,是师傅,他老人家还没死,还有几位师兄弟。”

顺着她指的方向,齐天望去此刻目下的战场已是进入白热化,玄农子几人此刻已是由初时的悲勇,渐渐地变得不支,几个修为稍弱的弟子,此刻已是被几名身高十尺的彪形魔兵,围困在一起,此刻正有一人胸口被一方魔戟穿胸而过,鲜血染红胸际,眼看着是生机渺茫了。

玄农子亦是被几个妖将级别的妖族架了起来,只怕是霎时间便会命丧当场。

“住手,妖孽你敢。”

“哎!这种小事,就不需要你动手了,鸟爷我正好是好久没活动过筋骨了,看我将他们一一去了。”

说着它幻化出巨大的玄火本体,羽翼铺展间已是遮蔽天地,戾!一声清啸,已是飞上哪群魔兵,挥斩腾挪间,不时的口中喷吐出炙热的岩浆怒火,将一个个妖兵焚烧殆尽,浑身上下更是早已是金刚不坏,任他魔兵利刃劈斩不得。不消片刻便被杀得十之八九,见势不妙,妖兵魔兵一时间皆是抱头鼠窜。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