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由死还生

  • 神魔异种
  • 君前安睡静如思
  • 2875字
  • 2022-05-16 05:06:58

不归天,回转的齐天等人,转眼已是过去了一月有余,这些日子齐天除了偶尔处理些教中琐事,余下的时间便是没日没夜的研究这轮回石,据那龙龟所言,轮回石乃是上古混沌之中的一颗葩石,经日月精华熔炼,后又得太古大神磐石大帝精血所染,故而其中亦是沾染着六道轮回之意念。(磐石大帝,太古最强之神,身据逆转轮回,将己身入道,实乃太古第一念也),只是要运用这轮回石,却也是绝非易事,需得磐石大帝真法才能使出其功效。

只是这磐石大帝乃太古之第一人,于此荒古深隔数百万年光阴,这秘法先不说他是否留存后世,即便是有,现下却是如何去找呢。

“我看未必,你我没有,不见的有人没有不是,是吧,玄火鸟。”

“嗯!天杀的老小子,鸟爷我多少身家,你齐小子还不知道吗,我上哪儿知道什么吗狗屁轮回之法。”

“呵呵,你是不知道还是不想说,别人或许不知道,却瞒不过本帝尊,遥想万年前老夫曾听闻一则秘闻,太古磐石大帝座下曾经有两大神兽,一曰“玄罡辟元兽,这二么便是你的祖源出处,号曰“赤火真羽兽”,此二兽与磐石大帝形影不离,日日受其熏陶又岂会不知这其中一二。”

“哎呦呵,看不出来鸟爷您还是名门之后,实在是令人刮目相看啊。”

“去去……!偏生的要开我鸟爷的玩笑,老小子,齐天不瞒你们,要说当年我祖上追随着磐石大帝,真可谓是所向披靡啊,熟料磐石大帝为救诸天世界,以己身殉道,融入这广袤天地,自此以后我祖源二兽便消声遗迹,那劳什子的轮回之法我却是并未见过,只不过我体内的血脉觉醒之际,曾有幸得祖源降下的机缘,你看,便是这四句话。”

“偷天换日可织梦”

“乾坤洞影所催生”

“雾里看破尘因果”

“所来果报不可说”

“也怪鸟爷我天生愚笨,悟了大半生竟还是始终参不透。”

“这四句怕是与这轮回石也有些根果,正所谓因果循环,既然磐石大帝留下这四句话,想必必是料到其中因果。”

“师尊,以您老的人生阅历,可能参透这其中一二。”

“偷天换日可织梦,嗯!果然,我明白了,徒儿看来这次我们也是找对人了,单单这一句箴语便可窥见,眼下这事情却也是简单了不少。”

“我详细说与你们,所谓的偷天换日便是要你去做出一种类似于让他投胎转世去的假象,只需瞒过这老天,那就万事都好说,这其中的关键就是必须要让他的复生,既符合了天道,又不受这再入轮回之苦。”

“师尊能否说的明白一点,弟子几个愚钝的紧,实在是听不懂啊!”

“简单来说就是撒个弥天大谎,以一种特殊的方式避过轮回,继而重生。”

“我这里有一件上古秘法,等下你们几个去俗世寻她七七四十九个即将临盆的妇人,每一个人择其已身之物,待四十九件东西准备妥善,为师便可以织造梦境,用这七七四十九道意念做辅助,牵引彼之魂魄,再借助这轮回石的力量,继而复生如初。”

“嗯,还是师尊您老人家有办法,此事还要全凭您老人家做主。”

“到时不需你我多做其他,一切自然就会水到渠成。”

炎国境内,近几日总会有不少的差役四下搜寻着什么,原因吗?不外乎一些妇人反应自己贴身的衣物,总会莫名其妙的的丢失,夜晚更是不断梦见自己怀中抱着一个婴儿,时而欢喜,时而又放声大哭,说不上的诡异莫名。

“流氓鸟儿,你瞧瞧你都偷了些什么回来,真是不知廉耻啊!”

南宫希芸说着,手中更是挑起一件类似肚兜状的衣物,一脸嫌弃的表情。”

“怎……么了,不是这老家伙说的,必须是贴身之物吗,那女人的贴身之物不就是这些个东西吗。”

“你!天哥哥你看看他,真是太恶心了。”

“切,鸟爷我好心好意的帮你们,你们还要如此的败坏我高尚的节操,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是是,鸟爷您别跟她一般见识,我知道你也是为我们着想,只是下次您能不能挑点看起来不太下流的物件,比如头发,亦或者她们经常触及之物。”

不归天此刻齐天几人守在哪里见古魔擎天手中连翻施展着诀窍,口中微微低吟着,正中放着的便是那轮回石,此刻它的左右分别放着四十九件物件。

天道索引,轮回六道,听我令指,苍生所指。”

随着他的念动,四下便开始悸动起来,恍惚间似乎是什么被调动一般,随着他的声音回荡其间。

嗡!的一声动响,霎时间只见那块轮回之石猛然间大放异彩,整个石身变的晶莹剔透,内里更是有一条蛛网般的细密纹路在其中蔓延开来。

久之便有一股黑色漩涡在其中游荡,四下触碰着壁垒。

“齐天快看,那是什么?”

“莫怕,这便是救活你父亲的根本,待我把你父亲的气息打入其中,它便会自动招引着你父亲的神识到这里来,再由这轮回石熔炼出魔体灵胎,而后再过大七七四十九天变可化出本象,那时你父亲便是真的活过来了。”

“真的吗,我父王真的还能活过来吗?”

“我擎天何时会骗过别人!”

随着他的话音,那股黑色漩涡像是突然间被注入了灵魂一般,猛的金光大盛,又嗡的一声,四下开始恢复平静,轮回石中亦是由最初的浑圆剔透变成了血红色,隐约中一股磅礴的生机在其中弥漫开来。

“大功告成,往后便只要等上它七七四十九天便是了。”

“前辈,殇雪代父王谢过你了。”

“唉!无妨,你与天儿即为一体,日后便也随他叫我一声师尊便是,即是一家人又何必这么客气呢!”

“是啊!雪儿,师尊说的是啊!只等魔皇他老人家复活后,我便向他提亲,日后但有苦难我都与你一同面对!”

“嗯!都依你便是。”

时间一恍,已是月余光阴,眨眼间四十九天便已是到了时候,此刻齐天一众人皆是围在这轮回石旁,只等它幻化出魔皇本体。

随着古魔擎天的指甲变动,就见那原本血红的轮回石猛的一颤,随即一道金光绽放开来,待那金光褪去,就见众人中间一个半大孩童立在那里,此刻正一脸迷惘的望着众人。

“怎么是个孩子,看他的样子也不过四五岁的年纪,难不成我们都被这老小子骗了,巴巴的忙活了这么久,感情是替别人看了回孩子!”

“嘘别胡说,师尊又岂会骗我们,这样对他又有何好处!”

“没错,我擎天又岂会欺骗自己的徒儿,如果我告诉你们这便是魔皇古幽,你们可敢相信。”

“他,别逗了,一个小屁孩子就说他是以前威名赫赫魔皇陛下,你要是没办法,就直说就是,何必在这里故弄玄虚呢!”

“聒噪!是与不是他或许感觉不到,公主殿下也是无动于衷吗?”

“不!我能感觉到他就是我父皇,只不过他老人家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或许是我们耽搁的时日太长了,亦或者是这轮回的原因,这里面还有诸多的原因是你我都不能预想和控制的,如果我所料的不差的话,或许他以这副身体成长下去的话,不用多久便可以自己觉醒旧日的本灵。”

“扯,接着扯,鸟爷我看你们一个个都疯了,简直就是胡说八道,照你的说法,那日后齐天岂不是要对着一个半大孩子喊岳父大人,你去问问他叫的出口吗?”

“好了,既然确定他就是魔皇陛下,那就好办了,日后总是会找到办法的。”

“那感情好,还不去看看你老泰山,估计他都不认识他的女儿女婿!”

“滚!就你话多,去找你的小姐姐们聊天去吧,真是一地鸡毛。”

“得得!算我多嘴。”

他二人斗着嘴,那里司宇殇雪早已是走上前去,俯身道。

“父皇无论如何我都会让你变回以前的样子!”

“姐姐,你是谁啊!我怎么会在这里啊?”

“别叫我姐姐,这里是你和我的家,以后你和我都会住在这里。”

“是啊,我们都住在这里,日后这不归天便是你我的家了。”

齐天几个在秘境中,不知其他,而此时的荒古却在经历着一场大变动,妖魔两界连和域外邪灵,预谋着一场大杀戮。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